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徐媚儿的心里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夏叶儿当众羞辱自己,云宫宫主又怎么样,那是他的云宫,又不是自己的,自己不是云宫的人,自然也就不用怕她,夏叶儿,咱们走着瞧。

    李夫人显然是有些累了“媚儿,你自己在这好好休息吧,姐姐累了,先回房了。”“好,媚儿送送姐姐。”徐媚儿见姐姐要走连忙起身相送。

    “千万记住了姐姐跟你说的话。”李夫人临走之前再次嘱咐道,徐媚儿点点头“姐姐放心,妹妹都记住了。”看着姐姐远去,徐媚儿这才露出原来的本性,看来有必要去一趟夏叶儿的房间会会他了。

    夏叶儿回到房间,虽然徐媚儿被李夫人拉走了,但是看徐媚儿的那个眼神,要她不计前嫌似乎不太可能,哎,女人啊就是这样,小肚鸡肠。

    “扣扣”敲门声响起,夏叶儿回过神来“谁啊?”“我啊,夏小姐。”外面传来了徐媚儿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夏叶儿说到。

    她来做什么,夏叶儿心里好生纳闷。“夏小姐。”徐媚儿已经做到了夏叶儿的对面,夏叶儿笑笑“不知您来有何贵干啊?”徐媚儿笑笑“还没跟您认识一下那,我叫徐媚儿。”夏叶儿点头“我叫夏叶。”

    “夏小姐从哪里来啊?”徐媚儿问道,俨然一副主人公的样子在,拜托,你搞搞清楚,这醉怀楼是人家夏叶儿的好吗。夏叶儿倒也不生气“从哪里来并不重要,其实我也说不清楚,这天下之大,云宫产业遍布,我到底是那里的人。”

    炫富,赤裸裸的炫富,听到夏叶儿这么说,徐媚儿的笑容就有些僵住了,这个小姑娘的嘴真是厉害,一句话不仅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还告诉自己她很有钱。

    “夏小姐家大业大,自然是有的时候会忙得啥都不知道。”徐媚儿这句话听起来是在恭维,实际上的意思就是在嘲笑夏叶儿啥,自己哪里来的都不知道。

    夏叶儿也听出了这层意思,“家大业大倒是谈不上我生性就懒惰,所以这产业都交给手下的人去打理,醉怀楼就交给你你姐姐姐夫。”

    徐媚儿一听这话,自己又败了下风,这是在告诉自己,我不忙啊,忙的是你姐姐姐夫,怎么,你是要说他们傻吗?

    徐媚儿有些生气了“姓夏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徐姑娘哪里话,我在自己的酒楼里,向来只有给别人罚酒吃的分,还没听说过,谁敢给我吃罚酒。”夏叶儿目光变得犀利起来。

    徐媚儿冷笑一声,“那只是你的手下,我不是不云宫的人,我也自然不会怕你。”“你当然不是我云宫的人,我云宫的人什么时候在大街上给别人抢过东西。”夏叶儿冷嘲热讽到。

    徐媚儿一听又是这件事“你......”“我怎么了,我没把你赶出这里已经是对你姐姐姐夫照顾之极,你还在这里给我耍泼装傻,我告诉你,你最好安分一点,别在这里给你姐姐姐夫丢人。”夏叶儿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徐媚儿看着夏叶儿的神情,“姓夏的,你给我走着瞧,别老是拿我姐姐姐夫说事,这是我们之间的事。”

    “好啊我就等着你,看你还有什么花招。”夏叶儿指了指门口“恕不远送。”徐媚儿此时已经是怒火中烧,居然赶自己走。

    本来积累了很久的怒气刚想要爆发就想起了姐姐的话“不要招惹她。”徐媚儿只得忍住,然后恶狠狠地瞪了夏叶儿一眼就走开了。

    夏叶儿开始压制自己的怒火,看着徐媚儿离开,夏叶儿自己到了一杯茶。真是可笑,居然有人在自己的酒楼里说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

    夏叶儿嘲笑徐媚儿的不识抬举,徐媚儿这边更加记恨夏叶儿,这个夏叶儿不仅在街上当众侮辱自己,居然还敢拿姐姐姐夫威胁自己。夏叶儿,我一定要你好看,徐媚儿握紧了拳头。

    正当徐媚儿想要回自己房间的时候,正好看见了刚从房间里出来,想要去找夏叶儿的虞月,虞月满手都是泥手里还捧了一个泥娃娃。徐媚儿没想去看她,谁之虞月往前走路的时候只顾着看手里的泥人,却忘记看路。

    “彭”的一声,徐媚儿躲闪不及,虞月就撞到了徐媚儿的身上,加上手里的泥人,弄脏了徐媚儿的裙子。徐媚儿本来就在夏叶儿哪里受了气心里就很不爽,这下一个小孩子更是激起了他的怒气。

    “哪里来的野孩子,走路不看路吗,裙子都给我弄脏了,你怎么配啊。”徐媚儿朝着虞月吼道。夏叶儿原本想要自己好好休息一下,结果听到了外面的争吵声。

    “野孩子?”夏叶儿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听到虞月的哭声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弹了起来是的往外跑。

    推开门,夏叶儿就看到了这一幕,徐媚儿手指着坐在地上的虞月破口大骂,虞月一边哭一边擦眼泪,她手上的泥巴全部都糊到了脸上。

    “你在干什么。”夏叶儿一把推开徐媚儿,徐媚儿一惊随机看向夏叶儿“你凭什么推我,你是谁啊。”说着就要过来揪夏叶儿的衣服。

    夏叶儿虽说武功不好,但是起码还会一点,对付这个手无缚鸡的女人还绰绰有余。看着徐媚儿朝自己扑了过来,夏叶儿一个闪身,徐媚儿就摔到了地上。

    “徐媚儿,我一再容忍你,可是你怎么能对一个孩子下手。”夏叶是真的生气了。看着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的虞月,夏叶儿的心别提有多疼了。

    “没事吧,月儿。”转身扶起倒在地上的虞月,夏叶儿的眼睛里满是心疼,看到夏叶儿来了,虞月就像是有了依靠“姐姐。”

    “好了不哭了。”夏叶儿拽起袖子就给虞月擦眼泪和脸上的泥巴。“好,我不跟你吵,我们今天就就事论事,这个野孩子,弄脏我的裙子了。”徐媚儿此时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

    夏叶儿转过身“你的裙子?你的裙子值几个钱,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碰我的妹妹。”夏叶儿真的是生气了“啪”一个耳光稳稳地落在了徐媚儿的脸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