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虞月说到,夏叶儿笑笑“那是因为云宫从来不在台面上,而且本源也不是这里,所以你没听说过也是很正常的。”

    听到这里虞月这才终于明白了,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够在这里住这么好的地方,吃这么好的东西。“对了,姐姐,刚才那个李夫人没伤到你吧。”虞月拉着夏叶儿的手问道。

    夏叶儿摇摇头“没有,一般人还伤不到姐姐的。对了,你那,你刚才怎么那么傻。”夏叶儿一边说还一边摸摸虞月的头。

    虞月摇摇头“没事的姐姐,姐姐对月儿这么好,月儿不会让别人欺负姐姐的。”越小笑着说道。夏叶儿也跟着笑了“你个小傻瓜。”

    “还没吃早饭吧,姐姐这里的早饭还没有吃,来吃点吧。”夏叶儿指了指自己桌子上的早饭。不说早饭还不要紧你,一说,虞月的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

    她不好意思的看看夏叶儿,夏叶儿却只是笑笑“好了,快吃那。”说着自己也坐了下来“姐姐陪着月儿吃。”

    虞月看见夏叶儿已经动筷子了,自己也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姐姐,这里的豆沙包真好吃。”“好吃就多吃点。”夏叶儿又给虞月夹了一个豆沙包。

    吃过早饭以后,已经快要中午了,夏叶儿安顿下虞月以后就想着自己去街上走一走,说不定还会找到能进宫的机会。

    “宫主,您这是去哪里呀?”李老板看见夏叶儿走了下来说到,夏叶儿笑笑“李老板,我想去街上转转。”“宫主早点回来”李老板朝着夏叶儿做了一揖。

    夏叶儿刚想走,又转过身对李老板说“李老板,以后你就别一直叫我宫主了,叫我夏小姐吧。”“是,属下明白。”李老板笑着说道。

    告别了李老板,夏叶儿自己一个人上了大街,这街上十分热闹。各种卖小饰品的,还有卖包子馒头的,裁制衣服的。

    想着等事情过去了,自己一定要带着虞月出来逛逛,可能是小孩子天生就有的魔力,自己跟虞月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心,有的全是真情。

    夏叶儿走到了大街旁边的一块贴告示的板子旁边,上面光溜溜的没有贴心的告示,看来最近是没有什么新的便动了,进宫恐怕要搁置一段时间了。

    既然来都来了,就不如好好逛逛吧。想到这里,夏叶儿脸上浮现了笑容。“小姐啊,来看看我家的簪子吧。”旁边一家卖簪子的人家对夏叶儿说到。

    女生对美的事物天生没有抵抗力,夏叶儿也是如此,摊位上的簪子,一个个熠熠生辉,楚楚动人。“老板,这只银簪。”夏叶儿拿起一支银簪要问价格,谁知这时候竟然有人把它抢了过去。

    “这支簪子我要了。”来着也是个女人,夏叶儿看向刚才抢自己簪子的女人,哪里来的泼妇,好不懂礼貌。

    “姐姐见怪,这簪子是我先看好的。”夏叶儿说到,谁知那女人竟毫不领情“可是它现在在我手里。”说完还看向老板“老板,多少钱。”

    老板显然是看着眼前的景象觉得很尬尴,于是就默默唧唧的说“两钱银子。”“我要了。”女人掏出银子就随手扔在了摊位上,然后收起簪子想要走。

    夏叶儿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于是她从怀里掏出一锭金钉子,一把扯住抢簪子的女人,夺过她手里的簪子,然后就把金子塞到了女人的怀里。

    女人原还以为是什么,结果低头一看竟然是金灿灿的金子,哪里来的人家出手这么阔绰。“你干什么?”女人问道,夏叶儿挑挑眉毛“没看出来吗,抢你的簪子呀?”“你凭什么抢我簪子?”女人有些生气了。

    “因为明明是你先抢了我的簪子。”夏叶儿说到“不过那,既然你想在这里跟我玩什么财大气粗,本姑娘就奉陪到底。”说着夏叶儿就又拿出了一锭金子扔给了老板。

    “老板,你这里的簪子,我包了。”明明是在跟老板说话,眼睛确实在看着抢簪子的女人。抢簪子的女人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惹了一位这么不好收拾的主儿,一时间也有些懵。

    老板看着一锭金灿灿的金子,眼睛里瞬间放出了光彩,连忙拿起金子“谢谢姑娘,谢谢,姑娘这些簪子都是你的了。”说完自己激动的连摊子都不要了就往家里跑。

    从始至终,夏叶儿都在看着眼前这个抢自己簪子的女人,女人的其实似乎有些弱下去了。“没想到姑娘竟然喜欢这些街边东西,我本想只是玩玩,没想到姑娘竟喜欢的还要从我手里抢。”女人开始给自己找尊严。

    夏叶儿闻言笑了,这是在嘲讽自己吗?“也对,这街边的东西,总归是做工粗糙,还好我这里还有那么十锭金子,回去找个能工巧匠帮我镀上一层金,似乎就好看多了。”

    女人听了这话,终于忍不住了“哼,别让我再碰见你,走。”说完还恶狠狠的瞪了夏叶儿一眼,然后就率领着自己的丫鬟走开了。

    夏叶儿放下手中的簪子,只想笑,怎么自己走到哪里都能跟别人斗起来。经历了这么一番斗法,夏叶儿竟然觉得颇有成就感,已经是中午了,肚子也有点饿了,回醉怀楼吃饭吧,还有不知道那李夫人伤势如何,自己还要去收买人心。

    沿着自己来时的路,夏叶儿又回到了醉怀楼。李老板早就已经在外面四处张望,看见夏叶儿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就放下了心“哎呦,夏姑娘,我当是你去哪里了,现在才回来,可把属下担心死了。”

    夏叶儿笑笑“我只是出去逛了一下,月儿那?”“月姑娘在楼上等你,说是要等你一起吃饭。”李老板说到。夏叶儿点点头就要往楼上走去“对了,李老板,李夫人的伤......”

    李老板忙忙说道“多谢您挂念啊,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李夫人不会记恨我吧,记恨我赏了她30大板。”夏叶儿说到,李老板赶忙摇摇头摆摆手“您这是哪里的话,能让他免于死罪,我们全家都已经很感激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