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女人啊,真是个麻烦的东西。”元婴看见以后,这么对王晟。

    而王晟说的确是:

    “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自己的爱人啊。”

    强盗老大带着人马上就包围了这里,因为已经在山下埋伏了一队人马,所以现在他们就只有两队人马。强盗老大按照原先的计划埋伏了墙角,然后给大虎打了一个手势,大虎马上明白,可以动手了。

    于是大虎带着是个人就冲进了茶棚:

    “杀进去,把他们给我杀了。”

    一听到外面有声音,小橙先是一惊,随即就赶紧关上了房门。

    夏叶儿和楚怀德也马上就回过了神:

    “你快去小橙身边。”楚怀德对夏叶儿说到,夏叶儿点点头“好。”等到夏叶儿跑回到小橙的身边的时候,发现元婴已经护在小橙身边了。

    “小橙,外面是什么人?”夏叶儿问道。

    小橙摇摇头:

    “我也是刚听见声音的。”

    “夫人,你们先进屋。”元婴马上就把两个人推进了房间里。

    大虎率领的强盗已经闯进了茶棚的里间,楚怀德一看来的人是一个不认识的人:

    “你是谁,为何私闯我茶棚?”

    “我是谁?你又是谁?”大虎冷笑一声问道。

    楚怀德身体挺拔: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楚怀德。”

    “你就是楚怀德?”听见对方报上自己的名字是楚怀德,大虎此时已经压根都痒痒了。

    “就是你,把我们兄弟的尸体用化尸粉全部都给化掉了。”大虎说这,就拿起自己得刀砍向楚怀德,楚怀德抽身一闪,就与大虎打了起来。

    大虎率领的手下见自己的二当家已经动手,于是他们呀纷纷向屋里冲去,王晟元婴此时早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两个人互相点点头,于是就上阵于那帮强盗厮杀起来。

    楚怀德本来就受了伤,虽然说伤口已经恢复得很快了,但是多少还是有一些影响。可是几个回合下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占到上风。楚怀德意向,自己这样不行,王晟和元婴两个人对付那么多,万一寡不敌众,夏叶儿就有危险了。

    想着,楚怀德就节节退让,想要去帮助王晟和元婴,大虎见楚怀德已经有了退让的趋势,以为是楚怀德已经不行了,心理越发的高兴起来。

    楚怀德的腿上开始渗出血来,他能感受到自己刚刚长好的伤口已经开始撕裂,但是他现在不能退让,一定要保护好夏叶儿。

    等到楚怀德退让到王晟和元婴身边的时候,自己这一边就已经有三个人了。楚怀德心理一下子就有了底气,强盗们已经被解决了一半了。王晟和元婴也开始帮助楚怀德对付大虎。

    大虎一看不好自己中了楚怀德的计谋了。

    “元婴,你去对付剩下的五个人,我和王晟对付这个大块头。”楚怀德说到。

    元婴点点头:

    “好。”说着自己就使出一招平沙落雁,飞速的朝着那几个强盗刺去。

    楚怀德冷笑的看着大虎:

    “我很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竟然敢自己来杀我们几个人。”

    楚怀德的话很显然是在套大虎的话,他必须知道附近还有没有埋伏,只有知道了这个,自己才能带着夏叶儿和小橙突围。

    大虎笑笑:

    “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你不会真的傻傻啊天真的以为,我会自己单枪匹马的来杀你们吧。”

    糟糕,听这么一说,楚怀德的眉毛皱了一下:

    “还有埋伏?”

    大虎见自己的几个兄弟已经快被元婴杀掉了,于是手放在嘴巴上吹响了口哨,埋伏在外面的强盗老大听见了哨声,知道是大虎吹的,于是立即挥挥手,示意自己的五个弟兄们冲进去。

    就在楚怀德准备和大虎决一死战的时候:

    “杀,进去”

    大虎听到是大哥的声音,脸上露出了微笑:

    “你们就在这里等死吧。”

    不一会,强盗老大带着五个弟兄也参与了战斗,元婴一个人对付那些强盗,大虎就落到了王晟的手里,剩下的就是楚怀德和强盗老大了,强盗老大见自己对面的是楚怀德:

    “哈哈哈,你就来给我的弟兄们偿命吧。”

    说完,就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想着楚怀德砍去。

    楚怀德身体灵活的躲了过去,然后就绕道强盗老大的身后准备给他一击,谁知这时候,一个强盗向着楚怀德砍了一刀,这一刀,使得楚怀德不得不退让三分,强盗老大躲过了一次。

    楚怀德,反手一拍,刚才砍自己的强盗小弟就七窍流血而死。

    大虎和王晟打得也是难分难舍,大虎用尽全身力气向着王晟砍过去,王晟一个飞身起跳就稳稳的站在了大虎的刀上面。大虎猛的一抽刀,王晟借力向上翻转身体,然后狠狠的踢在了大虎的鼻子上,大虎吃痛的捂住鼻子往后倒退。

    元婴对付的强盗们虽然武功都不是很好,但是人数却很多,足足有六七个,元婴的剑此时已经沾满了鲜血,元婴抽剑猛的向前刺过去,一个强盗倒下了其他的强盗马上就来想要砍死元婴。

    楚怀德此时腿十分的疼痛,强盗老大想起那日自己偷袭过楚怀德,楚怀德伤到了腿,于是开始攻击楚怀德的腿。强盗老大一脚踢过去,用足了力气,楚怀德疼的一下子单膝跪地。“楚怀德,是不是很疼啊。”

    强盗老大说到,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腿上有伤口,难道说……难道说那天偷袭自己的人,是他。楚怀德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突然想到自己上次用的化尸粉还剩了点,正好给你尝尝。

    强盗老大见楚怀德不说话也不动弹,以为楚怀德已经疼的站不起来了,于是拿着大刀就向着楚怀德砍了过来。楚怀德说时迟那时快,从怀里掏出化尸粉的瓶子扔在空中,然后忍着巨大的疼痛,腾空而起的,抽出自己的剑朝着瓶子狠狠的砍过去。

    瓶子被劈成了两半,白色的粉末洒落下来。强盗老大被楚怀德突然的起跳惊到了,他想抬头看看楚怀德搞什么鬼,没想到,一阵白色的粉末就落到了他的脸上,他下意识的闭眼睛,可是疼痛感和灼伤感积极铺天盖地而来,强盗老大的脸上扑路扑路往外冒出气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