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吗,我是诬陷?你以为我就没有足够的证据?”楚怀德其实真的没有证据,只不过是在吓唬湘贵妃。

    湘贵妃的眼皮跳动一下,没有想到,难道说,楚怀德真的已经收集了自己做坏事的证据,可是不应该啊,昨天晚上才找人放的火。

    湘贵妃笑笑:“楚大人,你这是在吓唬本宫吗?”

    “吓唬?娘娘,我可不是说你放火杀人的证据。”楚怀德的眼神也变得迷离。

    湘贵妃的心一下子就吊起来了:“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娘娘别紧张啊,没什么的,您不是都说了,没什么的。”楚怀德虽然语气并不那么强烈,但是充满了足够的威胁。

    香菇非不是傻子,于是起身说到:“我还有事,不跟你在这里墨迹。”

    “等等,贵妃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可是就不想听我把话说完嘛?”楚怀德对于湘贵妃想要杀死夏叶儿这件事情怀恨在心。

    湘贵妃转过身子:“你还要说什么?”

    “贵妃娘娘,你已经是贵妃了,为什么还是不知足,还要去伤害别人,你知道为什么比永远都不能成为皇后吗?”楚怀德问道。

    湘贵妃看向楚怀德:“你竟然敢说本宫做不了皇后。”

    楚怀德特别的想要笑,这个湘贵妃还真是笨,自己随便下个套就能进去:

    “听湘贵妃的意思,湘贵妃是想当皇后了?”

    听到楚怀德这么问自己,湘贵妃才意识到自己进了楚怀德的套,湘贵妃看着楚怀德,十分的生气,自己从来没有被这样戏弄。

    “你给本宫等这。”湘贵妃说完就转身而去。

    楚怀德看着湘贵妃转身离去的样子,心里面别提有多高兴了。就在楚怀德想要去看看夏叶儿的时候,一个小太监跑了进来,楚怀德认识这个小太监,这句是当时,皇后排在自己身边的小太监。

    楚怀德赶紧问道:“怎么了?”

    “回楚大人的话,刚才有一个男人过来找楚大人。”小太监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

    楚怀德自己嘟囔:“有人过来找我?”

    “正是。”小太监说到。

    “带我去看看。”楚怀德说到。

    “是。”小太监于是就带着楚怀德离开了。

    楚怀德跟着小太监走,就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在找自己,可是等到小太监把自己带到那个男人的身边的时候,楚怀德就傻眼了。

    今天的即墨穿了一身便装,没有穿龙袍,难怪小太监会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了,这就是当今齐国的国主,即墨。

    “好了先退下吧。”楚怀德知道即墨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于是就先让小太监推下了。

    看着小太监离开了,楚怀德才走到即墨的身边:

    “皇上今天好雅致啊。”

    “楚大人何出此言?”即墨不明白。

    楚怀德看了看即墨身上的那一套便装:

    “堂堂一个皇上,竟然不穿龙袍穿便装。”

    即墨听了这话以后就笑了:“今天是朕就是想看看到底有几个人能够在朕不出啊脓疱的时候也认识朕,结果却很失望。”

    “皇上今天找我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嘛?”楚怀德不想听即墨的自我感言。

    即墨看着楚怀德:“你想听什么?”

    “不在于我想听什么,只在于你要跟我说什么?”楚怀德并不像揣度皇上的心意。

    皇上闻言笑笑:“我想说什么?我想说。”

    “我就是想说关于你和夏叶儿的事情。”即墨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夏叶儿的事情感兴趣。

    “皇上指的是什么?”楚怀德听到有人要跟自己谈论夏叶儿的事情,自己就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自己不喜欢别人接近夏叶儿。

    “你跟夏叶儿夫妻关系.......”即墨还没有说完,就被楚怀德打断了。

    “很好。”楚怀德不假思索地说到。

    “什么?”即墨没想到楚怀德回答的这么快,于是看向楚怀德。

    楚怀德笑笑,看来即墨真的是要来,接近夏叶儿的,自己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说,我们的关系很好。”楚怀德说到。

    “这样的话,就是最好不过了。”即墨笑的有点牵强。

    “皇上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楚怀德问道,不管你怎么问,我都会把我们最恩爱的一面给你看,楚怀德自己想着。

    “倒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听说,你想跟夏叶儿一起去月氏国?”即墨响起了这个问题。

    楚怀德点头:“是的,夏叶儿是我的妻子,我就想陪她一起去,这样的话,路上也有个照应,不至于太过担心彼此。”

    即墨听楚怀德的话,每一句,都像是在自己的心上面插刀子,自己是喜欢夏叶儿的,但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是因为,自己不能对不起皇后,但是自己也是爱着换购虎的,所以即墨选择了把这份爱隐忍在心底。

    可是楚怀德出现以后,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有了危机感,总感觉楚怀德会带着夏叶儿远走高飞再也不会来了。

    后来听说楚怀德要和夏叶儿一起去月至,即墨心里面的危机感就更加严重了,怎么可以这样子,即墨觉得自己有必要和楚怀德谈谈。

    “朕在想,到底要不要把夏叶儿留在这里,送信的事情,就麻烦楚大人了。”即墨说到。

    “皇上为什么会这么想。”楚怀德就知道即墨没安好心。

    即墨看着楚怀德:“毕竟楚大人是人中之龙,可是叶儿只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所以,朕总觉得要叶儿留在宫里面会更好。”

    即墨说完又继续说道:“而且,月氏国路途遥远,叶儿会很累。”

    “这样啊,这也是理由吗?”楚怀德看着即墨问道。

    即墨感到很惊讶,自己说的没有理吗:“皇上你觉得自己说的下一些都是理由吗?还是说你觉得夏叶儿会让我自己一个人去月氏国。”

    即墨听了这话以后,心痛,夏叶儿就是舍不得楚怀德那。

    “难道说,叶儿不会吗?”即墨问道。

    楚怀德笑笑:“当然不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