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你愿意这么维护一个女人的面子?”夏叶儿很不明白,究竟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即云这么放荡不羁的一个人愿意这样对待月侧妃。

    即云原先还是有些犹豫的但是想到夏叶儿现在的情绪,或许告诉他也是可以的:

    “月儿的名字叫做元月,是原先怡红楼的头牌,只卖艺不卖身,后来我遇见了她,但是个hide时候年少轻狂,什么都不懂,脑子发热,就要了她。渐渐的我发现,我对他并不是爱情,可是他很爱我,一直默默地照顾我,我最低落的时候,抑制都是他陪在我的身边,有一次我旧伤发作,高烧不退,就是他在身边照顾着我。”

    “后来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他的脸已经苍老了很多,看见我睁开眼的时候,他就晕过去了,大夫说,他的脸恢复不了多少的,对于一个头牌来说,脸是多么的重要,算命先生说,云和月本来就应该是在一起的,分开了就会招惹来很多麻烦。”

    “我知道了,所以,你就娶了她。”夏叶儿问道。

    “就是这样的。”即云笑着说道。

    夏叶儿觉得这件事情真的很荒唐,自己在现代的时候,看过了太多的这样的小说,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真实的存在,比如说自己眼前的即云,竟然就是故事的主人公。

    “我知道了。”夏叶儿点点头,但是自己对这种爱情依然十分的不认同,夏叶儿觉得这样在一起的人,并不是因为爱情,就是因为同情,愧疚,这样在一起,也是一种相互折磨,等到突然有一天意识到不是爱,拿给有多么的悲哀。

    “你在这里好好的修养吧,我先回去了,有什么突发事件的话,就叫我。”即云说完就转身离去,夏叶人看着即云离开吗信里面默默地感叹,又是一个得不到幸福的男人。

    “姑娘,你看天上的鸽子。”小红突然出现。

    夏叶儿看着小红:

    “小红,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

    “哎呀,是不是吓到姑娘啊。”小红一脸歉意地说到。

    夏叶儿摇摇头:

    “没关系了,你说的是什么鸽子?”

    “姑娘你快看看啊,就在天上的,那个你看见了吗好奇怪啊,一直在这里飞来飞去,也不离开,在找什么东西吧。”小红说到。

    夏叶儿看和天空中的鸽子,突然觉得好眼熟,这只鸽子,好像是,好像是楚怀德养的吧,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飞鸽传信?如果真的是的话,楚怀德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自己。

    “确实很奇怪,对了小红,我突然饿了,你去给我弄点吃的过来。”夏叶儿想办法支走小红,自己好把鸽子叫过来。

    小红听说夏叶儿饿了,于是赶紧点头:

    “知道了姑娘,我跑去给你弄点你爱吃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什么?我刚来这里没几天的。”夏叶儿很纳闷。

    小红笑笑:

    “姑奶奶该吃肉,我都看出来了,姑娘暂且等等吧。”

    夏叶儿感觉自己的脸上再冒黑线,小红离开以后,夏叶儿在此看着那只鸽子,鸽子已经站在屋檐上面了,四处观望。

    夏叶儿记得以前楚怀德教过自己一种特殊的吹口哨的方法,现在可能用得着,夏叶儿看看四周没有人,小红估计的好一会才能行,于是马上吹起了口哨,远处的鸽子听见饿了自己的口哨,先是四处张望了一下,找到了声音的源头以后,马上就朝着夏叶儿飞过来而来。

    夏叶儿信里面一喜,果然是有事情要告诉自己,鸽子飞过来,然后站在了夏叶儿的肩膀上面,夏叶儿抓住鸽子,上面果然绑住了一张小纸条,夏叶儿取下来,然后打开,鸽子乖乖的站在自己的肩膀上面。

    夏叶儿打开纸条,就看见上面写着:

    “一切安好,亦否?”

    这是楚怀德在问自己过得好不好,她现在过的一切安好,问夏叶儿现在过得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细啊叶儿的眼睛突然湿润了。

    楚怀德这么牵挂自己,自己也应该回个信才是啊,夏叶儿四处寻找纸和笔,鸽子就乖乖的站在夏叶儿的肩膀上,找到笔纸以后,夏叶儿用自己并不好看的字体,在指上面写着:

    “亦,勿挂念。”

    然后把纸条卷好了绑在了鸽子的腿上面,对这个字吹口哨,鸽子看了夏叶儿一眼,然后就飞走了,鸽子飞走的时候,夏叶儿的心突然空落落的。

    楚怀德看到自己写的东西,会不会过来找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有见到面了,突然有点想他,这事是不是就是皇后所说的那样的感觉。

    夏叶儿看看头上的天空,刚才还是好好的天气,怎么现在就要乌云密布了,夏叶儿开始担心会不会下雨,刚才的那只鸽子怎么办,会不会被打湿了翅膀,还有自己写的东西,会不会也被淋湿了,字迹都模糊了。

    就在自己担心的时候,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然后就巴拉巴拉的下起了雨,夏叶儿看看天空四处寻找鸽子,最后在远处的一处屋檐下面发现了他,还好,他还知道自己躲起来,夏叶儿这就放心了,看着外面的雨,一滴滴的落到地上,又多了几分秋意。

    窗下面的芭蕉树也已经显示出一种墨绿,雨打芭蕉,这是多少年,多少文人墨客所渴望的生活,可是自己现在却希望回到皇宫,哪怕是见证再多的尔虞我诈,自己也愿意,可是为很忙就是不能实现。

    夏叶儿看着窗户下面的芭蕉呆呆地出神,雨水一滴滴的打在叶子上面,夏叶儿伸出手去,接住了雨水:

    “你是芭蕉叶,真巧,我叫做夏叶儿,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可是芭蕉叶却没有回答夏叶儿的话,夏叶儿就像看着芭蕉叶子,往往这种时候,心情是最容易受到波澜的,夏叶儿觉得心里面隐隐约约的有点刺痛,好像是那种绿色刺痛了自己,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夏叶儿想要流眼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