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云,你生在帝王家,自然是不知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可能你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我就给你翻译一下,不是每个人生下来都可以成为王侯将相,王侯将相,也就是你们和这种人只不过是命运好一点,生在了帝王家,所以才会成为王侯将相,并不是因为你的才华能力,。你懂了吗?”

    即云听完夏叶儿的话,自己的脸上直接就挂不住了,以前那里有人敢这样说自己:

    “你竟然胆敢这么说我,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只蝼蚁,我随时都可以要了你的命,你好大的胆子,夏叶儿。”

    夏叶儿听了即云的话更加的想要笑出声音,这个男人真的是有一种皇家贵族的优越感:

    “你可以杀了我啊,你现在就杀了我,你来呀,只要是现在你把你手里的剑再次刺向我,我绝对不会反抗,你来啊。”

    夏叶儿想起来即云做过的事情,心里面就恨,自己身上的伤口是因为他,皇后现在慢性中毒也是因为他,皇后现在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孩子,他怎么能这样:

    “即云,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原先以为你是一个好人,可是皇后是你的皇嫂,你怎么能下此狠手,她肚子里的,是你的侄子,你也能够不管他们的死活。”

    即云冷笑一声:

    “对于即墨一家人,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你若是知道了即墨以前对我做过的事情,自然就不会像是现在这么认为了。”

    “新仇旧怨,不管怎样,皇后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你不可以把你的怨气洒在他们身上。”不管怎么说,夏叶儿还是很抵触这种做法。

    即云背过身子去,好象过去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都是最不愿意提起看来得事情:

    “无辜的,我念及他们是无辜的,他们可曾顾念过我,我是不是无辜的,若是有一天,我的天下,必定像他对待我一样对待他。”

    “你要夺天下?你知不知道,现在百姓安居乐业,是你的祖祖辈辈花了多少时间,才换来的结果,可是你竟然要毁掉?一旦发起战争,就是血流成河,残骑裂甲,铺红天涯。”夏叶儿越说眼睛就已经红起来了。

    即云看着夏叶儿,冷笑一声:

    “若真是那样,我也认了,只要是能够夺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什么我都认了,里来改朝换代,那里没有经历过血腥,死几个人呢怕什么?”

    夏叶儿没有想到,原来即云是这么想的,心里面一瞬间有点接受不了:

    “我原本以为,我能够把你原先所有的你的戾气都去除,可是,现在我发现,根本就不是你的戾气,死你本来就是自己心狠手辣,不择手段。”

    夏叶儿不再想去看即云,但是想到有件事情,必须要自己亲自办,于是说道:

    “这是我写的书信,你送去给楚怀德他们吧,我跟他说,我在这里住几天,然后就会回去的,希望你也能遵守你的承诺,给皇后解药。”

    “你放心,我当然是会遵守承诺的,你也是,乖乖在我这里住上一个月,到时候,我自然会把解药送到。”即云说完就接过了夏叶儿手里面的书信,转身离开了。

    现在夏叶儿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树叶已经落下了,心里main不免的也开始伤感。

    吃过早饭以后,楚怀德本来是打算去青竹园的,可是就在自己要出去的时候,突然自己的人就过来报信了:

    “报告,楚大人,外面有人求见。”

    “谁?”楚怀德不知道现在还会有谁过来拜访自己。

    “是云王府的人。”

    楚怀德还在纳闷,云王府的人,为什么无缘无故云王府的人还会过来,隐隐约约中,楚怀德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

    “让他们进来吧。”

    楚怀德说完就自己坐到了主位上面,等着云王府的人进来,进来的人是一个太监摸样的人,手里面拿着一封书信:

    “参见楚大人。”

    “赶紧起来吧。”楚怀德听声音,觉得这应该就是一个太监,声音很细。

    “不知道,云王府的人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楚怀德看着下面的人问道。

    下面的太监抬起头,看着楚怀德:

    “回楚大人的话,今天小的过来,是奉命过来送信的。”

    :“什么信?”楚怀德早就看见了他的手上有一封信。

    太监将自己手上的信递过去,楚怀德身边的太监马上就接过来,然后送到了楚怀德的手里面,楚怀德打开信封:

    “楚大人,这是夏叶儿姑娘写的一封信,说是要给您的,小的就给您送过来了。”

    太监说完就继续低头等着楚怀德让自己回去,楚怀德看着手上的心:

    “我在云王府暂住几日,不用牵挂,一切都好,夫君保重。”

    夏叶儿现在在云王府i,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夏叶儿在信里面叫自己是夫君,楚怀德心里渐渐放宽了,或许现在还不是去要人的时候,叶儿现在在云王府,肯定是因为什么自己不得已的理由,若是自己现在过去,恐怕事情会一下子变得很糟糕。

    楚怀德看看下面的人:

    “你回去吧,告诉你们家云王爷,好生招待我家夫人,等到我这边的事情完了,一定过去好好拜访。”

    “是。”下面的人说完就离开了。

    虽然嘴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自己心里面还是很担心,夏叶儿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到云王府的,这个即云又对自己的叶儿做了什么事情。

    这封信肯定是即云看过了吧,叶儿知道即云肯定会看所以才会叫自己夫君,一方面是为了警告即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告诉自己,在那边很平安不用担心。

    楚怀德坐在椅子上,本来想起青竹园的脚步也停止了,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前方,不知道该干什么。

    夏叶儿想着自己也不能抑制在屋子里闷这,于是想着,想要出去透透气,远的地方自己肯定是去不了了,在这王府里面,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