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眼见得天都黑了,夏叶儿还没有半分要查案的迹象,饶是冷静如虞华,也有些焦急,他不动声色地问:

    “还剩下两天,你倒不紧不慢,莫不是,其实你根本不想和虞政以后没有什么瓜葛?”

    “怎么可能,我巴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听了夏叶儿的话,虞华忍不住轻轻勾起嘴角。两个人经过一个小摊前,夏叶儿忽然极快地瞥了一支紫玉簪一眼,虞华眼尖地看到了,在她离开后,悄悄向老板买下那支发钗。

    “还有事吗?”已经到了夏叶儿住的地方了,夏叶儿见虞华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有些奇怪。

    虞华也不说话,温柔地笑了笑,随即拿出那支紫玉簪,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礼物,做工也称不上精致,但在夕阳的映照下却有着一种古朴而自然的美,透着一种粗砺的真实和沧桑的神秘感。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支发钗?”夏叶儿眼睛亮起来,接过发钗细细地看。

    “我来为你戴上。”虞华小心翼翼地将发钗簪到那一头鸦羽般乌压压的黑发中,那淡淡的清香似有若无地钻进他的鼻尖,竟让他有不自觉的恍神。

    夏叶儿本来还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但一来她心内欢喜,二来虞华又是一脸坦荡,她也不再扭捏,索性大大方方地任由虞华摆弄。

    “好看吗?”夏叶儿少见地露出小女儿的羞涩和期待,虞华见她双颊如染了胭脂一般红,眼睛却亮如星子,一时克制不住,竟生了吻她的冲动。

    虞华啊虞华,再次见到的时候,你还是忍不住心里面的悸动,喜欢了就是喜欢了,真的是忍不住的。

    夏叶儿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和虞华道了别后就径自往回走。

    “你说的都是真的?”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一双柳叶吊梢眉,一对丹凤三角眼,下巴尖尖的。还有一些微微的上扬,看起来十分的惹人怜爱,然而她此时却用十指丹蔻死死地掐着手中的丝帕,面目看着颇为狰狞。

    “奴婢绝对没有撒谎,亲眼看见夏叶儿借着戴钗子趁机勾引虞华王爷。”

    “夏叶儿,你还敢跟我抢我喜欢的男人,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被世人称为“京城第一才女”的孙媛媛如今哪有半分才女的温柔,善解人意,她一边恨恨地想,一边叫来小丫鬟秘密布置了一条毒计。

    夏叶儿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她换了一套男装,看起来英气逼人,潇洒自如,全然不输那些偏偏浊世佳公子。

    虞华下了软轿,见了她这身打扮,有片刻的惊艳。

    “今天怎么穿起男装了?”

    他看到夏叶儿头上插着昨日那支紫玉簪,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穿男装做事比较方便。”说完夏叶儿不知想到什么好看地皱起鼻头,有些不满地小声嘀咕着:

    “要不是你们封建社会爱搞什么女子三从四德,不能抛头露面的陋习,我还用换男装吗?”

    “你的意思是,禁止女子抛头露面是错的?”

    对于从小生活在父权,男权生活的虞华来说,在尊重女子这一方面,他已经做得比别人好很多了,可是还没达到男女平等的觉悟,在听到夏叶儿这么大胆的言论,一时忍不住开口问。

    “当然,”夏叶儿认真看着他,

    “男子女子都是母生父养,吸收的同为天地的精华,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哪有什么尊卑之分?男子能做的事情,女子同样能做,甚至能做得更好。

    所谓的三从四德,女子抛头露面即为败坏风气的言论,不过是那些卫道士的请辞罢了,只可惜观念虽不正确,但却流传甚广,糟蹋了不少深闺女子呢。”

    “每次我和你在一起,你都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惊喜。”

    虞华看着夏叶儿的眼睛

    :“虽然有点难,但是我以后也会慢慢的去接受你所提倡的观念,这样好不好,你也就可以安心的查案子了吧?”

    “你能这样当然好了不过,这是你的自由,问我做什么?”

    “难道叶儿不喜欢我这样?”

    虞华起了坏心,故意要逗逗她,果然夏叶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话也说得结结巴巴:

    “这是你的权利……与我喜不喜欢哪有关系……我们还是快点去做事吧。”

    说完自己就梗着个脖子故作若无其事朝前走去。

    两人去拜访了一位口技艺人,他说田杰死的那天,确实有人叫他去表演口技,只是当时他是被蒙着眼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带到哪里,也不知道是谁雇了自己。

    而且那天他表演的内容确实是一个年轻公子和一个姑娘在争吵,但男的不叫“田杰”,而是“田觉”,女的也不叫“夏叶儿”,而是“夏野儿”。

    夏叶儿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她心里一动,问老艺人:“您还记得当时有听到什么声音吗,比如人说话的声音?”

    “有。”老艺人说着模仿起自己听到的声音,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说药已经从“悬壶”药房买来了。

    “现在我们去'悬壶'药房,查一下那个时间点都有谁买了药,且声音是个浑厚低沉的男声。”

    夏叶儿有些不寻常的兴奋,看着她眼里的光,虞华说:

    “原来你昨天不是去玩,而是去找符合条件的口技艺人啊。”

    夏叶儿点点头,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我之前猜到凶手可能是请了口技艺人来假扮我的声音,所以昨天就一个一个排查。他们以为把名字换了我就没有线索了吗?

    他们错了,要知道口技艺人最擅长的就是模仿声音啊,他们想借由口技艺人和小丫鬟来伪造我的在场证明,却反而被我抓住马脚,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是啊,小丫头怎么能这么聪明呢?”

    虞华瞧见她那可爱的模样,一时忍不住伸出手去揉她的脑袋,可想而知,夏叶儿又闹了个大红脸。

    接下来只要问清楚药是谁买的,再顺藤摸瓜,找出那人,再比对一下那人的身高身形,便可以大致判断他是否是行凶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