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看着眼前的金摘玉插,好久都没有好好打扮打扮了,夏叶儿心里面不禁的激动了起来。

    既然他都送来了,那我也就好好的打扮下。夏叶儿在心里喃喃道。

    夏叶儿穿上昨天买的衣服,叫小橙帮自己梳了下头,柔顺的发丝上插着插上银拆。

    带着小橙走出房间,来到门口,便见到虞华在门口等着。

    夏叶儿坐上马车去到宫廷里。

    夏叶儿莲步轻移的跟在虞华的后面,穿过人群,引得不少眼光看过来,夏叶儿一身白色连衣绸缎裙,走在人群中,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看,那是上次的天下第一才女的孙媛媛吗。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有些人在一旁附和着

    “不知这次有没有人能够赢过她?”

    周围的人不停的议论着。孙媛媛直接变成了会场中的焦点。

    夏叶儿此时也看过去,后者一身青色衣服,莲步走在人群中,后者端庄大气。夏叶儿不得不承认后者的气质还是不错的。只是内心不配外表。实在令人讨厌。

    孙媛媛的父亲有过来和虞华打了下招呼,便坐在一旁,时不时漂下夏叶儿。

    孙媛媛也坐在一旁,眼睛邪恶的看着夏叶儿,想要把后者给吃了一样。夏叶儿也和孙媛媛对峙起来掉。

    可是虞华根本不在意这些,目光散落,。方冠以也是个漂亮的美女,被这么盯着,方冠以面色有点不咋好看,始终第一次来这样大的宴会。

    方冠以走过来了,虞华和夏叶儿也都起身,夏叶儿是大心里面喜欢这个女孩子的。

    这时方冠以才上前来欣喜得看着夏叶儿:

    “叶儿姐姐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方冠以说话缓了缓两人的气氛。

    一旁孙媛媛见到如此受欢迎的夏叶儿,心中更加的讨厌憎恶她。孙媛媛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哪里争风吃醋,不禁有些头疼。

    虞华感觉时间快到了,便直接和夏叶儿等人告别,就要回到自己的位置趣去了。

    方冠以对着虞华说,自己不想上去,她要在夏叶儿这里,上去她会不习惯。

    虞华也不强迫她,自己走了上去。方冠以要留下,虞华也感到十分的无奈,便让她坐在了夏叶儿的旁边。

    当方冠以坐下的时候,也注意到一旁的孙媛媛。方冠以想起前次就是被这恶毒的女人害的,不禁有些讨厌她,但也没有说什么。

    “大漠皇子司马琰给华亲王请安。”司马琰等人微微弯腰,将手放在了肩膀旁。

    夏叶儿也看着后者。后者一身奇怪的服饰,花花的,图案还特别多。不像大汗的走着略显单调了。

    一脸的连边胡,眉宇间透着正气。近眼一看,还是有些帅气的。

    虞华吩咐着:

    “坐吧,远方的朋友,想必你们也累了。”

    华亲王不愧是华亲王啊,一句话便拉近了两者的关系。

    “谢谢华亲王。”

    司马琰洒脱的坐下。

    接下来,便有着一些宫女上来表演舞蹈,前来助兴。在场中跳着优雅的舞姿。不少官吏在一旁拍手叫好。

    舞蹈表演完了,华亲王叫大家喝了一杯酒后,便吩咐前次的第一才女孙媛媛上前表演一下!

    孙媛媛朝着夏叶儿摆了个得意的笑脸,一旁方冠以看到直接被气死了。她一向便见不得这样的小人。

    此刻见到后者的动作,气便一打不出来。

    夏叶儿直接不想理会这样的人。只见孙媛媛抱着木琴上前去,一声青衣,不少人暗暗的盯着眼前这个妙龄少女。不愧是第一才女。

    孙媛媛微微欠身,便坐下来,修长的玉手扶弄着古琴。孙媛媛在上面如痴如醉的摊着琴,琴声优扬。漂过全场,引得不少人拍手叫好。

    司马琰也将目光看上去。对着一旁的人说:

    “这女的不错,不过也不是特

    别的好看,这一首琴声简直妙及了。”

    夏叶儿也觉得谈的不错,曲终。全场的掌声。孙媛媛也起身弯弯腰。

    华亲王对于这场表演颇为满意,便说:

    “孙姑娘,谈的不错,有奖。”

    “谢谢华亲王。”

    孙媛媛极为乖巧的说道。但脸上的骄傲尽显出来。

    “华亲王,我想推荐一个人,此人的才艺不再小女子之下,我相信华亲王会满意的。”

    孙媛媛边说边看向一旁的夏叶儿!

    “哦!是谁,那我可的见识见识啊。”

    华亲王绕有兴趣的看着孙媛媛。

    孙媛媛不卑不亢的看着华亲王,眼睛邪邪的看着夏叶儿。

    虞华,虞炎眉头微皱,心想这可恶的女人还是一点都不消停啊。

    孙媛媛一笑:

    “此人便是皇宫之中的贵宾,夏叶儿,她的才艺连我都感觉惊叹。”

    孙媛媛一脸崇拜的看着夏叶儿。这一副假猩猩的样子,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二人有多熟一样。众人都将眼球转向夏叶儿那里。

    此时夏叶儿慢慢起身,莲步微移。方冠以在一旁给夏叶儿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夏叶儿微笑着点点头。

    孙媛媛这时也下来坐着,下来的时候朝着夏叶儿得意的笑了笑,似乎正打算坐着看夏叶儿是怎么出丑的。

    凌源也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不知道怎么办。虞华倒稍微好些,他总相信眼前这个次次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感官的人,一定能够做得更好,虞华期待的看着夏叶儿。

    夏叶儿一身白色连衣绸缎裙,拖在地上,一步一步走向场中,端庄大气,气势磅礴,丝毫不输女子之风范。

    夏叶儿微微欠身,开口道:

    “华亲王可否能让小女子准备一下。我来参加宴会没有准备那么多。”

    “嗯,是应该准备一下。”

    华亲王满意的看着夏叶儿。一旁虞政则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夏叶儿,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当初竟然让自己下不来台,我倒要看看柔弱的,今天能翻起多大的浪!

    不一会儿,从场的四面八方涌出十几个人丫鬟来,都是白色衣服。一条白色丝绸直接扑在地上,四个角落的地方放着四盆研磨。

    一个身穿白色连衣绸缎裙的人,缓步出现在白色丝绸上,长长的发丝飘逸到腰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