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完,楚怀德就挥挥手示意自己的人暂时留在这里,下面的暗卫中,天也在里面,天是暗卫的首领,自然是明白楚怀德的意思的,若是有什么意外,关键时候,还是要杀进去。

    走进即云的王府,楚怀德没有太多的心情去看看周围的建筑,只是一直跟着即云的人走,即云走在楚怀德的旁边:

    “楚兄,近来为什么会来到我齐国游玩啊?”

    楚怀德笑笑:

    “倒不是过来游玩的,只不过我这次是作为使臣过来的额,本来是带着我的妻子过来的,可是,这件事情一会再说吧。”

    妻子?即云心里面更加的确定,楚怀德这一次就是为了夏叶儿过来的,难道说夏叶儿是楚怀德的妻子?这怎么可能。

    “既然楚兄现在不想说,就一会坐下了,泡壶茶,我们一起聊聊。”即云表现出一副老友依旧的样子,让楚怀德倒是有些吃惊。

    来到即云府里面的大厅,即云和楚怀德分坐在两边,即云吩咐自己的下人:

    “去煮壶茶,我要和楚兄好好聊聊。”

    “是。”下人说完就去准备了。

    即云的视线再次回到楚怀德身上:

    “楚兄,这次到访我云王府,究竟是所为何事?”

    楚怀德看看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自己也就不用在隐藏什么了:

    “今天到这里来,是因为我的妻子,夏叶儿过来的。”

    “夏叶儿?”即云装作自己不知道的样子,想听听楚怀德还要说什么。

    楚怀德早就才想到即云会装作不知道,会不认账,自己也不生气:

    “我的妻子,夏叶儿因为上一次来岛云王府想要借云王爷的息壤用一用,可是今天的时候,王爷府里面的人只是把息壤送过来的,我却没有看见我的妻子,特地过来问问。”

    原来真是这样的,即云笑笑:

    “原来你说的是,那位姑娘,确实是在我的府里面。”

    楚怀德这是给了即云一个台阶下来,于是说到:

    “既然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请云王爷把我的妻子还给我吧,我带她回家。”

    只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已经让即云吃够了可醋,带她回家,回家,会什么家,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了是吗?

    “不过。”即云微微一笑,然后继续说到:

    “这位姑娘,是我府上面的贵客,可不是你们想要带走就能带走的,他还要在我这里再住上几天,你还是回去吧。”

    楚怀德心里面一沉,这个即云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爷,这样的话,传出去,有些不好吧,我楚某的妻子,就这样在云王府住了整整一个晚上,我过来接回家,竟然还不肯回家,王爷是不是有损男人的气度了。”

    即云觉得这句话十分的可笑,自己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所谓的气度,在很久以前,自己就不要什么气度了,西安在好不容易遇见自己喜欢的人,自然是不会放手了。

    楚怀德这次来就是为了把夏叶儿接回家,可是现在即云更加阻拦,事情一下就难办了很多,最然自己带了很多人过来,但是最好的方式还是不要动武力。

    这里陌上早就说过了,自己的暗卫都进不来,那就一定是埋伏机关重重,夏叶儿还在他的手里,不能动用武力。

    “楚大人,既然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那就还是赶紧离开吧,我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即云仙子啊已经下了逐客令了。

    楚怀德笑笑,现在自己能怎么办,只能是死皮赖脸了:

    “早就听说王爷闲的很,可是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多事情,王爷现在就对我下逐客令,是不是有点不礼貌啊,我可是早就听说王爷是彬彬有礼,今日一见。”

    楚怀德想要用激将法,可是即云好像并不买账:

    “楚大人说笑了,闲人也是有自己的事情的。”

    楚怀德听了这话,笑笑:

    “这样的话,就请王爷,带着楚某到处去看看吧,早就听说云王府很多好玩的东西。”

    这是要跟自己打持续站了吗?即云心里面笑笑:

    “好啊,只要是楚大人喜欢,那就随即云到处去看看吧。”

    “可是王爷不是还有自己的事情?”楚怀德问道。

    即云笑笑:

    “楚大人不是都说了,我是个闲人。”

    楚怀德其实并不是为了和即云看看云王府究竟有什么好玩的,主要还是为了搞清楚云王府都的结构,说不定就能知道夏叶儿究竟在哪里。

    到了这个时候,即云也就不好在推辞了,于是带着楚怀德走出了大厅,王后面走去:

    “楚兄,这是我的书房。”

    两个人来到了一所竹子构建的建筑前面,即云想楚怀德解释道,楚怀德点点头,随意的称赞一下,来到别人的府里面,自己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吧。

    “这是我的偏殿。”即云看着眼前的一座宫殿说到,楚怀德看看眼前的宫殿,果然是皇亲国戚,奢侈:

    “果然是华丽一场啊。”

    “楚兄过奖了,楚雄市姜国王爷,府邸自然是比我的好多了。”

    即云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身后,“砰”的一声,然后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哎呀,好痛啊。”

    这个声音是,楚怀德迅速的转过了头,转过身子的那一刻,一个熟悉的身影,终于见到面了,也不往自己来的这一趟:

    “你怎么回事?”

    即云一转身就看见了夏叶儿从地上爬起来,于是赶紧走过去,扶起来,夏叶儿拍拍自己屁股上面的土:

    “没事。”

    “叶儿。”看见两个人这个亲密的动作,楚怀德有些不高兴。

    夏叶儿其实早就看见楚怀德了,要是为了能让他看见自己,自己也就不用从那么高的屋顶上面摔住下来了:

    “楚怀德,你怎么现在才来接我回家?”

    果然是夫妻,夏叶儿也已经这么说了,即云心里面酸酸的,楚怀德走遇到即云的身边:

    “看到我的妻子在这里我就放心了,感谢王爷的照料了,也让今天就要跟我回去了。”

    即云眼神变得扑朔迷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