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事情,说吧。”许嬷嬷当然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到这里来。

    夏叶儿突然觉得其实挺不好意思说的,但是自己还是说了出来:

    “就是,许嬷嬷,今天下午,我可能不能去执勤了。”

    许嬷嬷听了这话,一开始是有一点吃惊,随后就恢复了平静:

    “怎么了,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叶儿没有不舒服,只不过,表哥让我去拜访他的一位故人,所以,我就没有时间和大家一起执勤去了。”夏叶儿笑着说道。

    关键的时候,冷萧就能当自己的挡箭牌。

    “奥,是冷护卫的事情啊,没关系,你就去做吧。”许嬷嬷当然不会傻傻的为难夏叶儿。

    “真的吗,那真的是谢谢许嬷嬷了。”夏叶儿说完就起身看着许嬷嬷。

    “嬷嬷,我现在就走了。”

    “你现在就走?”许嬷嬷没想到夏叶儿会去的这么早。

    夏叶儿笑着点点头:

    “对呀,我还是早点去吧,如果能早点回来,还能跟姐妹们,一起去干活。”

    听了这话许嬷嬷就笑了:“傻孩子,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去办就是,不用想的那么多。”

    夏叶儿笑笑,然后就自己走出了毓秀宫。

    走出毓秀宫以后,夏叶儿看看四周没有什么人,于是就朝着奥义住的地方方向走了过去,自己这一次就是要告诉奥义,到时候到底应该怎么说话。

    答应了冷萧保住虞和,那么自己就必须和奥义串供,不然的话,到时候说漏了馅,就糟糕了。

    可是要保住虞和其实很容易,但是不容易的事,月儿回宫以后,怎么才能保护好月儿,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虞和会就此收手。

    万一等大家走了以后,虞和在做出什么不利于虞月的动作,这不就等于是把虞月羊入虎口吗?所以必须要做足完全的准备。

    其实虞和那边,完全可以交给冷萧,冷萧和虞和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或许冷萧的话,虞和还能听得进去,但是如果虞和就是固执不肯悔改,那么自己也没办法,为了保护虞月,自己就真的保不住虞和了。

    夏叶儿自己想着就来到了奥义的住处,这地方还是没有改变,一如既往的清静,只不过是几天没来,两边的竹子长得更加青翠了。

    “扣扣”夏叶儿还是敲了门。

    “谁啊。”听声音是一个稚嫩的小书童。

    夏叶儿笑笑:“你家先生的故人。”

    “来了。”声音刚落,就有人过来打开了门。

    夏叶儿看着给自己打开门的人,还是上一次的那个不认识冷萧的小书童,小书童自然也是还记得夏叶儿。

    “姐姐,你又来了?”

    “对啊,我能进去吗?”夏叶儿看了看里面。

    小书童回头看看自己家的院子:

    “姐姐进来吧,我去给你通报一声。”

    “好的,谢谢你了。”夏叶儿说完就走进了奥义的院子。

    “师父,师父。”小书童敲了敲奥义的房间门。

    奥义正在修炼,听见外面的敲门声,显得有些不耐烦:

    “谁啊?”

    “师父,是我。”小书童说到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奥义还是不想走出自己的房间。

    小书童见自己的师父还是不想走出来,于是说道:

    “师父,那天的那个姐姐又过来了,说是要找你的。”

    “哪天的那个姐姐?”奥义一时间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谁来着自己。

    “你说谁?”奥义问道。

    小书童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是那一天,跟一个男的来的那个姐姐。”

    奥义的脑袋灵光一现,不会是夏叶儿来了吧,她来做什么?于是奥义赶紧就下床,打开了房间门。

    “你就在这里,别到前面去了。”奥义跟小书童说到。

    小书童乖乖的点点头:“知道了师父。”

    奥义于是就自己走到了前院,刚一踏进前院,奥义就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色纱衣的女子坐在中间的石头凳子上。

    “不知道,姑娘来我这里哦于什么事情?”奥义还不敢确定那就是夏叶儿。

    夏叶儿听见了奥义的声音,于是就转过头:

    “先生看来是挺忙的。”

    果然是夏叶儿,她来做什么:

    “姑娘这是哪里的话,不知道今日姑娘来,有失远迎。”

    夏叶儿笑笑,奥义这一套客气对自己根本就没有用。

    “先生,今天来找先生是有要事相商。”夏叶儿起身看着奥义。

    奥义走到夏叶儿身边:

    “姑娘坐下就是。”

    说完就自己坐下了,夏叶儿看见奥义坐下了,于是自己也坐了下来。

    “有什么事情,还劳烦姑娘亲自来一次,找人直接传个话就是。”

    奥义真的不希望夏叶儿来找自己,从他知道了夏叶儿是姜国的三王妃的时候开始,自己就不想招惹这个女人。

    “看来师父是不想见我啊。”夏叶儿轻轻的说道。

    奥义笑笑:“哪里的话,只不过是不想姑娘这么劳累。”

    “不跟你多说废话了,今天我来,就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夏叶儿的表情要素起来。

    奥义看见夏叶儿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于是自己也收起了笑容:

    “姑娘请讲。”

    “其实还是上次的那件事情,关于虞月公主的。”夏叶儿看着奥义的反应说到。

    奥义身子一惊,只要谈到这个话题,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更加的不好招惹了:

    “姑娘请说就是。”

    夏叶儿冷笑一声:

    “我想接虞月回宫,但是需要师父你的帮助。”

    “我的帮助?什么帮助?”奥义知道夏叶儿想要干什么,但是还是在自己装糊涂。

    “师傅应该是知道的。”夏叶儿不会给他装糊涂的机会的。

    奥义听了这话,心里面略微有了一点不爽的感觉:

    “我倒是愚钝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就直接找人告诉女皇陛下事实吧。”夏叶儿假装自己就要起身离开。

    奥义马上就紧张起来了:

    “姑娘这又是说的什么气话。”

    “我这可不是气话,您是怎么听出来,我说的是气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