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事情?”那个人显然是不喜欢夏叶儿继续留在这里。

    “您就是老女皇陛下吧。”夏叶儿确认了一下身份。

    老女皇听了这话,笑笑,然后点点头,就是代表确认了。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磨蹭了。”夏叶儿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到,

    “您认识姜国的皇帝吗?”

    听到这个名字,老女皇的手,显然是抖了一下:

    “问他干什么?”

    “看来就是认识了?”夏叶儿笑着说道。

    “实不相瞒,我今天来就是为了一件和这个有关的事情。”夏叶儿自己也坐了下来。

    “你说就是。”老女皇一边吃饭,一边听着夏叶儿的话。

    夏叶儿看了一眼老女皇:“您应该也知道,夏侯的事情那吧。”

    “知道。”老女皇的回答没有一点点的拖泥带水。

    “我就是想给夏侯翻案的,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夏叶儿看着自己眼前的女皇。

    老女皇放下筷子:

    “犯的错误,总有一天是会被解开的,所以就要自己承担自己的后果,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就是了,我不会怎么样的。”

    “我就是想问,当年的防御图,现在到底在哪里?”夏叶儿问道。

    其实夏叶儿没有想到,老女皇会这么积极的配合自己,自己这样的话,反而就比较好进行了,把自己想问的都问了吧。

    “防御图?说实话吧,其实当年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我也没有参与过,所有的事情,就只是那一次,姜国现在的皇帝,当时托人给我带来了一个金刚盒子。”

    “金刚盒子?”夏叶儿问道。

    女皇点点头:“没错,其实就是一个精钢制作的盒子。”

    “里面是什么东西?”夏叶儿问道。

    老女皇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那个精钢盒子,没有钥匙,从来就没有被打开过。”

    “能不能,把盒子给我。”夏叶儿说到。

    老女皇只是笑笑:“为什么要给你?”、

    “因为我要帮助夏侯翻案,我不想让一个忠臣之魂就这样被误会。”夏叶儿说到。

    老女皇听了这话以后就只是笑笑:

    “你还是太小了,就算你着懂啊了当年夏侯没有谋反的证据,能怎么样?那个皇帝会让你翻案?还是说他会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

    “不,我一定要找到证据,我一定会帮助夏侯翻案的。”夏叶儿情绪开始有些激动了。

    老女皇笑了,然后就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也跟着进来吧。”

    听见老女皇说要让自己跟着进来,于是夏叶儿也就跟着进来了:

    “您要我进来干什么?”

    “坐下吧。”老女皇指了指一边的凳子说到。

    夏叶儿看见了凳子以后救自己坐下了,想着老女皇这究竟是要干什么?

    老女皇自己在找找什么东西,找了好大一会以后,老女皇就拿着一个银色的盒子走了过来,夏叶儿一看,难道说,这就是老女皇所说的那个盒子?

    “这是什么?”夏叶儿问道。

    老女皇把它放在自己的眼前:

    “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盒子。”

    老女皇说完就把盒子递给了夏叶儿,这是什么意思,这是答应给自己了吗。夏叶儿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老女皇。

    “拿着呀,你不是想要吗?”老女皇说到。

    夏叶儿看着老女皇:“这就是给我了?”

    “给你了,拿着吧放在我这里终究是个担心。”老女皇的脸上是一片的坦然。

    “为什么?为什么您今天这么轻易地就什么都跟我说。”夏叶儿接过了盒子说到。

    老女皇看着夏叶儿,然后笑笑:“因为,我也想要让做错事情的人得到惩罚,人就是应该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当初的事情,就是他错了。”

    “您是怎么知道夏侯德事情的?”夏叶儿问道。

    老女皇笑笑:“当时我并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后来他派人过来给我送来了这个东西,还给我修书一封,告诉我,要我好好保管这个东西,还说自己已经能够顺利的登上皇位了,于是我就派人去送了一封回信,问他为什么?”

    老女皇停顿了一下:

    “他又给我回信,说是已经找到了给紫做垫脚石的人,那个人就是夏侯。”

    “什么?”夏叶儿此时想起这件事情,自己就觉得十分的痛心,竟然可以为了自己的皇位,陷害忠良。

    “不过,到时你。”老女皇上下打量了一下夏叶儿。

    “女皇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是了。”夏叶儿说到。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只不过,你一个小小的宫女。”老女皇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你不只是个小宫女吧,你是姜国的人。”

    “实不相瞒,我就是姜国的人。”夏叶儿觉得对待自己眼前的人,其实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人家都对自己说了实话。

    “你自己来到这里。不害怕啊,还想着手机证据?”老女皇喝了一口茶。

    “不害怕,因为您根本就不会伤害我。”夏叶儿说到。

    老女皇笑了:

    “何以见得,我就不会伤害你?”

    “您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想要伤害我,不然的话您早在我说出我的目的的是哦胡您就动手了。”夏叶儿也笑了。

    老女皇看看夏叶儿:

    “你身上是一股傲气,能够自己不远万里从姜国来到这里,已经似乎很不容易了。”

    “对了。”夏叶儿突然想起了虞月的事情,于是继续问道。

    “我还有事情要问你。”

    “什么事情?”老女皇说到。

    夏叶儿说:“您知道公主虞月吗?”

    “知道。”似乎这个老女皇的所有的回答都是那么的不假思索。

    “他现在应该长大了吧?”

    “嗯。”夏叶儿点点头。

    “我对这个孩子印象可是很深的,当初她的姐姐想要杀死我,就是她帮我求得情,我才能够在这冷宫之中苟延残喘。”

    老女皇说起虞月的手,眼睛里全部都是温情,就好像整个人都要化作一汪春水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