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想着自己怎么拒绝,可是他突然想到,自己还要想办法接近一切跟虞月有关系的人,眼前的这一位,不知道能不能帮上自己。

    “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你吗?”虞华问道,夏叶儿反问“公子喜欢我?奴婢不敢当。”“这里没有外人,你可以不用这么说话,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虞华笑笑,夏叶儿见自己四周没有任何闲杂人等,也就不再打着官腔说话,“你为什么喜欢我?”“我喜欢你,因为,你跟我的一个妹妹一样。”虞华说到。

    “妹妹?”夏叶儿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虞月,虞华的眼睛里流出一丝的悲伤,自己的这个妹妹u,每次想起来都是内心的伤痛。

    “没错,我的妹妹。”虞华说到,夏叶儿觉得虞华可能知道一下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于是继续问道“你那个妹妹?”“我最小的妹妹。”虞华说到。

    夏叶儿这次就更加肯定了,他说的就是虞月。“那你就去找你的妹妹啊,你那么疼爱她,为什么现在还要在这里说这些?”

    虞华冷笑一声“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天煞孤星,我更不相信,一个国家的命运就会因为一个小姑娘而被改变。”

    “什么意思,我没听懂。”夏叶儿说到,虞华笑笑“我的妹妹就像是天上的月亮一样明媚可爱,可是,有人说他是天煞孤星,留在宫里面会导致国破家亡。”

    “所以?”夏叶儿还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虞华没再说什么,只是马上就收起了自己的悲伤“没什么了,都已经过去了。”

    “你是想让我去赢华宫?”夏叶儿问道,虞华点点头“对,等你一个月的试用期已过,我就想许嬷嬷要了你过去。”

    夏叶儿这次没有拒绝,倒不是在利用虞华,只不过自己真的很需要一个人能让自己有机会接近女皇的人,而虞华毫无疑问,就是符合条件的。

    “你若是不说话,我只当你是同意了。”虞华说到,夏叶儿点点头“都说是背靠大树好乘凉,我也想为自己的未来挣一下不是。”

    虽然听着夏叶儿嘴上这么说,但是虞华总是感觉,夏叶儿不是一个热爱名利的人。虞华没再说什么,夏叶儿笑笑“你以后就不要再叫我叶儿了,我姓夏,夏叶儿。”虞华笑笑“夏叶儿,我知道了。”

    繁锦此时十分的担心夏叶儿的处境,她不希望夏叶儿会被惩罚,可是怎么想都怎么觉得虞华走之间的表情是很生气的。

    想着想着,繁锦“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干啥呢?”虞炎看见反击突然哭了自己也很无奈,这个女人人不仅笨,而且还阴晴不定说哭就哭。

    “叶儿,是不是,是不是就回不来了。”繁锦想着自己就哭得更厉害了,“你别哭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欺负你。”虞炎说到。

    “好吧好吧,我跟你说,我大哥是不会伤害夏叶儿的。”虞炎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个和眼前的这女孩子说,才能让她安心下来。

    繁锦擦擦眼泪“真的吗?”“真的,我保证,相信我。”虞炎说到,繁锦点点头“嗯。”然后就起身了“可是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可能是我大哥有什么事情吧,你不是还要执勤吗?”虞炎问道,繁锦点点头“对呀。”“走吧,我和你一起,你打扫卫生,我看着就是。”语言此时也是十分的无奈。

    繁华的长乐宫,此时女皇陛下,虞姬,正自己靠在美人靠上,认真地看着奏折。一个宫女进来禀告“禀告女皇,李暮歌,李大人在外面求见。”

    虞姬听到这个名字先是惊了一下,随即脸上就换上了笑容“他来了?小荣,你看我的装束还可以嘛?”“女皇您是最美丽的。”那个被叫做是笑容的婢女说到。

    “传他进来吧。”女皇说完就再次靠回了美人靠。小荣走出房间,对着门外的李暮歌说到“女皇陛下里面请。”

    李暮歌抬起头“有劳小荣姐姐了。”说完就自己上了台阶,一步步的朝着虞姬的让房间走过去。房间还是老样子,红色的曼珠沙账,她还是喜欢用那种西域来的香料。

    “拜见女皇陛下。”李暮歌隔着屏风就给虞姬行礼下拜,虞姬听见是李暮歌的声音,“李大人请起吧。”说完就自己走出了屏风。

    “你来有什么事情?”虞姬问道,李暮歌看见虞姬从里面走出来了“女皇陛下,您怎么出来了?”“我就是想出来看看你,这也不行吗?”

    “女皇陛下,孤男寡女,这样总是不好的。”李暮歌一边说一边还后退了一下。虞姬笑着说“孤男寡女?我就是要孤男寡女,怎么了,谁能奈我何?”

    “女皇陛下。”李暮歌似乎是在提醒虞姬,要注意言行,虞姬的眼泪都已经在眼睛里面打转了“不要叫我女皇陛下,我讨厌你这么叫我。”

    “女皇陛下,您已经是女皇了,就要有自己该有的样子。”李暮歌说到,虞姬冷笑一声“我该有的样子,我该有什么样子,你这是在说我为人处世,行为举止都不端庄是吗?”

    虞姬显然是被刺激到了,李暮歌从始至终都没有敢抬起头“女皇陛下,今天臣来,是有事相求。”“什么事?”虞姬问道。

    李暮歌转身就跪在了虞姬的面前,“你这是干什么?”虞姬马上就要去扶起李暮歌。“臣与朝中女官司马媛相爱已久,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让陛下,给我们赐婚的。”

    虞姬瞬间感觉就像是五雷轰顶,自己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等来的就是这个?“你说什么?”虞姬问道,李暮歌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我说,请求陛下赐婚。”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虞姬整个人就像是瞬间疯狂了一样,华丽的广袖朱罗裙打在了李暮歌的脸上。

    “陛下,还望陛下成全。”李暮歌跪下叩头,虞姬整个人摊在哪里“司马媛?朕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还有这这份心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