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谁敢动手?”

    夏叶儿怒目圆睁的看着过来的人,过来的丫鬟们心声害怕,竟然就要退却,月侧妃一看事情不好,于是赶紧说道:

    “你们听谁的话,赶紧杀了他。”

    “月侧妃,你现在的小名在我的手里面,你竟然还敢这么跟我说话,我看你真是活的腻味了。”夏叶儿说完还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月侧妃哪里受得了这么大程度的疼痛,眉头都周到了一起:

    “夏叶儿,你等着,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你要杀了谁?”一个不怒自威的声音传了进来,月侧妃脸上的狰狞愤怒,马上就变成了楚楚可怜,他知道,这是云王爷的声音,是自己的夫君。

    “王爷,王爷,你赶紧救救臣妾啊。”月侧妃的眼睛马上就湿润了。

    夏叶儿看见这个女人这么能演,于是索性加大的力道:

    “啊,啊,啊好疼啊,妹妹,你怎么这么狠心。”

    “放开。”虽然是命令,但是听上去还是软绵绵的。

    夏叶儿看着即云:

    “我不放开。”

    夏叶儿的眼神十分的鉴定,自己从来没有看见过夏叶儿因为什么事情这么认真,即云犯难了:

    “夏叶儿,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是了。”

    “王爷,你赶紧救救臣妾啊。”月侧妃看着即云,眼睛里面已经有了泪水。

    “放开也可以,不过你要看好了这个疯女人,暴怒要让她随便搭配出乱咬人。”夏叶儿看着月侧妃说到。

    楚怀德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好点点头:

    “你放开,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行了吧。”

    夏叶儿听完以后,就放开了手,月侧妃的手腕得到释放以后,整个人马上就扑向了即云:

    “王爷,王爷,救救臣妾啊。”

    即云皱褶眉头,看着月侧妃:

    “怎么回事?”

    “王爷,你给臣妾做主啊,臣妾知道叶儿妹妹是刚刚来到王府里的,就想过来看看,在这里住的习惯不习惯,却什么东西没有,可是过来以后,叶儿妹妹,不接待臣妾也就算了,还出言责怪,恶语相向。”

    月侧妃说着说着就哭出了眼泪,夏叶人看着这个女人,自己冷冷的笑了一下,也对,好剧情就要有好演员,既然这样的话,自己也就不客气了:

    “对啊,我就是这样的,就是责怪你,我不仅责怪你,我还打你。”夏叶人说完就当着所有的人的面,“啪啪。”两个耳光,十分的向量。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想到夏叶儿会突然这样,只不过这正中月侧妃的下怀,月侧妃马上就哇哇大哭:

    “王爷,王爷,您看见了吗,臣妾觉得额没脸活下去了。”

    “你说什么?”夏叶儿看着月侧妃:

    “没脸活下去了?那真的是很巧了,我这里正好有那么一点点的鹤顶红,你不是不想活了吗?要不要试试?听说效果不错的。”

    既然你喜欢演戏,那就陪你演下去,夏叶儿说完还假模假样的掏出了一个瓶子,然后开开盖子,一只手握住了月侧妃的下吧,然后恶狠狠的就要往下灌,月侧妃整个人如同雷击一般,自己喝下去就真的死了,刚才只不过是说给即云博取同情的,月侧妃使出全身的力气拜托开细啊叶儿:

    “你放开,你给我喝什么东西。”

    “这不是你要的吗?”夏叶儿摇摇自己手里的小瓶子说到。

    即云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面的月侧妃,经然觉得十分的搞笑,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音:

    “哈哈哈哈。”

    听见王爷的笑声,月侧妃觉得自己简直是丢人丢到家门了:

    “王爷。”

    “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下去?”即云眼神突然变得十分凌厉的看着月侧妃,月侧妃哪里见识过即云这样的眼神,于是吓得直哆嗦:

    “臣妾知道了,臣妾告退。”

    说完就慌慌张张的爬起来,然后赶紧往外跑出去,月侧妃离开以后,小红看见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自己也就识相的离开了:

    “你这是干什么?”即云看着夏叶儿说到。

    夏叶人一脸无辜:

    “我怎么了?你再说月侧妃吗?”

    “对,我就是在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他只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女人?女人的心机是最多的,你看看你身边的这个侧妃,那个侧妃,刚才那个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夏叶儿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刚才月侧妃离开得方向说到。

    “他是不是好东西,我信里面自然有数,可是你不应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的脸,这就是在跟我过不去。”即云说到。

    夏叶儿不吃这一套:

    “即云,我告诉你,我住在你这里,可不是我自己愿意的,也不是我自己求着你让我住进来的,是你让我进来的,那就请你管好了你的妃子,不要让它在我这里像一只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人。”夏叶儿瞥了即云一眼,说话的时候语气很重。

    即云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不是自己的侧妃故意找茬的话,可能也就不会发生,很多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王府里面,不是自己不知道,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就是了,自己本来就不是愿意管事的人。

    “总之,我不愿意再看见这样的人,在我这里乱吼乱叫,整天像一个怨妇一样,不就是一个青楼妓女吗?还敢说我是乡野村姑?我这么教训教训他,算是轻的了,你还说我做的不对?”夏叶人说起这件事情也是满肚子的怨气。

    即云知道,夏叶儿这是在抱怨自己没有好好的给他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但是这件事情,夏叶儿也实在是不给自己面子了:

    “叶儿,以后月儿再过来找你,你可以不见,但是人多的时候,你就一定要估计他的面子,不算他的,也要算是我的。”

    夏叶儿很讨厌这个样子,拿着自己来保全别人的面子,自己本来就跟即云没有什么有太大的关系,为什么要这样。

    即云知道现在夏叶儿心里面很抵触自己的做法,但是没有办法:

    “叶儿,我树洞恶化,你都听明白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