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云,轻轻揭开夏叶儿的腰带,衣服一下子就宽松下来,夏叶儿感受到了即云的动作,整个人开始不断地反抗,但是肩膀真的好疼,夏叶儿周围的绒毯,已经成了血红色,但是即云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你放开我。”夏叶儿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嘴巴上面贴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夏叶儿张开眼睛,看见了一张俊俏的脸庞,夏叶儿一把推开即云。

    即云却并不在意,继续低下头吻着夏叶儿,夏叶儿整个人失去意识,彻底的昏睡了过去,看见昏睡过去的夏叶儿,即云停下了动作:

    “来人。”

    “是,王爷。”一个侍卫跑了进来

    即云起身:

    “传太医。”

    “是。”

    语气淡淡的,确实怎么都掩饰不住的担心,刚才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刺他那一剑的,即云看着夏叶儿的肩膀有点担心。

    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袖口上面已经站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但是自己毫不在意,低头一个,夏叶儿的手里面紧紧的握着自己别在腰际的息壤。

    还是被他拿去了,自己也就不再拿回来,或许他真的需要,自己曾经发誓,只要是关于即墨的事情,自己就绝对不会插手,但是没想到,今天为了一个这样的女孩子,自己竟然破例了,还是那么的彻底。

    太医进来的时候,看见躺在床上的夏叶儿,有看看,身上血迹星星点点的云王爷,还有地上满是血迹的剑,心里面想着,这云王爷真实荒唐,从前就听说放荡不羁,现在看来外面的传言一点也不为过。

    “看什么?还不赶紧看看姑娘的伤口。”即云问道。

    “是,是。”太医早就听说了云王爷暴戾恣睢,竟然手有些抖。

    太医走到夏叶儿身边,打开自己的药箱,给细啊叶儿处理伤口,应该是剑伤没错了,可是伤在肩膀上,就要脱掉夏叶儿的衣服,仙子啊这么多人,实在是不方便:

    “回禀王爷。”

    太医站起来对着即云行礼,即云皱眉头:

    “说,怎么了?”

    “这位姑娘的伤在肩膀上面,要向上药,就要脱去外衣,只不过王爷在这里,恐怕是不太方便。”

    “把药放在这里,你退下就好了。”即云看着眼前的太医,自己不方便在这里?

    太医睁大了眼睛:

    “这......”

    “没什么好惊讶地,照我说的做就是了。”即云不想让太医看见夏叶儿的身体。

    太医看看眼前的形式,看来自己是不能留在这里了,离开也好,总归是避免了许多的口舌之困:

    “这样的话,老臣就退下了。”

    “退下吧。”即云说到。

    太医离开以后,即云关上门,然后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夏叶,然后自己也坐上去,把夏叶儿扶到自己的身上,轻轻脱去了夏叶儿的外衣。

    自己的一剑真的是刺得不轻,即云看见夏叶儿的肩膀上面的肉已经翻出来了,即云拿起身边的药粉,一点一点的撒到夏叶儿的肩膀上面。

    虽然是在昏迷,但是还是能感受到肩膀的变化,夏叶儿受不了这种刺激,闭着眼睛皱了皱眉毛。

    即云笑笑:

    “若是你愿意在这里陪我,怎么会这样。”

    夏叶儿自然是听不见即云说话,即云笑笑,用纱布轻轻的给夏叶儿把伤口包扎好,这种事情自己以前就会做了。

    那个时候父皇还没有离开人间,总是喜欢带着自己去打猎,即云是那个时候最受宠的皇子,为了能够继承皇位,即云每天都在苦苦联系兵家之法。

    有的时候带兵打仗,冲锋陷阵,自己受过大大小小无数的伤口,都是自己这么处理的,有一次,自己带兵冲上沙场,那一战真的是鲜血淋漓,股肉横飞,已经记不得自己杀掉了多少人,不记得自己中了多少箭。

    一直到看见敌军亮起了白棋,即云知道自己赢了,然后就没有了知觉,等到在此才醒过来的时候,父皇在自己身边,父皇看起来一下子老了十岁。

    后来自己才知道,那一战,自己中箭有八只,性命垂危,一直昏睡了两天一夜,皇上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自己马上就赶过来了,一只守在身边。

    那个时候,即云觉得自己拥有世间的一切东西,可是后来,父皇战死,留下的遗照,竟然是要即墨登基继承皇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自己整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不是自己,自己为这个国家付出了那么多,可是到头来得到的是什么?就是抛弃,就在这时,即墨的做法让自己更加崩溃:

    “传朕旨意,三皇子,册封为云王爷,非诏不得入宫。”

    非诏不得入宫?真是讽刺,原本那是自己的家,可是现在自己回去,竟然还要即墨的一纸诏书?

    原本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纵然是失去了天下,也就算了,自己曾经以为手足情深的兄弟,现在竟然也要这样的对待自己。、

    从那个时候开始,即云就在心里面默默地发誓,日后只要是关于即墨的一切东西,不管好坏,若是要求自己帮忙,一概不再理会。

    可是今天,就是因为这样的一个不知名字的姑娘,自己竟然就放弃了自己当初的发的是誓,自己也是心甘情愿。

    给夏叶儿包扎号以后,即云轻轻的抚摸着夏叶儿裸露的皮肤,雪一样的肌肤就这样的展露在自己面前,即云开始心跳加速。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即云赶紧给夏叶儿穿上了衣服,然后轻轻的把夏叶儿放到了枕头上面,拿起夏叶儿手中的息壤:

    “来人。”

    “在。”还是刚才的侍卫。

    侍卫看见云王爷半坐在床上,床上还躺着一个夏叶儿,自己就没敢往前靠近,即云看着侍卫:

    “把这个东西,找可靠的人送进皇宫,就说是给皇后娘娘的。”

    即云说完就把自己手中的个玉瓶葫芦扔了下去,侍卫接过息壤:

    “属下遵命。”

    说完就退下去了,这总算是了结了你的一番心事吧,即云自己想着,自己对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心思,第一次见到自己就控制不住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