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觉得自己还是跟月侧妃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于是自己坐到了主位上,月侧妃看着夏叶儿竟然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情,很生气可还是压制住了内心的火气:

    “妹妹,王爷什么时候来看你啊,今天怎么没有看见王爷?”

    夏叶儿冷笑一声,果然还是为了男人过来的,还知道恬不知耻的问问王爷什么时候来: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我不是王爷的侧妃,王爷怎么会来,再说了,你自己都看不住王爷,还要来我这里要人?”

    月侧妃此时已经和能忍耐自己的脾气了:

    “妹妹严重了,姐姐倒是愿意让王爷过来看看妹妹。”

    夏叶儿笑笑,宗旨,现在自己不能相信眼前这个女人的话就对了,夏叶儿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看重第一印象的人,月侧妃给自己的第一印象就是来者不善,这一次,自然不会有什么他所说的过来说说话。

    “月侧妃,我敬你是王爷的妃子,有些话,也不好说的太明白,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步步相逼。”

    ‘妹妹,你这是何必,我们是姐妹,依然是应该好好说话的。’月侧妃再次拉住了夏叶儿的手,夏叶儿看着月侧妃,然后用力的再次甩来了月侧妃,可是这一次,跟上一次不一样,月侧妃竟然一下子就翻到了地上。

    这是夏叶儿没有想到的,这个月侧妃又想干什么,就在夏叶儿站起来的时候,夏叶儿看见了从也侧妃的大腿流出来的血,怎么有血?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血?”夏叶儿的语气更像是疑问,不像是在惊讶,自己早就料到了,这个月侧妃这次过来,肯定还是有什么阴谋。

    “救命啊,救命啊。”月侧妃躺在地上使劲的呼喊着救命,身子下面的血,也越来越多,夏叶儿还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夏叶儿却并不惊慌。

    但是一边的小红却十分的惊慌,看着夏叶儿,赶紧说道:

    “姑娘,你怎么真的跟它过不去,你不知道吗,前几天的时候,医生说,月侧妃已经有身孕了,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已经流产了。”

    夏叶儿冷笑一声,然后又到月侧妃的身边,踹了月侧妃一下,月侧妃看着夏叶儿:

    “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姐姐真的好痛啊,妹妹,没想到,你竟让这么的狠心,你真是好狠的心。”

    夏叶儿还奇怪,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为什么还要演,演习给谁看,正在纳闷的时候,外面的人喊了一句:

    “王爷到。”

    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啊,夏叶儿冷笑一声,这个血,看起来,怎么有点颜色不太对,夏叶儿低头看了一下,气味也不太对,夏叶儿笑笑,其中必有猫腻,夏叶儿看看月侧妃的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夏叶儿心里面已经有了盘算。

    “怎么回事?”即云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月侧妃躺在地上,身子下面全部都是血,一阵血腥气味涌进了自己的鼻腔之中。

    抬起头,即云看见夏叶儿站在那里,夏叶儿的表情十分的随意,好像这件事情并不关自己,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

    “王爷,王爷,你救救臣妾,救救臣妾,臣妾的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没有了,都是因为妹妹。”看见即云进来了,月侧妃一边哭一边说道。

    即云低下头去:

    “快起来,赶紧叫太医。”

    “王爷,好疼啊。”月侧妃捂住了自己的小腹,脸色有点苍白。

    “夏叶儿。”听说月侧妃怀孕,是在前几天的时候,即云当时很高兴,觉得自己终于要当父亲了,可是今天,夏叶儿竟然卡死了自己的孩子。

    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可是为什么夏叶儿要这么对待,当初不是也让自己好好对待皇后肚子里的孩子吗,现在却要这样。

    夏叶儿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月侧妃确实是在诬陷自己,固然是生气,可是即云好像也挺可怜,还是让他知道真相吧:

    “叫我干嘛?我又不会医治你的侧妃,你让太医过来看看就是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留了这么多的血?元月,你怎么了。”

    夏叶儿问道,月侧妃看着夏叶儿:

    “妹妹,你真的是好狠的心啊,这是我的孩子,也是王爷的孩子,你为什么这么对待他,为什么,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为什么,你要推我,为什么,你好狠心。”

    夏叶儿笑笑,这个月侧妃,王爷在这里的时候,比谁都能装,即云心疼的抱起月侧妃,然后把月侧妃放到了夏叶儿的床上,夏叶儿跟着过去了:

    “你这是干什么,即云,你把他放在这里,我住哪里了,全都是鸡血,你在这里睡吧。”

    听到鸡血两个字的时候,即云的眼睛跳动了一下,月侧妃很明显的紧张起来,夏叶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即云看着夏叶儿:

    “你什么意思,说。”

    夏叶儿笑笑:

    “我倒是没什么意思,就是想问一下,为什么月侧妃说是我推了他,还有,你不是已经告诉过他了,不要到我这里来,他为什么还要来,使过来找推是吗,过来找流产?”

    即云刚才太过于紧张生气了,却忘记了这个问题,即云看着月侧妃:

    “怎么回事。”

    月侧妃的眼神中有一点的慌乱和不安,但是很快就没有了,月侧妃,看着夏叶儿:

    “叶儿妹妹我都说过了,就是想过来找你说说话,可是,你……”

    月侧妃的表情继续十分的楚楚可怜,可是夏叶儿却继续说道:

    “真是这样吗?月侧妃,我告诉你,王爷早就说过了,让你不要过来,可是你偏偏就要过来,这就是你自己找死,就算是你的孩子死了,也是你自己害得,更何况,哼,你根本就没有怀孕。”

    即云的脸整个都变了颜色,他恶狠狠的看着月侧妃:

    “究竟是怎么回事?”

    月侧妃看着即云:

    “王爷,你就这么相信这个女人的话?他杀死了我们的孩子,我倒是想问问,他究竟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我根本就没有怀孕,若是没有证据,那就是诬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