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殷悦知道昨天晚上,夏叶儿去了虞华哪里。

    夏叶儿冷笑一声:

    “我去了哪里,好象个你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不过你现在在这里,往人家身上贴,怎么也不问问,人家炎郡王嫌不嫌弃你脏?”

    “你说什么?”殷悦听见夏叶儿竟然敢说自己脏?

    “我能有你脏?昨天晚上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还敢说别人脏?”殷悦一直在拿着这件事情刺激夏叶儿。

    夏叶儿却没有上他的当,自己没有生气:

    “昨天晚上,可惜的就是某些人可能在房间里面生气了吧?”夏叶儿看看殷悦。

    殷悦说到:“说清楚,谁生气了?”

    “还能有谁,我可是听说,咱们毓秀宫新来的宫女里面,有的人是希望自己能够攀高枝,嫁给一个王孙公子。”夏叶儿看了看殷悦,脸上却都是嘲讽的表情。

    没错,昨天晚上,在听说了夏叶儿去了赢华殿的时候,殷悦就自己砸房间里面生气,明明自己就是比夏叶儿长得漂亮,怎么就没有王孙公子喜欢自己,能够看上自己。

    “好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炎郡王,你是来找繁锦的吗?”夏叶儿故意在刺激殷悦。

    虞炎笑笑:“正是,今天是本王册封的时候,所以,过来看看繁锦。”

    “进去吧,他就在里面啊。”夏叶儿说完就自己走进了荷香水榭,虞炎也就跟了上去。

    看着两个人走进了额荷香水榭,殷悦整个人都像是被怒火烧着了一样,夏叶儿,你给我等着,我就是要你好看。

    “繁锦。”虞炎看见了还在那里干活的繁锦。

    繁锦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于是就转过了头:“你来了。”

    “叶儿,你也来了?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繁锦赶紧问道。

    “没什么大事,昨天晚上,我就是去跟华亲王谈了一点事情,所以有些晚了,我就跟着赢华殿里面的宫女睡在一起了。”夏叶儿自己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繁锦自己毫不避讳。

    “好了,还有人等着跟你说话那。”夏叶儿指了指身边的虞炎,然后就自己走开了。

    “你怎么现在来了,今天不是你册封典礼吗?”繁锦问道。

    虞炎看着繁锦自己就笑了:“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的。”

    “看我干什么,你不是整天都看我。”繁锦看着身穿王爷礼服的虞炎说到。

    “我今天想着自己能在去长乐宫之前,来看看你。”虞炎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傻瓜,没什么事情的。”繁锦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到。

    “好了,看到你就好了,我要去拜见皇姐了。”虞炎说到。

    “那么你快走吧,等你事情完了以后,我们再来玩吧。”繁锦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耽搁他。

    “那我走了。”说完,虞炎救自己走出了荷香水榭。

    “臣弟拜见皇姐。”此时虞炎和虞政一起在长乐宫拜见自己的皇姐。

    虞姬在上座看着地上的两个弟弟:“起身吧。”

    “谢皇姐。”两个人说完就坐了下来。

    “对了,今天我要给你看一个人。”虞姬笑着说道。

    虞炎不知道长乐宫今天还来了客人:“谁啊?”

    “出来吧,月儿。”虞姬冲着里面喊道。

    “什么?”虞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皇姐叫的明明就是月儿。

    虞月听见皇姐在叫自己,于是就赶紧走了出去,走出去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己坐在椅子上的两位皇兄。

    “见过两位哥哥。”虞月赶紧行礼。

    “月儿,真的是你,你怎么回来了。”虞炎激动的离开了座位。

    “哥哥。”虞月马上就跑了下去,然后抱住了两个哥哥。

    “快来让哥哥看看。”虞政说到。

    “月儿已经没事了。”虞月笑着对自己的两个哥哥哥哥说到。

    虞炎和虞政都很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姐,月儿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这也是说来话长,反正已经有人查明了,月儿根本就不是天煞孤星,嫌犯,我已经处理过了,现在月儿就可以回来了。”虞姬的眼睛里充满了慈祥的微笑。

    “那就太好了,以后,我们兄妹就能团圆了。”虞炎说到。

    “嗯,你们现在也都有了各自的爵位,这样一开,姐姐就放心了。”虞姬笑着说大。

    “明天早朝,我就在朝堂之上宣布,宣布我们月儿根本就不是天煞孤星,吧月儿迎回宫。”虞姬现在觉得自己以后又有了一个人的支持。

    李暮歌回到了自己的府邸,想想自己今天做的事情,其实自己能够帮助夏叶儿也是为了虞姬,自己帮助虞月回到皇宫,以后虞月长大了,虞姬就又有了自己妹妹的支持。

    “还有六天就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了。”身后响起了司马媛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李暮歌没想到司马媛会这么的无孔不入。

    “夫君,你这是不欢迎我来吗?”司马媛的表情变得有些不悦。

    李暮歌赶紧改变了自己的态度:“这是哪里的话,我只是听说,大婚之前,连个个人是不能见面的额,所以,我没想过你会到我府上来。”

    “这有什么?夫君也是迷信之人吗?”司马媛走到李暮歌的面前说道。

    李暮歌笑笑:“只是珍惜和你的感情,所以,不希望任何能够破坏我们感情的东西存在。”

    司马媛笑了:“夫君就会说笑了,媛媛就是想念夫君了。”

    “没关系,等到我们大婚以后,就可以天天厮守在一起。”李暮歌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多大的欢喜。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念夫君,没什么事情,我就走了。”司马媛说到。

    “没什么事情,大婚的事情,我们早就已经着手开始准备了,所以不需要操心太多。”李暮歌现在只想着司马媛赶紧离开。

    司马媛笑了:“没什么事情,我就走了。”

    “嗯,你们点走,我们快要大婚了,不方便留你在这里吃饭,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相互守在一起。”李暮歌说着自己都觉得肉麻的谎言。

    司马媛点点头,然后就离开了李暮歌的府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