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陌上带着夏叶儿来到了皇后宫殿里的偏殿,若是别人的话,楚怀德自然是不愿意,可是那个人是陌上,自己自然也就放心了。

    但是陌上和夏叶儿已经离开了,自己也就不好再次留在这里了,楚怀德也就告辞了,楚怀德自己守护在偏殿的外面。

    陌上给夏叶儿剪开衣服的肩膀位置,夏叶儿的伤口就露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陌上没想到夏叶儿回收这么严重的伤口。

    夏叶儿咬紧牙关:

    “没关系,只不过是进去的时候,剑伤,你赶紧上药。”

    看着夏叶儿不想说,自己也就不问了,抹上给夏叶儿上了药,这是自己制作的药物,药性很烈,但是愈合的效果很好,不会留下疤痕:

    “你忍住了,知道吗?”

    “知道,你赶紧上药吧。”夏叶儿知道陌上的药的厉害,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就在陌上把药洒在自己咋肩膀上的那一刻,夏叶儿知道自己实在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那种疼痛,不是可以忍受的痛苦,就好像是无数铁砧站在自己的身上:

    “你要是忍不住,就叫出来把。”

    自己制作的药物,自己自然是知道药性的厉害,夏叶儿现在身上已经出汗了:

    “啊,啊。”

    外面的楚怀德听到夏叶儿的声音,自己的心也揪了起来,这都是即云的错,给予,总有一天,这些东西,你都要一一还回来。

    陌上看见,药物倒在夏叶儿的肩膀上,马上就化成了泡沫,这代表,夏叶儿的伤口感染了,看来没有很好的护理:

    “你忍住了,一会就好了。”

    陌上安慰着夏叶儿,可是夏叶儿现在已经不能思考了,她背对着陌上,只能听见陌上在说话,却不知道陌上说了什么,只能点头:

    “忍住了。”

    陌上现在除了安慰,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夏叶儿现在心里面恨透了即云,都是那个即云给了自己的一剑,自己真的是记住了。

    楚怀德突然听不见里面的声音了,心里面更加担心,不会是受不住,晕倒了吧,楚怀德马上推门跑了进去,却看见夏叶儿坐在那里:

    “怎么回事?”楚怀德问道。

    “没事,药性太过于强烈,一会就好了。”陌上看看紧张的楚怀德。

    这两个人总是这样,明明是互相牵挂,却总是装作胡不在意,就是告诉彼此,真心相爱,就真的那么难吗?

    陌上低下头,夏叶儿身上的药已经差不多了:

    “一会,你就在这里好好的看着她吧。”

    楚怀德没有说话,但是陌上知道楚怀德肯定是同意的,毕竟这是他的爱人,:

    “楚怀德,叶儿是什么个性,你最清楚不过了,我知道,你也很想好好照顾她,你们之间经历了很多,或许我没有资格在这里跟你说这样的话,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不要辜负她,相爱的人就要在一起,若是你还是没有想好,那我,就带走她。”

    楚怀德身体一惊,没有想到陌上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但是楚怀德觉得陌上的话说得也对,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做些什么了,难道叶儿一直都感受不到自己的爱吗?

    陌上看着楚怀德没有说话,自己也就不再说了,起身走了出去,陌上出去以后,楚怀德回过神,走到床边,看着夏叶儿身上的药已经吸收完了,于是给夏叶儿披上一件衣服:

    “叶儿,究竟我要怎么做,你才知道我爱你,为什么在你这里,我总是得不到回应,为什么,到底是怎么了,这些话,只有在你昏迷的时候,我才能告诉你,我是不是很懦弱,可是我真的很爱你。”

    楚怀德说这,自己的眼睛就已经湿润了,抱着夏叶儿,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自己的怀里面,身上痛疼的感觉渐渐消失了,夏叶儿慢慢的走了知觉,好像自己在被谁抱着。

    难道自己又回到云王府了吗,不对呀,楚怀德不是把自己接回家了吗,楚怀德,楚怀德,我好想你啊,你知道吗,在云王府的那几天,我真的好想你啊。

    朦胧中,夏叶儿还是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自己不是看见皇后已经好了吗,自己在皇宫里面,难道即云又过来了,怎么回事,谁在抱着自己,总不会是楚怀德吧。

    楚怀德,曾经自己幻想了多少次的怀抱,可是一次,一次都没有过,他从来不会把自己揽进怀抱里,夏叶儿心有些隐隐作痛,可是自己真的好想念楚怀德,这个楚怀德应该是不喜欢自己的吧。

    楚怀德感受到了夏叶儿的变化,是不是要醒过来了,赶紧擦擦自己的眼睛:

    “叶儿,叶儿。”

    夏叶儿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仔细听听,真的像是楚怀德的声音,自己不会都出现幻觉了吧,怎么又是和当时自己中毒了一样,想起来了,自己身上受伤了,陌上的药真疼。

    “你赶紧醒过来,赶紧啊,你醒醒啊。”那个人的声音还在继续,真的是楚怀德的声音,夏叶儿否决了自己出现幻听的可能性,也就是说,这个家伙现在抱着自己。

    夏叶儿睁开眼,这次,没有当时中毒的时候那么艰难,迷迷糊糊的,夏叶儿看见的人真的是楚怀德:

    “楚怀德。”

    努力的叫出这个名字,夏叶儿觉得自己是喉咙就像是一下子干掉了,其实就是这样的,像是砂纸艰难的摩擦着玻璃,这样的声音,自己都不能接受:

    “我的嗓子。”

    楚怀德看见已经醒过来的夏叶儿,嗓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不会是干的吧:

    “可能是刚才药性实在是凶猛,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弄点水,你喝下去,应该好一点”

    楚怀德说完就赶紧去给夏叶儿倒茶水,夏叶儿看着楚怀德娴熟的动作,很幸运,自己醒过来以后,看见的人果然是楚怀德,忍受住嗓子强烈的不舒服,夏叶儿努力的笑了:

    “赶紧喝下去。”这个时候,楚怀德已经过来了,手里面还端了茶水,夏叶儿一把夺过速,然后迅速的喝了下去,嗓子就像是一股清泉流过,夏叶儿觉得自己一下恢复了生机。

    “好点了吗?”楚怀德看着夏叶儿这么着急的喝水,于是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