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楚怀德却因为是姜国的使臣,就光明正大的住进了专门准备好的一座寝殿之中,这也算是差别待遇吗。

    夏叶儿的身体还是不是那么的好,尤其是那几天那么颠簸,衣裤上都十分的不容易,加上临走之前,夏叶儿就是受伤的,夏叶儿就砸太医院继续的修养。

    “你就这么心甘情愿的住在别人的地方,人家还那么热心的帮助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楚怀德的语气还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夏叶儿本来就在气头上,现在一听是这个语气,心里就更加的不舒服起来了。

    “楚怀德,您这是在审问犯人吗?”

    “你,夏叶儿,我让你起来。”楚怀德现在已经开始生气了。

    “呀,楚怀德现在就是要开始审问犯人了是吗?”夏叶儿转过身子不想去看楚怀德。

    想想自己最无助的时候,就是虞华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就连上一次,他们刚刚被追杀,大家都不知道该去哪里的时候,也是虞华出面久了他们。

    虞华把他们带进皇宫,给他们安顿下来,所有能提夏叶儿考虑到的事情,都考虑到了,为什么自己的心里面就是容不下一个虞华。

    难道这真的是老天的暗示吗?自己难道就真的不应该喜欢楚怀德?还有楚怀德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在他的心里面,自己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就算是来看看自己都有点不情愿吧,夏叶儿自己想着想着,就觉得越来越委屈,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楚怀德看着躺在床上的夏叶儿,现在背对着自己。还是不想见到自己,怎么现在自己来了就是这个表现,跟虞华在一起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楚怀德再次想起来,当时夏叶儿和虞华在一起的时候,有说有笑的场景,是呀,自己是应该淡定一点,但是怎么也不能做到毫不介意。

    现在自己就是想来看看她的伤势到底怎么样了,她竟然就对着自己是这个样子的。楚怀德的心里也十分的难过,到底自己应该怎么做?

    两个人就这样,谁也不愿意跟谁多说一句话,就在这个时候,小橙敲门了。

    “扣扣。”

    “谁啊?”夏叶儿擦擦眼泪问道。

    小橙在外面回答:“是我啊。”

    “进来吧,小橙。”说完以后,还不忘记看了楚怀德一眼。

    小橙得到准许以后就推开了门,看到楚怀德还坐在那里,于是赶紧就弯腰行礼:

    “参加楚大人”

    “平身吧。”楚怀德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看别人给自己行礼。

    “你怎么来了?”夏叶儿问道。

    小橙看了看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那个楚怀德楚怀德的脸阴的让人害怕,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不过就算是自己不用问也知道,肯定又是为了夏叶儿。

    “我来给你送一清淡的小粥,喝了吧。”小橙把粥放到一边去。

    小橙坐到床边,扶起了夏叶儿:

    “喝一点吧。”

    夏叶儿张开嘴巴:

    “一点就好。”

    身体现在还是不太舒爽,夏叶儿喝了一口以后,就还想继续喝:

    “再来一口吧。”

    “嗯。”小橙把碗递给了夏叶儿。

    “你先自己喝吧,我还有事我先出去了。”

    说完就看看自己还坐在那里的楚怀德,这种情况,两个人都僵持不下。自己还是先离开吧,给他们留一点空间,让他们自己解决。

    “楚大人,奴婢告退了。”说完就朝着楚怀德行了礼,然后就推下了。

    夏叶儿当然知道小橙的意思,只不过住进皇宫这件事自己本来就没有错,所以自己肯定是不会让步的,除非是某些人先认错。

    正想着,自己就拿起勺子,想要再喝一口粥,粥是刚做出来的,夏叶儿只是举得有些烫,但是没有想到会烫到嘴皮子。

    “啊。”夏叶儿在粥接触到嘴巴的时候,发出了一阵的惊叫。

    “好烫啊。”夏叶儿赶紧放下手里的碗。

    楚怀德听见夏叶儿的喊叫声,于是立即就转身过去看,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了夏叶儿捂住自己的嘴巴。

    “你要笨死吗?”楚怀德就是看不惯他她是因为自己的粗枝大叶而受伤。

    “你还凶我。”夏叶儿此时就更加恼火了。

    自己都被烫伤了,他竟还在那里责怪自己。

    “你走开,我不想看见你。”夏叶儿觉得自己委屈的都要哭了。

    “我去哪里?你都成了这个样子了,我在走开,你不就死了。”楚怀德担心的走过去,拿开夏叶儿捂住自己嘴巴的手,看看她的嘴巴。

    “你才死了哪,谁死了我都不会死的。”夏叶儿的嗓音中已经带有轻微的哭腔。

    “不准哭。”楚怀德说到。

    自己本来就因为夏叶儿受伤的事情而心烦了,现在听见夏叶儿要哭了,心理就更加的心烦了。

    “哼,你就会威胁别人,你还会什么,你走开。”夏叶儿推开楚怀德。

    楚怀德现在是真的生气了,自己过去看看他的伤势,她倒好,不仅不知道感恩,居然还把自己推开,胆子不小啊。

    “你的这些脾气给我收起来。”从来都没有人跟这么跟自己说话的。

    楚怀德真的很生气,不过转念一想,是啊,从来没有人能够让自己这么生气,也从来都没有人能够让自己这么挂念。

    “我说让你走。”夏叶儿的语气已经有些软下来了。

    “您是谁啊,您是堂堂的楚怀德楚大人,我这种小人物受伤了,怎么能劳烦你那?”夏叶儿到现在了也还是毒舌不饶人。

    “我只是顺路过来看看,没有劳烦之意。”楚怀德不断地告诉自己,他是个伤员,自己一定要忍住,忍住。

    “是吗,也对啊,您从来都只是路过而已,不过可能如果是那种凶险万分的场景,您也就只是路过了吧。”

    夏叶儿听了她的那句路过以后,自己立即就脑补了一下,当时自己被强盗们每个人捅一刀,然后楚怀德从身边经过熟视无睹的样子。

    心里就更加的委屈了:“不是劳烦就最好了,本姑娘最害怕的就是欠人家的人情,你这样,跟我互不相欠,以后倒是省去了相见的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