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快去快回。”夏叶儿说到。

    楚怀德于是赶紧回到了自己爹宫殿,大厅里面自己的暗卫也站在那里,下面跪着一个人,这个人自己当然认识,这不就是当初给自己说夏叶儿中毒跟湘贵妃有关的张公公吗?

    “哎呦,这不是张公公吗?今天怎么过来了?”楚怀德一进门就大声说道。

    张公公此时被五花大绑的跪在那里,看见楚怀德就好像是看见了自己的救星:

    “哎呦,楚大人,楚大人,赶紧救救我啊,你的暗卫,要杀了我。”

    “谁要杀了你,就算是他们想要杀了你,那也是我的意思。”楚怀德说完就坐到了代替你过得主位上。

    张公公一听这话,心里马上就没有底了,楚怀德这是要杀了自己吗:

    “楚大人,你说这话就实在是让小的很惶恐了。”

    “惶恐?张公公以前说的话才实在是让我很惶恐,叶儿姑娘中毒和湘贵妃有关,你到底是为什么过来骗我,你说。”楚怀德最后两个人声音很大,几乎怒吼,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平时出坏的可从开都没有这样。

    暗卫在一百年也惊呆了,自己家的少主,哪有为了一个女人会这样:

    “哎呀,楚大人,饶命啊,那些都是我自己编出来的,我就是为了让您给我点钱,我才会那么说的,其实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调查过,后来事情败露了,我就赶紧跑了,害怕会被您抓到。”

    楚怀德冷笑一声: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当是怎么回事,原来是为了钱?”楚怀德笑笑。

    张公公看着楚怀德的笑,心里面就更加的没有底了,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阴晴不定了,自己的昂出就不应该为了那一点钱去骗楚怀德。

    其实问题的关键倒也不是处在了张公公骗了楚怀德,而是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夏叶儿,可是张公公根本就不知道,只要是自己赶在夏叶儿的身上动手,那就是在拔楚怀德的逆鳞。

    楚怀德自然是很生气的:

    “张公公,恐怕你还是不知道我的手段。”

    “啊。”听到这句话,张公公吓得腿都要软下来了:

    “楚大人,楚大人饶命啊。”

    楚怀德却只当作是没有听见:

    “来人。”

    “是。”身边的暗卫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少主有何吩咐?”

    “带着张公公上天去享受一下。”楚怀德指指自己的头顶,少主的意思,自己当然是明白的,暗卫于是马上说道:

    “只是,属下的功夫不精湛,恐怕是抓不住张公公,稍有闪失。”

    “没关系,张公公胆子大得很,你尽管让她高兴就是了。”楚怀德笑着说道,自己的暗卫怎么会功夫不精湛,只不过是在告诉张公公,我可是随时都有可能把你扔下来,然后自己不用负责热的哦。

    张公公都要吓哭了,于是赶紧说道:

    “楚大人,楚大人饶命啊,我真的错了,楚大人。”

    “去。”楚怀德只当作是没有听见张公公的声音,对着自己的暗卫说懂啊。

    暗卫走到张公公面前,抓起张公公,用力一起,张公公整个人就一下子被提起来了,张公公以前哪里经受过这样的刺激,脚步感受不到大地,张公公马上就尖叫:

    “啊,啊。,楚大人,楚大人饶命啊。”

    “张公公你还是不要随便乱叫了,我们现在离地main已经很远了,楚大人听不见的。”暗卫说到。

    张公公现在都不敢睁开眼睛去看看下面的风景,只能听见呼呼的风声,可是太监终归是太监,张公公狠狠地抓住身边的暗卫:

    “求求你了,赶紧带我下去吧。”

    “不行,少主还没有发过来信号,我们就要这样一直飞。”暗卫说到。

    张公公一开始还挺害怕,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是被人抓着,整个人也不会掉下去,自己也就有了胆子,想要睁开眼睛看看。

    暗卫意识到了张公公现在感情的变化,于是冷笑一声,九子啊张公公鼓足勇气张开眼睛的时候,暗卫放开了手。

    张公公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就失去了依靠,整个人一直在往下坠落,没有人拽住自己,自己这是要死了吗?张公公吓得尿都飞了出来。

    “没出息的东西。”暗卫自己骂了一句,然后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就加快速度,一把拽住了张公公,然后稳稳的落地了。

    “哎呦,张公公,这是怎么了?”楚怀德看着张公公的裤子都已经湿了,就知道刚才肯定是出事情吓尿了。

    张公公此时已经吓得魂不守舍:

    “楚大人,楚大人。”

    说完以后就自己倒了下去,楚怀德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于是对着身边的人说到:

    “来一盆凉水,给我弄醒了。”

    “是。”暗卫说完就端来了一盆凉水,然后狠狠的泼到了张公公的身上,张公公本来是因为受到了惊吓,整个人都晕倒了,突然受到凉水的刺激,整个人一下子机灵了一下。

    “您醒过来了”楚怀德看见张公公已经醒过来了,于是挖苦道。

    张公公自然知道楚怀德的意思:

    “楚大人,楚大人,饶了我吧,求求您了。”

    一边说还一边磕头。

    楚怀德跟夏叶儿有一点很想,最讨厌别人在自己面前磕头求饶,为什么就不能硬气一点,自己还能跟着玩玩。

    “你说,究竟是怎么回是?”楚怀德现在已经没有玩乐的心思了,于是大声问道。

    张公公觉得现在的楚怀德就像是地狱修罗,自己不能招惹:

    “回楚大人的话,其实我根本几句什么都不知道,当时就是为了骗您一点钱财,才会那么说的,都是我自己乱说的。”

    一边说还一边磕头,楚怀德对张公公早就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要不是他的话,自己也就不会走那么多弯路。

    “楚大人,饶了我吧。”张公公一直在说这句话,楚怀德看看他这么没有出息的样子,也就只能摇摇头:

    “赶紧离开这里,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是,是,谢谢楚大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