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云为了照顾夏叶儿的日常起居,给夏叶儿安排了几个丫鬟,其中一个叫做小红,小红,夏叶儿第一个就是想起了在月指过的时候,自己认识的小红,不知大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姑娘。”小红叫了夏叶儿一句。

    夏叶儿正在想着月氏国的人,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于是转过头:

    “啊,对不起,我刚才是不是出神了。”夏叶儿问道。

    小红点点头:

    “对呀,姑娘,今天是不是想要出去透透气。”

    夏叶儿想着刚才的时候,已经说过自己要去透透气了,于是点点头:

    “对呀,你要陪我出去看看吗?”

    “奴婢配陪姑娘出去走走吧,也带着姑娘到处去看看。”小红笑着说道。

    “好呀。”夏叶儿起身就走了出去,虽然是即云派来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叶儿对小红没有太多的排斥。

    可能是因为在月氏国的时候,自己就对小红有一定的好感,来到齐国,尤其是在这个地方,自己遇见一个也叫小红的人,自己也会有种熟悉感吧。

    “这是哪里?”夏叶儿指指自己眼前的一座竹子够早的建筑说到。

    小红看看夏叶儿指的地方:

    “姑娘,这是咱们王爷的书房。”

    看起来果然还是有一点书房的感觉,夏叶儿笑笑:

    “去别的地方吧。”

    “姑娘,王爷过来了。”夏叶儿刚要离开,小红说到。

    夏叶儿听到高小红的话,然后转过身,就看见了即云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什么时候来的。”

    即云看着夏叶儿:

    “我就没离开过,你们先下去吧,我陪姑娘走走。”

    “是。”小红和另外一个丫鬟推下了。

    夏叶儿看着自己身边的人都已经推下了,自己看着即云:

    “你干什么?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了。”

    “倒没有什么太过于重要的事情,东西已经给你送过去了,你以后还是不要穿着自己的衣服在这里晃来晃去,我叫人给你做了很多衣服,以后就穿着吧。”

    即云看着夏叶儿身上这一身的紧身的短小衣服说到,夏叶儿确实穿着这样的衣服看起来十分的精神,但是自己还是喜欢夏叶儿能够像个女人一点。

    夏叶儿虽然还是不喜欢那种拖地的长裙,但是想到,自己住在被人的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知道了,我会穿上的。”

    即云知道夏叶儿现在是心不甘情不愿,可是自己还是不愿意让细啊叶儿离开这里,自己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内心。

    楚怀德这边,没什么太大的波澜,毕竟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而且夏叶儿也告诉自己没有什么事情的,自己信里面虽然放不下,但是只能让暗卫去暗中保护夏叶儿,只不过百般无聊的时候,即墨竟然出现了:

    “你怎么自己在这里,不去也而那里看看?”

    即墨自己坐在椅子上,一点也不把自己当作是外人,也对,这皇宫都是人家的,为什么要把自己当作是外人,楚怀德坐下来:

    “叶儿不在皇宫里了。”

    “什么?”即墨听了这话,自然是震惊的,一开始的时候,是陌上自己不辞而别,怎么现在夏叶儿也学会了不辞而别。

    “叶儿走了?为什么没有打个招呼,我们都不知道,皇后娘娘也不知道。”即墨看着楚怀德说到。

    楚怀德冷笑一声,若不是因为他们皇家的人,叶儿怎么回无缘无故消失:

    “不是也而自己走了,是有人带走了叶儿。”

    即墨现在心里更加的纳闷了,是谁尽然敢敢再自己的皇宫里,随便的就带走自己的贵客:

    “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档案私自带走我的贵客?”

    即墨也很生气,这就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可是究竟会是谁,不会是......即墨的信里面也在打鼓,可是转念一想不可能阿。

    楚怀德看着即墨的表情,心里面冷冷的发笑,其实自己并不是很很喜欢即墨,总感觉即墨身上有一种自我的优越感,总是时时刻刻的想要维护自己是皇上的尊严,但是遮掩的个人往往有时候不会被别人推崇,甚至有的时候,为了维护自己的皇位,会伤及到兄弟之间的感情,但是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即墨应该是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楚怀德知道现在自己必须要说出关于即云的事情了:

    “皇上,看来我是有必要跟你说一下了,本来是你们自己的家事,我不愿意掺和,可是现在,已经关系到我的妻子,我就不得不说了。”

    即墨听到楚怀德说,原来是自己的家事,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二分的猜想,只不过这件事情,自己还是要哈好处理,毕竟关系到两国邦交。

    楚怀德知道这个时候的即墨是不会袒护自己家的人的,毕竟即墨和即云是同胞兄弟,曾经因为皇位之事纠纷过,所以现在即墨肯定是恨不得将即云找个罪名处死。

    “当初皇后娘娘中了蛊毒,需要熙攘来解毒,可是息壤举国上下就只有即云云王爷那里才有,如果没有熙攘,皇后就要用肚子里面的孩子来杀死蛊虫,可是皇后不愿意伤害自己的孩子,所以选择自己去死,但是夏叶儿知道熙攘可以救皇后保全孩子,就打听了息壤的下落。”

    “知道了息壤治由云王爷才油以后,一开始我们很开心,好歹这是他的皇嫂,是她的亲侄子,怎么着,也应该念及情分,可是并不是这样的,这位王爷好像和皇上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不愿意外借,夏叶儿没有办法,就只好,自己化装成巫女混进去,偷取王爷的息壤。”

    “可是谁知道,夏叶儿投到了息壤,但是却被即云扣下了,即云不愿意让夏叶儿离开,但是却派人送来了熙攘,治好了皇后,抱住了孩子,我自然是不会让我的妻子继续住在云王府的,所以就去接人,叶儿也跟着我回来了。”

    楚怀德说完以后看着即墨的脸,即墨的脸色一变,笑着说道:

    “既然上一次能够接出来,为什么这一次不接出来,难道是叶儿自己不想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