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臣知道了,那么女皇陛下是想怎么来操办一下加封仪式?”尚书大人继续问道。

    虽然谁是加封,但是一样的官位,如果加封意识上面有很多的差别的话,王爷跟王爷之间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自己还是要来问一问的。

    “加封,尽管的去做吧,尽量做得华丽一点,就像是我登基的时候的那个典礼,千万记住了,不管是什么,只要是牵扯到我三个弟弟的,就一切都按照最好的来。”

    虞姬说完看了看尚书大人,尚书大人赶紧起身:

    “是,下官都知道了。”

    “就是不知道,加封的日子,女皇陛下找人算过了没有?”尚书大人说到。

    “尚书大人果然是谨慎仔细。”虞姬说到。

    尚书大人笑笑:“哪里哪里,只不过是女皇陛下您的旨意,所以臣不敢随随便便的听听,所以必须事事上心。”

    虞姬听了这话以后,微笑着点点头:

    “嗯,你这么想是最好的了。”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下官就告退了,马上就回去着手准备。”尚书大人说到。

    虞姬点点头:“没什么事情了,你暂且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只管找人来说就是。”

    “是,下官明白。”尚书大人说完就退出了长乐宫。

    虞姬起身以后,自己就来到了长乐宫的院子里面,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出来呼吸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了,看看头顶上的蓝天。

    可能自己跟李暮歌就是没有缘分吧,又或许是情深缘浅,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是一个国家的女皇,就要担负起一个国家的责任,所以自己不能再沉迷在过去不能自拔了。

    虞姬坐在了一边的石头凳子上,想着过去的事情发呆。

    尚书大人回到自己的府邸之后,细细的想着今天女皇陛下跟自己说的事情,但是女皇陛下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毕竟现在朝廷之中的混乱实力还没有完全清除,所以必须要牢牢的巩固自己的实力,每朝每代的君主都是这么巩固自己的统治。

    尚书大人思考了一番以后,就开始着手准备这件事,最开始当然是要让小太监们,传圣旨,告诉三位公子,这个消息。

    想必这件事情,女皇陛下已经做过了,那么自己就弄好册封典礼就好了,女皇陛下说册封典礼一定要隆重。

    不仅是隆重,还要达到帝皇的规制,这样的话,就比较为难了,尚书大人一边要顾及女皇陛下的要求,另外一边又担心会引起朝廷之上的大臣非议。

    等到明天的早朝上,女皇陛下肯定会说这件事情,到时候大家就都知道,册封典礼是自己主持的了,若是到时候发现王爷的册封典礼跟帝皇是一个规制,那岂不是要嘲笑自己?更严重的会不会有人认为自己有僭越之心。

    尚书大人陷入了为难之中,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做,怎么才能把握好一个法度,隆重,却没有僭越之意。

    夏叶儿回到房间以后,就一直在想虞月的事情,虞月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知道虞华派去的人怎么样了。

    “叶儿,你还不睡觉啊。”繁锦看见夏叶儿还是没有上床睡觉,于是问道。

    夏叶儿看看床上的繁锦:“奥,你先睡吧,没关系的。”

    “那我睡了。”

    繁锦说完就再次躺下去了,可能是今天真的跟着虞炎玩的有点累了,繁锦谁的就特别香甜,夏叶儿看着睡着的繁锦,笑了。

    清晨的阳光还行了在睡梦中的每一个人,也包括虞姬,今天虞姬起的比任何时候都要早,认真的洗漱打扮以后,小荣就走了过来。

    “女皇陛下,您今天要穿哪一件朝服?”

    “就穿那件绣了九天凤凰的吧。”虞姬说到。

    小荣说到:“是。”

    然后就退下去,到虞姬的衣柜里面去找衣服了,虞姬自己坐在梳妆台前面,看着宫女为自己梳的头发。

    “女皇陛下,请更衣吧。”小荣拿着衣服说到。

    虞姬轻轻的起身,然后就张开双臂,任由小荣给自己穿戴整齐。

    “走吧,今天朝堂之上,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虞姬说完就在宫女的搀扶之下,离开了长乐宫。

    朝堂之上,气氛很严肃,没有人敢吭一声。

    “众爱卿,可有本要奏?”

    虞姬见大家都不说话,于是自己说到。

    下面的人还是没有人说话:

    “众爱卿不说话,那就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这里有事情,要宣布。”

    虞姬说完就看了看下面大臣的表情,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

    “我的三个胞弟,过去是因为他们年幼,觉得他们不能够担当重任,所以就只是给他们一个工资的爵位,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渐渐长大了,所以,我打算给他们每个人都加官进爵。”

    “什么?”下面马上就有大臣开始议论了。

    虞姬冷笑一声:

    “众爱卿这是怎么了,不是说,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下面再次愕然,不一会就有人站出来了:

    “女皇陛下,臣认为,这么大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在朝堂之上商量一下。”

    “商量?难道诸位爱卿还有什么意见吗?”虞姬问道。

    这个时候,司马媛站了出来:

    “回女皇陛下的话,意见臣等倒是没有,只不过是为了月氏国的江山社稷,臣等都认为,应当从长计议。”

    司马媛当然会阻止,这件事情,明眼的人都看得出,是女皇陛下在牵制司马媛的势力,扩大自己的后台支持。

    “其实没什么好商量的,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国本大计,说白了,这就是我的家事,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会有这样那样的意见。”虞姬双手扶在一边的凤凰座椅上说到。

    下面的大臣再次炸开了:

    “家事?”

    “荒唐啊?”

    “我还没说完,谁敢插嘴。”虞姬现在是有一点生气了。

    下面的大臣们再次沉静了下来。

    “谁刚才说荒唐?”虞姬的话一出,没有人站出来承认。

    “这本就是我的家事,三位公子都是我的胞弟,谁还敢说,这不是我的家事。”虞姬严肃地说道,朝堂之上一片鸦雀无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