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然而当夏叶儿和虞华走到一条巷子口时,却听到一个妇女凄厉的惨叫,夏叶儿听见这种声音以后,下意识的就朝着声音的方向追过去,也顾不得多想,便奋力追了上去,她跑得极快,虞华不察,跟丢了她。

    那小贼逃到一条阴暗的死胡同里,夏叶儿立马反应过来是中计了,果然,在她转过去时,发现有七八个黑衣人团团将她围了起来,每个人手上都拿着锋利的剑。

    “你们真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吗?”

    夏叶儿冷笑,她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那个杀手不再迟疑,举着剑就冲上来,夏叶儿此时十分的紧张,但是不能表现出来。

    夏叶儿使出全身的力气躲过了杀手的剑,然后狠狠地踹了杀手一脚,杀手仰面倒了下去,夏叶儿极快地夺走他那把剑,毫不迟疑地就给了他一剑。

    这些杀手都算高手,他们可以感知到要杀的这个女人并没有内力,但在这种情况下,她却能杀了一个人。

    “下一个。”夏叶儿仙子啊只想赶紧过来人,就救自己,可是这个巷子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虞华可能赶才是跟丢了自己了。

    一个杀手趁着她背后露出空当,一剑就砍在她的背上,夏叶儿疼得嘴唇发白,一个转身干净利落地解决掉那人。

    由于失血的原因,夏叶儿渐渐感到有些体力不支持,就在她用剑死死撑住身体时,几枝冷剑“噗”地穿过那些杀手的胸口。

    “抱歉,我来晚了。”

    向来以温和著称的华亲王如今脸上却都是冰冷,他小心翼翼地用软袍裹住夏叶儿,然后一把将她抱起,夏叶儿已经晕了过去。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苍白嘴唇,虞华身上难以克制地散发出戾气。

    “把现场处理干净,看看有没有活口,带一个回去审问。”

    “是。”

    训练有素的暗卫整齐地让开,虞华看着怀中陷入痛苦的小女人,发誓定要让幕后黑手后悔今日的作为。

    这边虞华刚救了夏叶儿,那边孙媛媛就马上得到了消息,当她听到虞华不仅救了夏叶儿,还将她带到自己宫里面的寝殿,心内更是又气又妒,她平日里自侍清高。

    寻常男子根本入不得她眼,眼见得虞华文武双全,骄傲的孙媛媛已经将他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谁料半路杀出个夏叶儿。

    还赢得了虞华的另眼相看,真真是叫她食寝难安。但皇宫内戒备森严,现在要下第二次狠手,恐怕不容易,于是孙媛媛决定转换手段,用温柔的攻势让华亲王爱上自己。

    夏叶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在将军府里,身下的床软得不像话,房间里的装饰也很少,看起来像是年轻男人的房间。

    年轻男人!

    夏叶儿猛地坐起来,却不小心牵动了后背的伤,痛得她皱起眉头。虞华刚好在此时端药进来,见夏叶儿疼得皱起眉,连忙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前:

    “扯到伤口了是吗?”

    “没事。”

    夏叶儿摆摆手,但虞华却不放心。

    “我略懂一点医术,你把亵衣脱下来,我看看伤口是不是裂开了。”

    “不,不用了。”

    夏叶儿不知想到什么,窘得眼睛不敢看虞华。

    “你该不会以为我对你心怀不轨吧?”

    虞华坏笑,见夏叶儿说不出话,知她虽性格爽朗,但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脸皮薄得很,遂软下口气,温柔地安抚道:

    “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可以相信我。”

    但是当夏叶儿真的慢慢除下亵衣,露出雪白细腻的凝脂玉肤时,虞华却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那白皙的颈子,性感的蝴蝶骨,光滑的脊背,对自己都有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我要上药了,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虞华的眸子暗了下来,他轻轻将药膏涂抹在那道伤口上。手下的触感和自己想象的一样,甚至更好,明明已经上好了药,但他的手指却控制不住地一路往下滑。

    “伤口有这么长吗?”

    虞华的指尖带给夏叶儿一连串的酥麻感,她有些难耐地开口。

    “好了,你接下来起身躺下都要小心一点,不然伤口不容易好。药不烫了,喝吧。”

    但虞华却没有把药碗递给夏叶儿的样子,他舀起一口药,轻轻吹着,俨然是要亲自喂她的样子。

    “华亲王,我自己来。”

    听了这句话后,虞华的动作却停了下来,不知是不是夏叶儿的错觉,她觉得虞华似乎有些愠怒。

    “不要叫我华亲王,叫我虞华。”

    虞华笑得温柔,笑意却不达眼底。

    见夏叶儿不回答,他又说:

    “还是你其实更想叫我虞华哥哥?”

    “虞华。”

    过了一会儿,夏叶儿才有些别扭地叫出这个名字,虞华心情大好,也就不再为难夏叶儿了。

    夏叶儿在华亲王宫殿里面一住就是好几天,她的伤口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但每次要离开时,却总会被还需要观察的借口留下来。

    最近虞华又提出要教她防身的武功。这个倒是让夏叶儿心动了,毕竟会些功夫,自己以后也少吃点亏。

    这天夏叶儿正在花园里活动筋骨,做做健身操,忽见一名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翘生生地立在花园边,手上还提着一个食盒,神情却十分不善。

    夏叶儿本来不打算理她,但这女子却自己款步前来。

    “夏姑娘的伤可好得差不多了?”

    夏叶儿努力在脑子中回想,才记起这人是孙将军的嫡女,被称为“孙仙子”的孙媛媛。

    “多谢孙小姐关心,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夏叶儿颇有礼貌地回应,可是在孙媛媛看来,似乎眼神之中有一种自己带有的骄傲,这是在瞧不起自己吗。

    “既然凌小姐好得差不多了,为什么还赖在华亲王宫里面不肯走呢?莫不是另有目的?

    作为一名嫡女,没有任何正当理由便长居在年轻男人宫里,敢问这是谁家的礼仪,还是说,你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教养呢?”

    见夏叶儿不说话,孙媛媛以为自己说中了她的心思,便更加得意,她故作惋惜地说:

    “抱歉,我忘了你娘早就不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