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958章 你竟然骗我
    夏叶儿看着飞奔而去的有些狼狈的宫女,心里面特别开心,甚至笑出了声音。

    看着夏叶儿这么猖狂的在自己身边,贞嫔心里面更加的生气了,只不过自己现在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只能等到皇上过来了。

    贞嫔现在算是憋足了力气,一定要等到皇上过来:

    “你们就在这里给我等着,总有你们后悔的时候,竟然敢这么对我,欺负我的宫女太监。”

    楚怀德笑笑:

    “你身为一个嫔位的人,出行的时候,身边带了这么多的宫女太监,已经算是僭越了,竟然还敢去找皇上,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贞嫔整个人都惊住了,这个男人竟然知道自己身居嫔位,这个男人看来不会简单,可是究竟是什么人,现在贞嫔已经管不了了,自己现在只想着出气。

    可是贞嫔怎么就忘记了,就算楚怀德不是齐国的王公贵族,能进来齐国皇宫的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往往在生气的时候,人就会失去理智,贞嫔就是这样的人。

    “皇上驾到。”身后传来了太监的声音,贞嫔的脸上马上就有了得意洋洋地笑容。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在场所有的人除了夏叶儿和楚怀德,都赶紧行礼。

    “叶儿姑娘和楚大人也在。”即墨来了以后没有理会别人,而是马上就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夏叶儿和楚怀德身上。

    “不是我们想在这里,是你的妃子不让我们离开。”楚怀德把目光转向了站在那里的贞嫔。

    贞嫔现在已经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可是自己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或许现在,只是假象而已。

    即墨听了楚怀德的话以后,就看着贞嫔:

    “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说是语气不太好,可是好歹是已经把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来了,贞嫔觉得自己如果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让即墨帮助自己的。

    “皇上,你一定要帮助臣妾,要给臣妾讨个说法。”

    贞嫔眼泪渐渐地就上了眼睛,以前皇上因为自己的眼睛,给自己争了不少气,但是这一次,是贞嫔自己想错了。

    “你赶紧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叶儿姑娘和楚大人离开的,到底怎么回事。”即墨现在看到贞嫔,竟然有点担心,这件事究竟是怎么个来龙去脉。

    “皇上,臣妾经过这里的时候,看见叶儿姑娘在摘臣妾当初为皇上种的菊花,臣妾好声好气的跟叶儿姑娘说了几句,可是叶儿姑娘非但不听,还出言侮辱。”

    “身边的这位楚大人,也帮着叶儿姑娘侮辱臣妾,臣妾哭的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贞嫔的话实在是可笑,竟然说这日子没法过了,夏叶儿看着贞嫔的样子,竟然隐隐想要发笑。

    可是贞嫔越是这个样子,自己就越是想要让贞嫔看清,自己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还敢要这么跟自己说话。

    “真是这样吗?”即墨看着夏叶儿和楚怀德问道。

    楚怀德刚想说什么,却被夏叶儿拉住了,夏叶儿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的即墨问道:

    “就算是你的妃子说的话都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办。”

    一句话问的即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里全都是人,夏叶儿是月支国的贵客,楚怀德是姜国使臣,两个大国,自己拿一个都不能招惹,可是贞嫔是自己的妃子。

    但是权衡之下,自己就只能牺牲自己的妃子了:

    “若是真的,还希望两位不要心存芥蒂才好,朕的妃嫔平日里朕宠惯了,自然是有点低傲慢无礼,不过,终归是朕的妃嫔,朕也会好好调教,事关国事。”

    即墨的话,话里有话,也告诉夏叶儿和楚怀德,不要欺负自己的妃子,可是同时在外人面前,自己也维护了她们。

    贞嫔彻底瞪眼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皇上会这么对待自己,贞嫔有点傻眼了。

    “当然了,你的贞嫔,说的也不是真的。”楚怀德知道了夏叶儿的心思,心里面暗暗发笑。

    “若是本王带着自己的王妃出来玩,也遭受限制,遭到无理取闹,本王但是要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继续邦交的问题了。”楚怀德用两国邦交来威胁即墨。

    本王?听到楚怀德的称呼的时候,贞嫔彻底懵了:

    “本王?你是什么人,竟然自称本王?”贞嫔问道。

    “这是姜国使臣楚怀德王爷,叶儿姑娘是他的王妃,你自己收敛一点。”即墨说道。

    贞嫔看着楚怀德:

    “你竟然骗我,你说你不是王公贵族。”

    “贞嫔娘娘,你听好了,我说的是,我不是你们齐国的王公贵族,可我没有说,我不是姜国的王爷。”

    楚怀德看着贞嫔,贞嫔现在彻底的颓废了,自己竟然招惹了王爷使臣,现在皇上也不会帮助自己了。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

    “刚才那个人,打到你了吗,跟我说就是了。”

    夏叶儿知道楚怀德为什么要这么问,就是为了挣够了面子,另外一方面,让即墨知道,是他的妃子要打自己的。

    夏叶儿摇摇头:

    “倒是没有打到我,不过,这件事情说到底是贞嫔做的不对。”

    夏叶儿这话的意思,就是告诉即墨,让你的妃子给我道歉,即墨也不是傻子,这件事关系到三国邦交,依然是应该让步的。

    “贞嫔,这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你还不赶紧道歉。”即墨看着贞嫔说道。

    贞嫔看下即墨:

    “皇上,我才是您的妃子,您为什么不帮着我,反而帮着外人,这件事情臣妾没有错。”

    最笨的就是贞嫔这样的人了,现在皇上已经迁怒于自己了,还在为自己辩解,刚才说的话,不就是在说,皇上不顾着自己,是皇上的错?自古以来,哪有说皇上错了的。

    即墨现在的角色也都已经变了:

    “你这是在说朕的不是吗?”即墨说道。

    贞嫔的角色也跟着变了:

    “臣妾哪敢说皇上的不是,臣妾只是想告诉皇上,臣妾真是无辜的,臣妾没有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