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来你们之间的事情是这样的。”夏叶儿点点头。

    李暮歌转过身不再去看夏叶儿:“没错就是这样。”

    “你为什么能讲给我听,你就不怕我说出去?”夏叶儿问道。

    李暮歌个笑笑:“你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直觉。”李暮歌的回答简直想让人发笑。

    “直觉?直觉管用吗?”夏叶儿问道。

    李暮歌脸上的笑容没有一点点减少“这次应该是管用的。”

    “哈哈哈,我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今天就当交了你这个朋友了。”夏叶儿豪爽地说。

    李暮歌感到十分的奇怪,从一开始,自竟然愿意把自己的故事说给一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人,自己就很奇怪,后来,眼前的这个女孩,一个小小的宫女,竟然能跟自己说,这个朋友,自己就交了。

    “你叫什么名字?”李暮歌问。

    夏叶儿笑笑:“夏叶儿,不是已经说过一次了吗?”

    “我忘了。”李暮歌转过身子。

    “好了,我要去打扫院子了。”夏叶儿说完就转身要离开。

    “你放心吧,今天的事情,我是不会说给别人听的。”夏叶儿说完救自己走开了。

    李暮歌看着离开的夏叶儿的背影,有过一瞬间的失神,这个女孩子,究竟有着什么样子的魔力,能让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不过说出来以后缺失心里也就舒服多了,虞姬,不管你怎么认为,我都不会让别人动摇你的江山。

    夏叶儿一遍打扫一遍想着刚才的事,不过还想跟自己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而且跟自己想要干的事情,没什么必要的联系。

    不过这个李暮歌是朝廷中的大臣,多交几个朋友,以后自己有什么事情说不定都能帮的上,所以,总算是没有拜拜太难过了那么多的话。

    “今日早朝,众爱卿,可有事情要上奏?”虞姬身穿一身朝服,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文武百官说到。

    “臣有本要奏。”宰相徐明义站了出来.

    “奏。”虞姬挥挥手说到。

    徐明义低下头:“今年沧州大旱,收成十分的不好,所以,臣恳请陛下能够开放国库,赈济灾区。”

    “沧州大旱,下令下去,拨放五十万两的赈灾款。”虞姬说到。

    “是,臣替沧州百姓谢陛下隆恩。”说完,徐明义就退了下去。

    “还有本要奏吗?”虞姬说到。

    下面的人一片寂静,没有人再说话。虞姬举起手,身边的小太监就走了过来,手里还端了一本红色的小折子。

    “今日,朕在这里,要给咱们朝中一位大臣赐婚。”虞姬接过红色的小折子,打开以后看了一眼,然后对着文武百官说到:

    “宰相司马媛,与礼部侍郎李暮歌,情投意合,今日,朕为你们赐婚。”虞姬说完眼睛里就已经有了泪水。

    “臣司马媛。”

    “臣李暮歌。”

    两个人纷纷站了出来,然后对着虞姬下身行礼,大家看着眼前的一堆璧人,都愤愤呢祝福,在大家的眼里,他们是很般配的。

    “谢过皇上隆恩。”两个人一起说到。

    “好了,退下吧。”虞姬说到。

    两个人一起退了下去,虞姬扶了扶额头,自己一定要忍住,要忍住所有的泪水,起码不能在这里,哭出来。

    “朕还有一件事情。”虞姬说到。

    “御花园里的寻一菜花海,占地太大了,而且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所以,朕打算把他清除掉。”虞姬说到。

    “臣妹愿为陛下分忧。”这个时候虞和公主站了出来说到。

    虞姬点点头:“虞和,你明日就带着几个御林军把那篇花海清除干净。”

    “是,臣妹领旨。”虞和说完就退了下去。

    李暮歌此时心里也是十分的痛苦,自己送他的薰衣草花海,就这样在她的心里变得一文不值了,她真的是要决心忘记自己了吗?

    “好了,既然没什么事情了,就退朝吧。”虞姬说到。

    “退朝。”身边的小太监喊完以后,就过来扶起虞姬。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朝臣们下跪行礼以后,就纷纷离开了。

    “恭喜,恭喜,司马宰相。”几个官员在一起对着司马媛和李暮歌作揖。

    司马媛笑笑:“同喜同喜,大婚那日,大家一定都要来啊。”

    “必然必然。”

    李暮歌听着这些恭维的话,却没有心思去应付,只能看着司马媛在一边八面玲珑。等到大家都走了的时候,司马媛看着李暮歌开了口。

    “你怎么......”

    “我没事,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大婚时候用的东西吧。”李暮歌说完就要往外面走。

    司马媛拉住了他:“你还好吗?”

    “挺好的。”李暮歌说到。

    司马媛还是不肯松手:“我与你相爱这么长时间了,你今日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李暮歌以前为了牵制住司马媛,一直以来都是假装的对她好,在大家的眼里,他们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可是今日,虞姬说要清楚那篇薰衣草花海,李暮歌的心里,就特别的痛苦,自己根本就装不下去了。

    “我真的没事,只不过是看着自己曾经送给陛下的登基礼物现在就被清除掉了,有点狗咬吕洞宾的感觉。”李暮歌违心的说。

    司马媛笑笑:“人家不要你的花,拔了便是,以后讨好陛下的机会多得是,不差这一次。”

    李暮歌笑笑:“我们走吧。”

    “嗯。”司马媛挎着李暮歌的胳膊走了出去。

    虞姬在小荣的搀扶之下回到了长乐宫:“小荣,帮我把朝服换下来。”

    “是。”小荣转身就去给虞姬找衣服了。

    “女皇陛下,更衣吧。”小荣说到。

    虞姬站起身来,任由小荣给自己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今天自己就是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赐婚了,虞姬发现眼泪一旦忍住了,就哭不出来了。

    荷香水榭的垃圾本来就很少,所以很快,夏叶儿就已经打扫好了,这个时候,繁锦也已经打扫完了过来和夏叶儿碰面。

    繁锦悄悄地从夏叶儿的身后走出:

    “叶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