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了李老板的话,夏叶儿也笑了,自己虽说是这云宫宫主,可是自己不希望任何对对自己有怀恨之心,所以今天晚上,她决定去看望李夫人。

    回到房间,夏叶儿推门进去,就看见了坐在那里等着的虞月。虞月听见推门声马上就转过了身“姐姐,姐姐你去哪里了。”走之前忘记跟虞月说一声了,难怪她有挂念了。

    “对不起啊,月儿,姐姐忘记跟你说了,姐姐去接上了。”夏叶儿孙下来看着虞月。虞月此时满肚子的委屈“姐姐,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傻月儿,姐姐怎么舍得丢下月儿。”夏叶儿开始安慰虞月“姐姐不会的。”虞月看着夏叶儿“姐姐,你上街了,月儿也想去街上玩,姐姐为什么不带我去?”

    “月儿,你忘了,街上有人要追杀你,万一被他们认出来怎么办,万一比被他们捉走了,你就见不到姐姐了。”夏叶儿给虞月擦擦眼角上的泪水说到。

    虞月想了一想然后又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姐姐,等我们以后都没事了,没有人追杀月儿的时候,姐姐可以带月儿去玩吗?”“可以啊,当然可以。”夏叶儿笑着说道。

    “姐姐最好了。”虞月此时的委屈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开心快乐。“对了,踩踩姐姐给你买了什么?”夏叶儿问道。

    虞月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金娥姐还给我带了东西,是什么?”夏叶儿笑笑“姐姐不是要你猜猜嘛?”

    “嗯?糖?”虞月猜到,夏叶儿摇摇头“不是的。”“那是,衣服?”虞月继续猜到,夏叶儿依然是摇摇头“不是的,都不是。”

    “那是什么,哎呀我的好姐姐,月儿猜不到。”虞月扯着夏叶儿的衣袖说到,夏叶儿从怀中掏出了一支,自己在刚才的首饰摊精挑细选的一支簪子。

    “看看喜欢吗?”夏叶儿说到,虞月睁大眼睛“哇塞。”一声惊叹之后,她就接过簪子细细的看了起来。

    银色的簪子外形是一朵美丽的木槿花,花蕊使用红色的宝石镶嵌进去的,整个簪子镂空设计,十分精致。

    “喜欢吗?”夏叶儿问道。虞月点头“喜欢啊。”“姐姐上次就跟你说过,要给你挽头发,这次啊,姐姐就是实现自己的承诺。”

    “姐姐要给我挽头发吗?”虞月十分惊讶,夏叶儿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哇塞,好棒啊,太开心了。”“好了,坐到梳妆镜哪里,姐姐给你梳头发”夏叶儿指了指自己的梳妆镜,虞月愉快的跑了过去。

    夏叶儿拿起梳子,一点点的给她梳着头发,笑笑的孩子,头还也是很嫩的,啊哭闹起来夏叶儿都舍得用力,生怕一用力就会断掉。

    过了大约一刻钟,夏叶儿就完工了“怎么了样。”说完还拿起一面小的镜子给虞月照照后面,虞月笑得十分开心“姐姐,你真好,你就像我娘亲一样。”

    娘亲,听到这个称呼,夏叶儿笑了。“月儿开心就是最好的,来,转过来让姐姐看看。”虞月转过身,夏叶儿感叹道,这孩子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

    “真美。”“真的吗?”月儿问道“可是在月儿心理,姐姐才是最美丽的。”听到这句话,夏叶儿再次笑了。和眼前的这个孩子在一起,有的全是真诚温情,没有一点算计。

    本想着今天晚上的时候再去看望李夫人的,但是想来自己闲着也是没有什么事情,夏叶儿就像给月儿梳完头发以后再去。

    安顿好月儿,夏叶儿就只身前往了李夫人的住处。“扣扣”一阵敲门声以后。里面传来了李夫人的声音“谁呀?”“是我,夏叶儿。”夏叶儿说到。

    李夫人一听是夏叶儿,赶忙下床去开门,下床是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屁股,疼得呲牙。“来了,来了。”开开门就看见夏叶儿站在门外。

    “哎呀,宫主,您里面请啊。”李夫人笑着说道,夏叶儿也不客气就进了房间。李夫人关上了门。“宫主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里啊。”李夫人见夏叶儿已经坐下了,就连忙给倒茶。

    “李夫人,我是来看看你的伤的。”夏叶儿说到,李夫人笑笑“多谢宫主挂念,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属下还要谢宫主不杀之恩那。”李夫人说到。

    夏叶儿端起茶轻轻抿了一口,“我也不是不讲理之人,知道李夫人你不是生性狠毒之人。”“谢谢宫主。”李夫人也喝了一口茶。

    “对了,这是我云宫陌上医师研制的药,你晚上睡觉之前研开一粒负载受伤的地方,很快就好了。”夏叶儿掏出了陌上给的药。

    李夫人结果药以后就要跪下叩拜,却被夏叶儿接住了“李夫人这是干什么,我是个晚辈这可受不起。”

    李夫人抬起头“我原以为宫主定时嫌我哪里都不好来挑我的刺了,谁之公主竟这般大度,不仅饶我一命,还给我送药。”

    “李夫人快请起。”夏叶儿扶起了李夫人说到“你和李掌柜为我们云宫经营者醉怀楼这么长时间,是我云宫功臣,所以自然要赏赐”夏叶儿说到。

    “早就听闻云宫陌上医师医术高明,有生之年,我还能用他的药。”李夫人收起了夏叶儿给的药丸说到。

    夏叶儿笑笑“李夫人客气了。”“对了,不知道宫主这几日住得可还习惯?”李夫人问道,夏叶儿笑笑“醉怀楼风景装潢都很好,所以住的很舒服。”

    李夫人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属下还担心宫主在这里住的不习惯。”“那倒没有,不过有一件事,”夏叶儿像是想起了什么,李夫人看向夏叶儿“宫主请说。”

    “既然这是在咱们自己家的酒楼里,你们以后就不要老师叫我宫主了,叫我夏小姐就好了。”夏叶儿说到“哎呀,这怎么能行。”李夫人惊讶道。

    夏叶儿依旧是笑不该色“李夫人放心就好,你们叫我夏小姐,我更安心。”见夏叶儿如此坚持,李夫人也只能点头“好吧,夏小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