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怀德看着即墨脸上的笑容,心里面却十分的厌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即墨就是没有太多的好感:

    “皇上,你是皇上,贵为天子,就应该说天子应该说的话,有些话,实在不是不能够登上大雅之堂,希望你还是要收敛一点。”

    即墨的话楚怀德很不喜欢,好像自己的妻子,就是在云王府乐不思蜀了一样,叶儿不是那样水性杨花的女人,自己也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他。

    即墨可能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语有点问题:

    “刚才说话有失礼的地方,多有得罪,还希望王爷能够多多包涵,只不过这件事情,关系到皇族的人,实在是不好办,你想要我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楚怀德的心里就更加的给即墨减分了,很明显,他不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只不过是不愿意帮自己,可是这件事情本来也不是自己过来求他的,所以有些事情还是要他知道的:

    “皇上,举国上下都是知道的,皇后娘娘与你是伉俪情深,这一次的事情,如果不是夏叶儿冒死相救,皇后娘娘和孩子定然是不会两个人都好好的,于情,下叶儿不仅是你,也是你们整个齐国的恩人。”

    即墨不是一个昏君,但是即墨和楚怀德好像天生就是不能够并存的:

    “这只不过是你自己说的,于情,于理又是怎么样的?”

    听即墨的意思,是不说出来就不会救夏叶儿,可是自己怎么能忍受看着夏叶儿在云王府里面:

    “皇上想过没有,为什么叶儿会去云王府,自然不是自己愿意的,有人绑架了叶儿,可是今天早上的时候,叶儿给我写了一点封信,说是要在哪里暂住几日,这肯定不是也而自己的意思,可是为什么叶儿说是要在哪里住几天?”

    “肯定还是有什么东西牵绊住了叶儿,比如说某个人的生命,看看这几天,谁的身体最虚弱,云王府的东西?谁最有可能是那个生命受到威胁的人,皇上还不知道吗?”

    楚怀德的意思很明显,皇后娘娘吃过云王府的息壤,自然史最有可能会被下毒的哪一个,楚怀德心里很明白,对付着一种在自己面前耍无赖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他爱的人的生命作为要挟,这样的话,不管做什么,即墨都要好好想想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你都说了,叶儿留在那里是为了谁的生命,那我为什么还要他回来,叶儿在哪里,那个人的生命就看可以延续,若是离开了,谁也不知道会怎样。”

    即墨不是不想救出叶儿,只不过是一只暗中较劲,一直憋着一口气,自己一定要听到楚怀德跟自己服软,可是楚怀德也不买账:

    “自然,你说的都对,只不过有一点你想错了,我为什么会告诉你这些东西,难道是要求你救救叶儿吗?自然不是,我是姜国的王爷。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遵从叶儿的意思,叶儿不愿意让我去救他,我就不去,若是要去,我自然是有这个能力的。”

    “告诉你,就是为了让你知道,皇后现在生命垂危,刚刚沉浸在自己就要做父亲了得喜悦之中,现在就要走进失去爱人和孩子的痛苦之中,我真是可怜你,同情你。”

    楚怀德说完就耸耸肩膀,:

    “听说云王府里面的景色不错,叶儿愿意在里面玩耍,就玩几天,上一次我是怎么接他出来的,这一次一样可以,即墨,这一点你忘记了吧。”

    即墨听了楚怀德的话,心里面隐隐的愤怒,这个楚怀德从来都不会跟自己服软,比自己优秀,现在又来跟自己说这些话: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叶儿姑娘在哪里好好的玩几天吧,皇宫里面想必也是玩腻了。”

    即墨说话的时候都是在笑的,楚怀德这个个人真的是虚伪,明明担心自己的皇后,自己的孩子担心的要死,却还是不愿意露出自己最真的感觉:

    “你这么想自然是最好了,等到他什么时候想要回来了,我亲自去接,至于皇后娘娘那边,皇上还是赶紧去看看吧,有什么办法都使出来。”

    楚怀德向来是最会抓住别人的弱点的,看着即墨现在犹豫不决的表情,楚怀德知道,自己一定是要成功了:

    “皇上,你还在这里,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即墨回过神来,看着楚怀德,这个楚怀德真是不简单,即墨嘴角微微上扬:

    “没什么别的事情了,只不过是想要听听楚大人对这件事是一个什么样的意见?既然楚大人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自然也就没有不帮忙的道理。”

    楚怀德知道皇后娘娘的生命威胁肯定是有效的,但是现在自己就是不买账,楚怀德站起来,冲着即墨摇摇手:

    “不不不,皇上这是哪里的话,谈不上帮忙的,我不是说过,叶儿想要回来,我自然是回去接回来的。”

    即墨笑笑:

    “这样的话,那我也就不勉强了,万是你们自己有打算,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去皇后娘娘那里看看。”

    “皇上慢走。”楚怀德也不留客人,自己笑着说道。

    原本是想给楚怀德找不痛快的,没想到却被楚怀德找了一身的不痛快,即墨现在是怒气冲天,但是想起来刚才的时候楚怀德跟自己说的话,还是先去看看皇后那边吧,即墨看看身后楚怀德的宫殿,然后就大步流星的走向了皇后的宫殿。

    楚怀德笑笑,就这样还想跟自己斗,有点不自量力了吧,楚怀德第一次觉得,一个君王被自己说成这样,自己的心里面十分的开心。

    即墨走进皇后宫里的时候,皇后正自己坐在床上,手里面拿着针线,还有一方红色的布,,看起来是在绣什么东西,即墨嘴角上不觉得就露出了笑容:

    “皇后这是在干什么?”

    皇后听见了皇上的声音,于是抬起头,笑着说道:

    “皇上怎么来了?”

    即墨做到皇后身边:

    “朕过来看看你啊,你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怎么现在就这么地劳累,这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