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云在此看着夏叶儿,夏叶儿也不生气,看着即云:

    “你想看吗?”

    “我应该相信你吗?”

    即云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夏叶儿究竟在想什么,更加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叶儿说的是真的吗,自己宁愿还没有孩子,也不愿意让夏叶儿承认,就是自己推了月侧妃。

    夏叶儿笑笑:

    “你就说自己想不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要干什么,只要能告诉我真相都可以。”即云这就是默许了,夏叶儿得到了即云的默许走到月侧妃的身边,月侧妃眼神十分复杂,这个夏叶儿究竟想要干什么。

    夏叶儿走到月侧妃的深沉,然后用力的扯开了月侧妃的裙子,月侧妃咋的花容失色:

    “啊,你这是干什么,夏叶儿你这个女人。”

    即云也觉得很没有面子,于是赶紧抓住了夏叶儿的手腕:

    “你这是干什么。”

    夏叶儿冷笑一声:

    “不是你说的,只要你能知道真相,干什么都可以。”

    “真相在哪里?”即云问道。

    夏叶儿直指月侧妃:

    “你自己看啊,就在他的腿上面,绝对有问题。”

    即云看着月侧妃的腿,可是月侧妃却使劲的夹住了自己的腿:

    “王爷。”

    即云看着月侧妃这个样子,就知道其中一定有猫腻,于是看着月侧妃,怒吼:

    “松开。”

    月侧妃什么时候看见过即云这个反应,这么生气,自己还真的是什么都没有看见过:

    “王爷。”

    没有办法,月侧妃只好松开了自己紧紧夹住的腿,即云看过去,两腿之间,绑了一个小袋子,即云走上前去,一下子拽了下来。

    袋子已经破了,看起来像是特地制作的,用很精密的丝绸做的,里面加上了一种防水的材料,还摸了一层油,下面缝的不是很紧致,一压就会破,原来是这样。

    哪里来的什么孩子,自己什么时候要做父亲了,原来都是假的,幸好今天的时候,夏叶儿告诉了自己真相,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自己要被蒙到鼓里面什么时候。

    “月侧妃,你进王府这么多年了,我对你不错,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骗我?”即云心里面十分的崩溃,可是现在自己缺什么都做不了。

    “王爷,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臣妾真的知错了,你就放过臣妾吧,臣妾也是一时糊涂,当时哪几天看着王爷心情不好,就像告诉王爷,哪怕是假的,王爷能高兴,可是事到如今我真的瞒不下去了。”

    月侧妃一边起身跪下磕头,一边哭着说道,夏叶儿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可怜,一直在哭,不管是什么事情,就是知道哭,诬陷别人的时候,自己哭,被识破了,自己也还是哭。

    夏叶儿冷笑一声:

    “好了,我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还有,我还要住在这里,我的床,必须给我换,我可不想住一个骗子住过的地方,脏。”

    夏叶儿说完了还不忘记看看月侧妃,月侧妃看着夏叶儿,心里面只有恨意,却没有一点的想要悔过的地方,真是可笑。

    “王爷,你放过臣妾吧,臣妾再也不干了,以后也不会再过来了,一定好好对待叶儿妹妹。”

    虽然是很讨厌夏叶儿,可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自己很清楚,月侧妃是一个聪明之人,直到现在就是要好好的求求王爷,说不定即云会放过他一马。

    即云微微的闭闭眼睛: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竟然欺骗我,欺骗我作为一个父亲的感情,元月,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人,照顾好夏叶儿,你现在恨不得她去死吧,虚伪。”

    即云的话狠狠的刺痛了云侧妃的心,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感情,就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现在全部都破碎了,月侧妃看着夏叶儿:

    “叶儿妹妹,你赶紧求求王爷啊,让她放过我吧,我以后真的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以后我一定好好的照顾你,妹妹。”

    夏叶儿冷笑一声,这个女人还是真的执着啊:

    “谁是你妹妹啊,我不是早就说过了,我不是你妹妹,你可别照顾我,不然的话,我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太可怕了,你这个女人。”

    月侧妃听到夏叶儿的话,心里面就更加的憎恨,要不是这个女人的出现,自己永远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月侧妃站在心里面都是憎恨,可是现在自己最重要的还是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不能表现出啦。

    “王爷,以前臣妾在王府的时候,从来不会这样的,王爷以前很心疼沉思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会是这个样子。”月侧妃现在就要来亲情牌了,夏叶儿冷笑一声,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实有手段。

    即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过去的月侧妃确实帮助了自己很多,或许这件事情,自己应该网开一面的,如果苛责的话,或许会落得不好的名声,即云看着月侧妃:

    “我也想,为什么以前的你,和现在的你差别这么大,以前我不责怪你,是因为,你从来不会这样的利用肚子里面的虚无缥缈的孩子欺骗我的感情,欺骗我的爱情。”

    “王爷,臣妾真的没有,臣妾对您的真心,您还不知道吗,臣妾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王爷的事情。”月侧妃现在十分的痛苦,但是痛苦的不是自己让即云难过了,而是因为自己现在竟然不能脱身。

    “你有没有做过,你自己最清楚了,你是我的侧妃,别的事情我也就不说了,给你留个面子,趁现在事情还没有闹大,赶紧回去,以后我不想看这样的闹剧。”即云转过身子,不在过去看月侧妃,月侧妃直到现在即云就是放过自己了。

    月侧妃赶紧起身,收拾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就赶紧往外面跑去,外面的丫鬟看见自己家主子的样子,十分的心疼,应该是被识破了:

    “月妃娘娘,赶紧披上吧。”外面冷了,回去吧。月侧妃看了看眼前的这一所宫殿,然后就跟着自己的丫鬟回去了,里面的即云看着夏叶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