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事情?”夏叶儿问道。

    楚怀德的脸上有了神秘的微笑:

    “就是他们两个人的盘缠,我身上没有钱。”

    “你身上没有倩?你可是姜国的王爷,你现在跟我说,你身上没有钱?”夏叶儿显然是不相信,这件事情给谁谁也不会相信的。

    楚怀德摇摇头:

    “我真的没有钱。”

    “算了,不跟你争辩,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说完夏叶儿就掏出了一个荷包,然后扔给了楚怀德:

    “这里面可都是金子,你自己留一锭,剩下的就给他们了,让他们找个远离这里的地方,开个小店,也能养活自己,不要坐吃山空。”

    “知道了。”楚怀德心满意足地垫垫手里的金子。

    到了大牢以后,夏叶儿刚想往里走,就被守门的侍卫挡住了:

    “这里不能进去。”

    其中的一个侍卫说到。

    夏叶儿看看楚怀德:

    “不进去就不进去,你们啊,就在这里守着吧,哼。”

    说完就气呼呼的走到一边去了。

    “就在这里等等吗。”楚怀德看着夏叶儿这么气鼓鼓的,于是说道。

    夏叶儿看看那两个侍卫,没有说话,不一会,果然就有人抬着东西出来了,不过是用白色的布围起来了,但是很容易辨认,那就是两个成年人的身形。

    “看来已经好了。”楚怀德看着远去的抬着尸体的四个人说到。

    “你的人已经埋伏好了吗?”夏叶儿问道。

    楚怀德点点头:

    “好了刚才我已经看到他们的信号弹了。”

    “我怎么没有看到?”夏叶儿回想起来,自己没有看到烟花一类的东西。

    楚怀德笑笑:

    “你当时和侍卫打起来了。”

    一句话说的夏叶儿脸都红了。

    不管怎么说,只要是已经安排好了人手,这件事就好办了,夏叶儿问道:

    “我们先回去吧。”

    “回去收拾一下吧,今天晚上,我们就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明天他们就走水路,离开了。”楚怀德早就已经给小青他们安排好了多有的事情。

    夏叶儿点点头,两个人就回到青竹园,青竹园里面,春香秋月在那里等着,看见夏叶儿回来了,赶紧跑了过去:

    “姑娘,姑娘你可回来了。”

    “怎么了?”夏叶儿看着春香这么紧张,于是问道。

    春香看看秋月,秋月看看春香:

    “姑娘,刚才皇后宫里面派人过来找过姑娘,说是皇后娘娘不太舒服。”

    “不舒服?”夏叶儿有点不明白的看着楚怀德,楚怀德问道:

    “有没有说是那里不舒服?”

    “没有说,只是说了等到姑娘回来了,就和楚大人一起过去。”春香说到。

    “看来今天是没办法安安稳稳的了。”夏叶儿书我俺就转身向着皇后宫里走过去,楚怀德跟在后面。

    “皇后怎么会突然不舒服?”夏叶儿记得刚刚见过面,那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说不好就不好了。

    楚怀德摇摇头,女人之间的事情,女人都才不清楚,自己就更加的不清楚了:

    “去了就知道了,赶紧过去看看吧。”

    到了皇后宫里面的时候,夏叶儿才发现并不是皇后想要见自己,所以故意说谎的,应该是真的,外面站着的全都是太医宫女。

    “怎么回事?”夏叶儿朝着其中的一个宫女问道。

    宫女看见是细啊叶儿过来了,于是赶紧回答:

    “会叶儿姑娘的话,皇后娘娘不知道怎么了,刚才突然就头疼的厉害,到现在也不见好,太医门束手无策。”

    “什么?头疼?”好端端的怎么会头疼,夏叶儿更加不明白了。

    “太医何在。”楚怀德问道。

    这时候一个太医从人群之中站出来了:

    “臣太医院之首。”

    “我问你,皇后娘娘为什么会头疼?”楚怀德正这身子,看着太医问道。

    太医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来:

    “回楚大人的话,小的实在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病状,倒不像是病,像是中了蛊。”

    “什么?蛊毒?”夏叶儿很惊讶,皇宫里怎么会有人使用蛊毒。

    “啊,啊,啊,”里面传来了皇后惨烈的一声比一声大的叫声。

    夏叶儿惊了一下:

    “赶紧进去看看。”

    说完两个人就进去了,皇后现在还躺在床上,脸色非常的不好看,苍白,脸上已经流出了许多的细汗,看见细啊叶儿过来了,皇后想要说什么,但是没有力气。

    “皇后。”夏叶儿握住了皇后的手。

    皇后看着夏叶儿,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夏叶儿赶紧给皇后擦擦:

    “皇后这是干什么?刚才太医已经说过了,很快就能找到一致的方法了,不要担心,再忍忍,忍过这一阵就好了。”

    皇后知道夏叶儿这是在安慰自己,可是现在自己也只能是笑笑:

    “嗯。”看着皇后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夏叶儿想要给皇后盖盖被子,却发现了皇后脖子处的血管在隐隐跳动,而且有些发黑。

    夏叶儿惊了一下,可是好像也有人发现了这个事实,楚怀德也看见了,看见细啊叶儿的反应,楚怀德赶紧从后面扶了一把:

    “出来。”楚怀德在夏叶儿的耳边轻声的说到。

    夏叶儿于是给皇后改好了被子以后就出来了:

    “怎么了?”

    “你也看见了?”楚怀德问道。

    夏叶儿当然制动啊楚怀德在说什么,于是点点头:

    “看见了,太可怕了。”

    “不是可怕不可怕的问题,刚才那个太医说得对,就是蛊毒。”楚怀德说到。

    夏叶儿吓了一跳,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蛊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那怎么办?蛊毒能解开吗?”

    “揭开,就必须要下毒的人出来才可以。”楚怀德觉得这件事情自己也有点无能为力了。

    可是夏叶却十分的心疼:

    “不行,皇后现在还在受苦,必须给帮他解读,不然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这个女人,怎么就不会想到自己也十分的危险,若是自己一直在帮助皇后的话,说不定下一个人就是自己了。

    “你听到我说话了没有?”夏叶儿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