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冠以,你照看着叶儿。”

    虞华说完话便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些黑衣人。

    缓缓的说道:

    “今天凡是在这里的人,都得死!”

    看着虞华如此的生气,方冠以什么话都没说,便点点头。他知道他的的师兄现在是真正的怒了。

    见方冠以点头,虞华便放下心来。然后面色一冷,眼神里全是凶狠之色。虞华如同一只发火的野兽,眼睛微微泛红,一场杀戮便就这样开始了,只听见声声惨叫声。瞬间的功夫,虞华便解决了这些黑衣人。

    “华亲王,谢谢你。”

    小橙有些哽咽的看着虞华,眼里尽是感激之情。

    “先别说这么多,干紧送你们家姑娘回家,得马上给他养伤。”

    虞华看着昏迷的夏叶儿说着。

    随后,也不顾小橙惊讶的眼光。虞华直接抱着夏叶儿就往太医院跑去。

    在虞华的帮助下,夏叶儿和小橙等人回到太医院,太医们都赶紧围过来给夏叶儿看伤。

    来到夏叶儿房里面的太医们看见了虞华站在那里,于是赶紧过去,想要行礼,但是被虞华制止了:

    “赶紧给叶儿姑娘诊治。”

    “是。”一帮人于是又跑到了夏叶儿哪里去了。

    虞华现在十分的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叶儿可能就不会受到伤害,总有人想要伤害叶儿。

    这一次自己就忘记了,让她一个人回来,遇到了别人的埋伏,可是究竟是什么人,想要置他于死地。

    虞华现在只想让夏叶儿醒过来,然后就静静的看着夏叶儿

    今天姑娘还是没有醒来,小橙依旧给姑娘擦擦洗洗。每天都照顾着夏叶儿。虞华也会偶尔来看下,但碍于自己是男的,不方便多留,来来就走了。

    又过了一天,小橙依旧坐在床前,看着眼前这个人,这个人便是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了。小橙没有爹和娘,假如姑娘也离她而去,她也不想活了。想着想着,小橙不禁哭了起来,泪水滴在了夏叶儿的手上。

    夏叶儿的手抬了起来,摸了摸小橙的头:

    “傻丫头,我又没死,你哭什么啊。”

    夏叶儿睁开眼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小橙。

    “姑娘,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小橙听到那令人熟悉的声音,哭得更厉害了,直接扑在夏叶儿怀里。

    啊!夏叶儿强忍者痛。摸着眼前这个关心自己的人,自己昏睡在这里,有这个关心自己的人,这点痛算什么呢!

    此时虞华正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两人。心里也高兴,高兴夏叶儿醒了,高兴夏叶儿有个这么好的丫鬟,能有个如此关心自己的人。够了!

    “师兄,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啊,怎么不进去。”

    方冠以大步走来,本来想看看夏叶儿给醒了,没想到却看见自己的师兄在这里鬼鬼祟祟的!

    虞华一下就慌了:

    “嗯~嗯,别说话。”

    虞华示意方冠以不要说话。却不想耳边传来,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原来早就被夏叶儿发现了,虞华摆摆手,便走了进去。

    屋内,小橙已经不哭了,但眼睛还有点红。虞华关心的问着:

    “没事了吧!现在感觉怎么样。”

    夏叶儿点点头:

    “谢谢关心,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吧!”

    “小橙,我是怎么回来的啊,我昏迷了几天,虞华怎么来的这么巧啊,我刚醒他就到了!”

    夏叶儿疑惑的问着。

    被问到正事,小橙便开始细说起来,通过小橙的讲述,夏叶儿知道,原来自己是被虞华抱回来的,脸上微微有些泛红。

    说到虞华在这里住着,夏叶儿不禁看了看后者,虞华装模作样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反正气氛也非常融洽。方冠以也关切的问候了夏叶儿。

    这时负责给夏叶儿收拾伤口的太医也过啦了,也急匆匆的来到这里,看见夏叶儿醒来后心中的焦虑也没有了。

    “叶儿姑娘,在下叫太医院的人给你熬了鸡汤,给你补补身体。这几天你就好好的修养好。”太医关心的说着。

    虞华也说,太医说的对:

    “还有在宫廷宴会上,还有比试,就是挣夺第一才女的比试。这几天就好好修养,我们还等着看你大放光彩呢。”

    “宫廷宴会?”

    夏叶儿疑惑的看着虞华,第一才女的比试自己倒是知道,可是这个什么宴会是干什么的啊。

    虞华看着夏叶儿的疑问,不禁开始解释起来!原来是在东北沙漠地带出,有个王朝,叫大漠朝,以前一直关系不好。近期这种紧张的关系有些合缓了,便派大漠的王子前来和亲。

    为了迎接大漠的王子,司马琰,当朝皇帝设宴款待司马琰,便开始一年一度的第一才女的比试。

    宴会就一个星期后,太医算算时间,夏叶儿应该好了吧!

    夏叶儿点了点头。众人谈了会便离开了,夏叶儿还要休息,他们便都离开了。

    虞华知道夏叶儿醒来后,也不再待在太医院,和夏叶儿道别后,没有打扰夏叶儿,便带着方冠以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夏叶儿便在太医院修养。小橙也乐意每天服侍姑娘。难得姑娘不用再早出晚归,小橙心情非常复杂,不希望夏叶儿受伤,又不希望她每天出去劳累。

    这几天平静的日子,夏叶儿便在太医院赏赏花,闲在这里,夏叶儿一点不都不自在。

    今天,夏叶儿感觉好多了,便带着小橙出去逛逛。

    小橙便疑惑的说:

    “姑娘,今天怎么有这么好的心情,怎么想着出来逛逛啊!”

    “不出来不行啊,要去买一套衣服,宫廷宴会,我不可能还穿成这样吧!”夏叶儿思索着。

    小橙便没有说什么,跟着夏叶儿走在大街上,然后便走进一家衣服店里。夏叶儿进去看着花花绿绿的衣服,甚是喜欢,夏叶儿便选了一件丝白色的衣服,又挑了件红色的绸段衣服,给了钱,便带着小橙回去了。

    晚上,夏叶儿回到房中,安心就寝了。

    第二天,天刚刚亮,小橙就来到房间里。对着夏叶儿说:

    “王爷说,叫姑娘打扮,打扮,过一时便过来找姑娘。这是王爷叫我给姑娘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