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会是谁干得?”楚怀德问道。

    小李子低着头:“楚大人,您觉得最想杀死夏叶儿小姐的人会是谁?”

    “你是说.....”楚怀德其实心中早就已经猜到了,只不过一直不敢承认。

    “对了,太医怎么说的,夏叶儿小姐受的伤严重吗?”看着自己眼前的人,楚怀德问道。

    小李子抬起头:“楚怀德,太医已经说过了,夏叶儿小姐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是脏东西吸进去的太多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调养。”

    “那就好。”楚怀德继续看着床上的夏叶儿。

    “可是您.....”小李子看了看楚怀德腿上的伤口。

    “我没事。”楚怀德说到。

    “您还没事?”小李子觉得自己的主子真的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以前的楚怀德,从来都没有因为一个女人而这样。

    “你退下吧,我随时召唤你,你随时出来就是。”楚怀德说到。

    “是。”小李子就退下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夏叶儿,虽然是紧紧的闭着那双灵动的眼睛,但是也还是很美,响起他们第一次遇见,自己就是被那一双眼睛迷住了。

    都是因为自己,自己给她找来了杀身之祸,一次次的身处险境,一次次的把她推上绝路,难以想象,这一次究竟是多么大的折磨。

    夏叶儿,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摇曳,好像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得了,整个人就像是坠入了人深渊。

    最难受的还是喉咙,最是要干掉了一样,怎么回事情啊,自己是不是死掉了,完了自己坚持了那么久,还是死掉了,一会到了阎王爷那里,一定要让阎王爷告诉是谁害了自己,自己才能超生。

    “叶儿?”是谁在呼唤自己。

    “啪嗒。”手背传来了一阵凉凉的感觉。

    夏叶儿感觉自己好像还活着,努力的告诉自己让自己醒醒,身体内就好像是还有一个人一样,不断地告诉自己“醒醒啊,睁开眼睛。”

    夏叶儿努力的睁开眼睛吗阳光次了进来,她眯眯眼睛,就看见了楚怀德握着自己的手坐在床边。

    “楚怀德......”声音比起楚怀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同样都在火中被烤了一晚上,声音就好像是摧枯拉朽,干掉的树枝在拉扯着自己的嗓子,自己想要喝水,喝水。

    楚怀德听到了声音,于是抬起头么就看见了自己心爱的人已经能够睁开了眼睛,楚怀德的脸上马上就有了笑容。

    “你醒了,你醒了。”楚怀德十分的开心。

    看见夏叶儿不说话,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你是不是要喝水。”

    夏叶儿点点头,当然喝水,自己现在的嗓子,不喝水能行吗?

    楚怀德马上去给夏叶儿拿了一杯水,一杯水下去以后,夏叶儿就感觉自己的嗓子舒服了许多,楚怀德脸上还是在微笑。

    “已经没事了,我们都好好的,是我,我没有照顾好你。”楚怀德的眼睛里面全是自责。

    夏叶儿摇摇头:“不是的,是你救了我,谢谢。”

    “楚大人。”外面传来了小李子的声音。

    “什么事情?”楚怀德问道。

    小李子根据事情禀告:“湘贵妃娘娘来了。”

    “来得正好。”楚怀德自己小声地说到。

    “你快去看看吧。”夏叶儿说到。

    “我也去吧。”夏叶儿正要下床就被拦住了。

    “你在这休息,我去。”说完楚怀德就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湘贵妃娘娘已经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上。

    “湘贵妃娘娘。”楚怀德没有下身行礼。

    “竟然不跟本宫行礼。”湘贵妃娘娘说到。

    “听说你昨天晚上不顾一切地冲到火海里面,昨天晚上青竹园走水了,皇上特地命本宫过来看看你们?”湘贵妃说到。

    “昨天晚上青竹园被烧了,我当然要冲进去救我的妻子。”楚怀德也不拐弯抹角。

    “这样啊,看来你们之间夫妻情感很深啊,不过也算是福大命大,这么大的火,竟然没烧死你们?”湘贵妃其实心里面十分的不愿意。

    “湘贵妃娘娘,请您尊重一些,您虽然不是什么正宫皇后,可是好歹您也是一个贵妃吧。”楚怀德也毫不退让。

    楚怀德可能是跟夏叶儿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也学着变得越来越毒舌,原来从来都不会说的话,现在也会说了。

    虽然不是正宫娘娘,这就是在说湘贵妃不是正宫皇后,还到这里来管闲事。

    以前很多事情,自己可以退让毕竟她是湘贵妃,可是现在,这关系到自己爱的人的性命,自己就绝对不可以退让。

    “你说什么?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湘贵妃没有想到楚怀德竟然还能这么跟自己说话。

    “我听说你的宫殿着火了,我就赶紧过来看看,你倒好啊,狗咬吕洞宾。”湘贵妃娘娘显然是生气的样子。

    “青竹园好好的为什么会走水,湘贵妃娘娘应该是最明白事情来龙去脉的人。”楚怀德丝毫不隐晦自己的言辞。

    “你什么意思?”湘贵妃气的都要拍桌子了。

    楚怀德冷笑一声:“我什么意思?我还要问问湘贵妃娘娘是什么意思,非要置我爱的人于死地吗?”

    听了楚怀德的话。湘贵妃就冷笑了一声:“听你的意思,你是说,这场火是我放的?”

    “是不是湘贵妃娘娘干的,治只有您的心里是最清楚的。”楚怀德冷冷的说道。

    湘贵妃从来都没有见过楚怀德敢这么对自己,虽然是姜国的三王爷,但是在湘贵妃的眼里面,楚怀德,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使臣而已,为什么敢这么跟自己说话,湘贵妃有一种火冒三丈地感觉。

    “湘贵妃娘娘,我敬您是湘贵妃,所以有些事情,我就不一一的陈述了,我只想告诉你,如果有朝一日,你还是不肯放过夏叶儿,还是要想尽办法置他于死地,那么这次的事情,我就会禀告皇上,追查下去。”楚怀德说到。

    湘贵妃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你要告诉皇上,我告诉你,没有足够的证据,你就是诬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