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完,殷悦就自己提着灯笼回去了,在殷悦的眼里,夏叶儿就跟小红桂花他们是一样的,不过是为了挣点钱寄给家里人,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夏叶儿其实又是不一样的,具体哪里不一样,自己还真的是说不出来。

    夏叶儿自己站在院子里,看看远处的树影再看看天上的月亮,自己来到这里已经挺长一段时间的,看来真的要快点行动,赶紧把虞月的事情平反以后自己就可以赶紧找到证据,然后就可以走了。

    走了,想到这里,夏叶儿其实心里挺心酸的,自己多少次都是走了,剩下自己的一帮朋友,好不容易真心交来的朋友,真的是舍不得。

    “叶儿,睡觉了。”繁锦打开窗子叫了夏叶儿睡觉。

    夏叶儿回过头,没说什么,然后就转身回了房间,可能是刚才自己想的话题有点沉重,夏叶儿的心情比较低落。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大家的任务还是和昨天一样,地方都没有变化,所以许嬷嬷就没有出面和他们说什么,吃过早饭以后,夏叶儿就和繁锦去了荷香水榭。

    “叶儿,今天我去荷香水榭的东半边打扫,你去西边啊。”繁锦说到。

    夏叶儿点头:“好的,你去吧。”

    说完,两个人就挽起袖子,拿着各自的工具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去了,看着繁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面,就在夏叶儿想要坐下来想事情的时候。

    一个男人进入了夏叶儿的视线,一个青衣男子,站在湖边,手里拿了一把桃花扇。“这不会是要轻生吧。”夏叶儿心里想着。

    “喂。”夏叶儿叫了一句。

    男子听见声音转过身子,就看见了夏叶儿,这是谁啊,他自己心里想着,自己就是想来这里透透气,还能遇见一个不认识的人,看样子是新来的宫女。

    “你是?”男子问道

    “你好,我是新来的宫女夏叶儿。”

    “你好,我想在这里透透气。”男子说完就又转过身去。

    “我是来打扫的。”夏叶儿说到。

    男子叹了口气:“你要赶我走吗?”

    “啊,也不是啊,我就是......”好吧夏叶儿其实就是想赶他走开。

    “你在这里干什么?”夏叶儿走过去问道。

    男子看了一眼夏叶儿:“我来透透气。”

    “到底怎么了?”

    “你叫什么名字?”

    “夏叶儿。”夏叶儿说到。

    男子笑笑:“你好,我叫李暮歌。”

    “李暮歌?很高耳熟的名字。”夏叶儿说到。

    李暮歌看着她“耳熟?”

    “对呀,我是不是在哪里听到过你的名字。”夏叶儿怎么也想不起来。

    “哦,我记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在女皇陛下登基的时候,给他种了一大片薰衣草的那个。”

    夏叶儿终于想起来了,李暮歌,他来这里干什么。突然想起昨天在薰衣草花海哪里还看见了女皇陛下,在女皇陛下登基的时候送了那么一大片的花。

    夏叶儿的脑子飞速的旋转着,一个大臣送给女皇陛下这么多的花,这两天又看见她们两个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难道说.......

    夏叶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李暮歌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宫女,丰富的面部表情辩护,自己也觉得很好玩。

    “你......”李暮歌叫了一句夏叶儿。

    夏叶儿看向李暮歌:“李大人,这是怎么了,来这里透透气,心情不好吗?”

    “心情不好。”冷慕哥冷笑了一声。

    “怎么了,介意跟我说一下吗?”不是夏叶儿八卦或者是怎样,只不过自己现在不能够放弃自己所能打听到的一切信息,因为这么东西对自己来说真的很重要。

    李暮歌看了眼前的人一眼“你要听吗?”李暮歌这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就对她产生了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要听啊。”夏叶儿点点头。

    “我和我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这么惨?”夏叶儿说到。

    李暮歌笑笑:“惨?我只是想让他能安安稳稳的。”

    “你喜欢的人。”夏叶儿不知道该不该说。

    “我喜欢的人?你已经知道了吗?”李暮歌问道。

    夏叶儿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点头,李暮歌喜欢的就是女皇陛下了肯定没有错,难道就是因为身份悬殊,所以才不能在一起吗?

    “我喜欢她,可是我真的不能够和她在一起。”李暮歌说到。

    “这话你已经重复过一次了。”夏叶儿说到。

    李暮歌笑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讲给你听。”

    “那就讲吧,我听着啊。”夏叶儿说到。

    李暮歌笑笑:“我喜欢的,就是当今的女皇陛下。”

    “果然是啊。”夏叶儿在心里面暗自嘀咕。

    “那你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啊,就因为他是女皇陛下,所以你们身份差距悬殊吗?”

    “不是,当然不是。”李暮歌突然觉得在感情方面,眼前拿的这个女孩挺单纯。

    “我要娶别人了”李暮歌说到。

    夏叶儿的眼睛都瞪大了:“你不是喜欢女皇陛下吗?”

    “对啊,可是,没有办法。”

    “为什么?”夏叶儿不明白。

    李暮歌笑笑:“我跟你说了,你可能给我保密?”

    “能。”夏叶儿说到。

    “你可不要只是为了听故事,而随口说说。”

    “当然不是,我说会保密,就是会保密。”夏叶儿说到。

    李暮歌笑笑:“好,我与虞姬是真心相爱,后来她继承了皇位,我是朝中大臣,本以为我能守护她一辈子,可是朝中宰相似乎有蠢蠢欲动的造反形式,我不想看着虞姬就把自己的江山送给别人,或者是,在龙椅上坐的不安稳。”

    “所以,你就想要......”夏叶儿说到。

    李暮歌笑笑:“我就想自己牵制住司马媛,保住虞姬的江山安稳。”

    “她不知道吗?”夏叶儿问道。

    李暮歌摇摇头:“不知道,怎么能让他知道,她若是知道了,必定诛杀司马媛。”

    “若是诛杀司马媛,那么司马媛的党羽就会趁机造反?”夏叶儿大胆地猜测。

    李暮歌惊讶于眼前的这个女孩的智慧,一个小小的宫女,竟然就能够参透这朝堂之上的事情,看样子是有些智慧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