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又加上老板说那男人的手上有类似花娘的抓痕,而在花楼里的男人无非两种,一种花钱,一种赚钱,如果是花钱的,那么花娘一般是不会抓伤在那么明显的位置,否则万一客人生气了。

    那么吃亏的一定是花娘。所以我猜这个男人应该是在花楼里当打手或龟公之类的,如果是这样的身份,那么会知道那种药并且熟悉它的作用就不足为奇了,我相信不少花楼的老鸨都曾使用过这种药来对付不听话的姑娘。”

    “如果是普通花楼的打手要买这种东西,并且是用在那些姑娘身上,那么他们根本不需要亲自过来买,还撒谎遮掩。

    因为他们一般都会有固定货源,只消说一声便有人送上门,而只有那种有名的花楼才会介意让人知道自己用这种下作的手段逼迫楼里的姑娘。

    所以说,我也不是很肯定凶手就在‘醉仙楼’,只是觉得这家的可能性最大罢了。”

    虞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但脸上还是有淡淡的疑惑。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就不可能是普通花楼的打手为了掩饰自己的真正目的而偷偷买的?”

    夏叶儿似乎看穿了虞华的内心,勾唇一笑:

    “你觉得要是普通花楼的打手,是用替老鸨买药这样的理由,还是用药狗这样的理由更不会让人起疑?”

    “这些东西都是谁教你的?”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虞华却因为夏叶儿的聪明而更起了几分探究之心,她的观察力,推测能力,都那样出人意料而且令人信服,并且迄今为止也没有出现错误的判断,虞华不禁想知道眼前的小女人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

    “并没有人教我。”

    夏叶儿想了想还是撒了个谎,如果跟虞华实话实说自己是在现代的警察学院学到的,恐怕马上就会被当成怪物。

    “我从前不爱讲话,也不爱和别人玩,便自己躲着看书,那时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案录故事,看得多了,便慢慢尝试着运用到实际中,因此就比别人多留意周围的东西和每件事物的逻辑关系。”

    这些话倒都是真的,夏叶儿不是一个多么喜欢讲话的人,但是下叶儿的逻辑推理能力却十分的出众,这是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下叶儿的嘴角轻轻上扬。

    听了夏叶儿的话,虞华的心里竟涌出一丝丝心疼,他怎么忘了之前她用那么倔强的神情说出那么悲切的哭诉,只是之后夏叶儿展现出来的都是一副坚强淡然的样子,才让他忘了她之前有多脆弱。

    “表演开始了。”

    夏叶儿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颇有兴趣地看了看对面,虞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对面的珠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来了,珠帘后隐约可见一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那女子半抱琵琶,颇有一种欲说还休的美。

    “素尘姑娘!素尘姑娘!”

    着白衣女子一出来,又加上一楼客人的喊声,这‘醉仙楼’便隐约显出它真正的样子。

    “请各位稍安勿躁,素尘姑娘马上就为各位献上一曲。”

    那个说话的男人话音刚落,对面便传来一串干净利落的琶音,接着一支动听的曲子便响起。

    夏叶儿对音律并没有很多的研究,但她读过白居易的《琵琶行》: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就算以一个外行人的眼光来看,她也知道这个女子的技艺十分高超。

    果然一曲终了,底下都一片叫好声。

    “素尘姑娘,再来一首,素尘姑娘!”

    但那姑娘却无动于衷,而是抬眼看了对面的虞华一眼,但虞华早已敛了眉眼,低声和夏叶儿讨论起案件,珠帘后的绝色女子见状有些失落。

    再弹一曲时兴致明显就不那么高了。这一切都让敏锐的夏叶儿发现了,于是她便让人把素尘姑娘请进厢房里来。

    素尘一进门夏叶儿就不禁感叹,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子,要是放到现代,那绝对是个炙手可热的明星。

    “素尘姑娘是吧,请坐,在下月公子,这位是林公子。”

    “素尘见过月公子,林公子。”

    素尘早已认出夏叶儿是女子,现在又见虞华对她不闻不问,一颗芳心不禁就灰了下来。

    “素尘姑娘是刚来不久的吧?”

    夏叶儿一边装作闲聊,一边注意套她的话,这个素尘姑娘看着还极为稚嫩单纯,喜怒哀乐,爱与不爱都表现在脸上,可见进了这个地方还不久。

    果然素尘一听了这话,低下头就落下泪来,从她的叙述中,夏叶儿和虞华才知道因着她长得好,又弹得一手好琵琶,便被养父卖进了这个地方,虽不接客,但终究也算沦落风尘了。

    夏叶儿心里五味杂陈,但还是问:

    “你来这里这么久,可有见过一个个子高高的中年男子,约莫三十多岁,声音低沉浑厚,很好认。”

    “有。”

    素尘应得咬牙切齿:

    “那是我们楼里养的一个打手,见我是新来的,三番几次想轻薄于我,有一次被我狠狠抓伤才不敢来了。”

    抓伤!夏叶儿和虞华对视一眼,又压低声音问:

    “你是不是抓伤他的小臂?”素尘点了点头。

    “他叫什么名字?”

    夏叶儿一下子紧张起来。

    “张伟。”

    “那他八日前是不是曾出过门,还买了药?”

    素尘想了想,随即肯定地说:

    “没错,他前一天才刚被我抓伤,回来后就给我看他买的迷魂药,我认得那种东西,那是妈妈们对付不听话的姑娘用的,我很厌恶,他还威胁我说,惹毛了他,就用药药倒我,先奸后杀。”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那天的行凶者就是这个张伟了。

    夏叶儿又问了几句,素尘突然跪下来,梨花带雨地哭着说:

    “这楼里我是呆不成了,请两位公子发发善心,把我赎出去吧,我愿意从此为奴为俾,当牛做马,只求两位贵人救我。”

    素尘哭得可怜,夏叶儿有些于心不忍,便转头对虞华说:

    “素尘姑娘也挺可怜的,不然你就……赎了她吧,她长得那么美,又谈得一手好琵琶,你以后有这样的美人相伴,也不算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