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后心里面惊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难怪前几天紫妃会突然过来找自己,难怪会说出那么尖酸刻薄的话,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夫君竟然会是这么的狠毒。

    可是这是自己真心爱着的人,皇后的眼睛都已经湿润了,即墨原本是要让皇后安心的,可是现在看见皇后这个样子,自己心里面也慌了:

    “你怎么了?”

    “皇上,臣妾求求你了,停手吧,那些妃子,都是无辜的,以后不管是谁给皇上生下来皇子,只要是德才兼备,都可以继承皇位,皇上不要因为臣妾,耽误了百年大业。”

    皇后哭着说到,即墨听了皇后的话,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几年,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孩子,可是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江山,为了皇后:

    “皇后,以后,你就会明白朕的用心的。”

    即墨说完就抱住了皇后,皇后的眼泪一滴滴的递到了即墨的身上。

    夏叶儿想着是在是无聊,可是自己实在是不愿意再次见到即云了,自己竟然还能够和这么心狠手辣的人生活在一起,真是自己都佩服自己。

    “姑娘,月侧妃过来了。”就在自己出神地时候,小红过来禀告了。

    夏叶儿回过神来:

    “什么人,月侧妃?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即云还有什么侧妃?”

    小红在夏叶儿的耳边轻轻说懂啊:

    “回姑娘的话,这个月侧妃来历可不一般啊,他原本是青楼里面的女子,可是后来和王爷认识以后,有人算命说,云月本来就是一体的,是不可以分开的,若是分开了就一定会遭到天谴,王爷就娶了她,可是因为他的身份,只能做个侧妃,王府里面的妃子们跟他关系不好的多了去了。”

    小红的话给了夏叶儿很多信息,首先,即云是一个逛过青楼的人,然后,即云竟然有自己的侧妃,而且不止一个,不然的话,为什么会说,王府里其他的侧妃?

    夏叶儿点点头,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住进王府里了,而且还得到了即云的特殊照顾,自然是会引来很多的疑问,这个月侧妃看来是来者不善啊,但是既然已经来了,来的就是客人,加上自己实在是太无聊了,过来陪自己解解烦闷倒也未尝不可:

    “赶紧宣进来,别让人家在外面等着。”

    “是。”小红不知道夏叶是怎么想的,明明是知道来者不善,可是非要渐渐人家,小红摇摇头,然后褪下了。

    夏叶儿自己端庄的坐在正殿的主位上面,等着这个月侧妃过来,不一会,一群丫鬟拥簇着一个锦衣女子走了进来,女子身穿月白色的丝绸制作的衣服,暗花绲边,淡蓝色的花枝缠绕在身上,头上簪了几只金色的凤凰,看起来十分的华丽:

    “那位是夏叶儿啊。”

    可是一开口说话,听语气就是配不上这副面孔,夏叶儿也不去理会,反正自己就是在这里,自己不理会,一会他肯定会觉得尴尬。

    “是谁啊?”月侧妃见到夏叶儿还是不回答自己的话,觉得额有些尴尬,但是自己不能缺少了自己作为王妃的威严,于是看着自己的丫鬟:

    “小平,你说那个是夏叶儿啊。”

    那个被月侧妃叫做是小平的丫鬟笑着说到:

    “会月妃娘娘的话,奴婢刚才看了一周,觉得只有坐在那里的那个女的,像是夏叶儿。”

    月侧妃笑笑:

    “为什么啊?”

    小平轻轻的掩住自己的嘴巴:

    “月妃娘娘,你看看这周围那还有什么人是他这样的没有礼节,看起来像是一个农村来的大老粗。”

    小瓶的话引得月侧妃哈哈大笑:

    “原来是这样啊,那想必这位就是夏叶儿姑娘了。”月侧妃走到夏叶儿身边说到。

    s夏叶儿看看自己的身边,然后对着小红说到:

    “小红,什么声音,谁在说话啊。”

    “姑娘。”小红看看自己眼前的月侧妃,担心夏叶儿会受到伤害,于是赶紧提醒道:

    “姑娘,是月妃娘娘再说话。”

    “月妃娘娘?那个月妃娘娘,哦,我知道了,就是那个因为自己是青楼出身的,所以只能当侧妃的,然后整天发牢骚,像是一个怨妇一样的月侧妃?”

    夏叶儿说到侧妃两个字的时候,还加重了自己爹声音,生怕在场的人听不到,元月的脸一下子就挂不住了:

    “夏叶儿,你说什么?”

    “哎呀,月侧妃,原来你在这里。”夏叶儿假装出来自己是刚才看到月侧妃的样子,元月的脸都要绿了,什么叫做自己是青楼出身的,所以当不了正房,这是自己最大的痛苦,可是现在竟然被夏叶儿说了出来。

    在这个王府里,所有的人都害怕自己,为了避讳自己的身份,都会叫自己是月妃娘娘,可是这个夏叶,竟然这么的不懂规矩,直接这么叫自己。

    “夏叶,看来你真的是一个乡野村姑。”晕侧妃脸蛋要纠结到一起了。

    夏叶儿站起来也毫不示弱:

    “月侧妃。你就是一个青楼妓女。”

    “你说什么?你不要命了?”月侧妃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从来都没有人敢这么叫自己,这个夏叶儿,自己一定要除之而后快。

    “青楼妓女?这里轮得到你这么说话吗?”月侧妃说完就央企手掌,眼看就要落下取得时候,夏叶儿伸出自己的手,稳稳地接住了月侧妃的手。

    夏叶儿也是练过的人,稍微一用力,像是月侧妃赭红整天养尊处优的人就已经受不了了:

    “啊,啊,好痛啊,你想干什么,你不要命了是吗?”

    “我不要命了?我看是你不要命了吧,竟然敢在我这里撒野,月侧妃,你就是一辈子只能当妓女。”夏叶儿说话的时候青筋都要爆出来了,月侧妃一时间竟然有些害怕。

    “你放开我。”月侧妃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见夏叶儿还是不肯放过自己,月侧妃看着自己带过来的人:

    “你们都在这里愣着干什么?”

    身边的丫鬟这才反应过来,然后都想要过来救出自己的主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