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啊,好疼啊。”

    强盗老大,一边喊着疼,一边用自己的手去乱摸一通,可是自己的手,摸到了以后也有了刚才的灼烧感觉和痛疼感。

    楚怀德笑笑:

    “现在,就让你尝尝,你兄弟用过的化尸粉。”

    一听到化尸粉,强盗老大,刚想说什么,就一下扑通的倒在了地上,已经活不了了。

    楚怀德看着强盗老大在地上抽搐,于是加入到了王晟的战斗中:

    “你把我大哥怎么了?”大虎看见大哥痛苦的躺在地上抽搐。

    楚怀德笑笑:

    “也没什么两就是让你大哥享受一下化尸粉的味道,他就受不了了。”

    “什么,你给大哥用了化尸粉,我跟你拼了。”

    大虎立即进行了再一次的攻击,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是他一个人对付楚怀德和王晟两个人,就在他朝着两个人砍过去的时候,王晟楚怀德齐齐的亮出自己的剑,朝着大虎刺了过去。大虎低头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两把剑,最后的眼睛里充满了血,然后就很恨的闭上了眼睛。

    楚怀德和王晟抽出自己的剑,此时元婴也已经解决了所有的强盗,只不过身上受了多处的伤口。

    “没事吧。”

    看着元婴身上受伤了,王晟问道,元婴摇摇头:

    “我没什么大碍,快去看看夫人,她在房间里。”

    听了元婴的话,两个人立即踹开了房间的门。夏叶儿和小橙依偎在床头,夏叶儿的眼神中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惶恐,艰难重重。

    “谁。”

    听见有人踹开了门,夏叶儿喊道。

    “别怕,是我们。”

    楚怀德看见两个人如此恐惧,赶紧走了过去:

    “叶儿,你还好吗?”

    夏叶儿一看是自己的人,于是悬着的心就放下了:

    “你们没事吧。”

    “夫人放心,我们没事。”

    王晟扶着元婴说到。

    “姑娘,你也没事吧。”楚怀德见躲在一边的小橙还在瑟瑟发抖。

    小橙摇摇头:

    “没事。”

    “没事就好,大家都没事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楚怀德说到。

    夏叶儿问道:“我们去哪里?”

    “刚才我打谈了他们是不是还有埋伏,可是他一开始说有埋伏,但是后来出来了一批人,可是我们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埋伏。”楚怀德分析道。

    “但是这里,很明显我们不能久留了,如果有埋伏,肯定会在山下,但是我们又不能往山上走,所以只能往下走。”楚怀德想一下,然后说。

    夏叶儿在小橙的搀扶下下了床:

    “那我们往山下走。”

    “好,听你的。”楚怀德说到。

    夏叶儿匆匆收拾了一下行李:

    “若是我们在山下遇见那帮强盗,你们只管去厮杀就是。”夏叶儿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把匕首递给小橙:

    “拿着吧,如果有强盗想近你的身,就用它。”

    小橙接过刀子,然后别在了自己的腰上。

    “元婴上次说要我们做好准备,幸好他们去弄了两把匕首给我们防身,不然的话,怎么着心里都没有底。”夏叶儿说到。

    “走吧。”楚怀德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腿已经开始往下流血了

    “你的腿。”夏叶儿说到,楚怀德低头看看自己的腿,血已经流出来了,可是没有时间再拖下去了。

    夏叶儿这个时候已经蹲了下去:

    “已经流血了。”

    “不碍事的,走吧。”楚怀德刚要往外走就被夏叶儿拉住了。

    “不行这样下去,你的腿就废了。”夏叶儿还是关心楚怀德的腿伤。

    “我们没有时间了快走。”楚怀德显然是不想再提自己腿上的伤。

    夏叶儿紧紧的拉住楚怀德:

    “大家这里等一下,给我一刻钟好不好,我就帮他包扎一下就好。”夏叶儿抬起头,看着大家。

    大家自然是希望楚怀德好好的,更加希望夏叶儿能够安心的上路,既然强盗们现在已经被杀了,那就暂时没什么危险,大家于是都不约而同地点头。

    夏叶儿看了看楚怀德“你们都出去吧,一会我们就出来,到时候我们就一起离开,元婴,王晟,你们去好好的休整一下。”

    大家听了夏叶儿的话以后,都就走出了房间,然后打算到外面去休整一下,小橙从来都没有见过什么鲜血淋漓的场面,走出房间,小橙难免有些害怕。

    “姑娘不用害怕,这都是逼不得已。”元婴看出了小橙此时的紧张,于是说道。

    小橙看看元婴,还有王晟现在都是在自己身边,小橙心里面就放松了不少。

    夏叶儿在房间里,麻利的拆下楚怀德腿上的纱布,腿上的纱布已经因为运功,过度活动,而变得都要跟肉绞在一起了。

    楚怀德感觉到疼疼,呲了一下牙齿,夏叶儿看着他:

    “没事,一会我给你消消毒,再包扎一下,可是今天晚上之前,我必须要给你好好的治疗。”

    楚怀德笑笑:

    “娘子不用真的麻烦的,只要包扎一下,我能运功就好了。”

    夏叶儿的手要停了一下:

    “你是我夏叶的夫君,我怎么会让自己的夫君,为了救我,搭上一条腿,你好好的修养就是了,还有我在?”

    楚怀德笑笑:

    “娘子这话说的,倒像是你是一个男人了,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样子,你要强,甚至有的时候,不肯服输,让我心疼。”

    夏叶儿听了这话,心里面就像是暖流飘过,流浪的心有了依靠:

    “可是如果和我在一起,你就要和天下对抗,你也无所谓吗?”

    “我喜欢你,就要跟你在一起,谁阻止都没有用,我和你在一起,就算是群天下都和你相对,我也会站在你这一边,坚定不移。”楚怀德说到。

    夏叶儿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够听到这样的告白,以前的楚怀德从来都不会跟自己说这些话,可能是人受伤以后就会想很多以前都不想的事情吧。

    就好像是现在,现在楚怀德就跟自己说了,以前从来都不会说的话,夏叶儿静静的给楚怀德一点一点的包扎。

    “还疼吗?”夏叶儿的动作十分的轻柔,生怕弄疼了楚怀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