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的妃子还是我害的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即云想要解释,可是耳朵里面传来了月侧妃的声音:

    “王爷,王爷,是你过来了吗,王爷赶紧就救月儿啊,月儿额好疼啊。”月侧妃听见是即云的声音,赶紧起身,手在空中到处的挥舞,乱抓,即云摇摇头,很无奈的走过去,自己爹这个侧妃怎么老是给自己捣乱:

    “你怎么样了?”

    即云问道,听见即云的声音已经距离自己很近了,月侧妃一把就抓住了即云的手:

    “王爷,王爷,你一定要给我臣妾我做主啊,都是因为那个夏叶儿,都是因为她,臣妾的眼睛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都是因为他,王爷臣妾的眼睛好痛啊,臣妾是不是要死掉了?”

    月侧妃一边说一边就已经要哭下来了,可是想到自己的眼睛现在的样子,于是就别回了所有的眼泪,忍住了哭泣,即云看着月侧妃的眼睛,治由做眼睛受伤了,不过看这个样子,似乎已经是不行了,但是一会还是要等太医过来看看:

    “叫太医了吗?”

    即云问道。

    身边的太监宫女一起回答:

    “叫过了。”

    即云看着夏叶人,夏叶儿就知道这个月侧妃会翻过要要自己一口,但是没关系,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会认账的,夏叶儿也不害怕,即云看着自己,自己就同样的看着即云,即云走到夏叶儿的身边吗:

    “到底是在嗯么回事,为什么她的眼睛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不要误会,我不是为了只问你什么,我真的只不过是想要了解一下情况,毕竟当时你在哪里,有些东西就只有你自己知道,有些话也就只有你自己会说出来,到时候也不至于冤枉了你。”

    即云的话夏叶儿明白是什么意思,虽然表面上即云是帮着月侧妃的但是这话仔细的听来,即云的意思就是,我要说什么尽管说出来,我一定要过来问你的,一位内他们都是月侧妃的人,若是你受了什么委屈,他们自然是不会告诉我的,到时候必被冤枉了。

    夏叶儿笑笑:

    “倒也没什么大事情,我原本是想过来看看的,没想到月侧妃住在这里,可是月侧妃见到以后,竟然很生气,还让他的丫鬟太监抓住我了,月侧妃自己拿着一根这么长的针,说要扎我的手指,我很害怕,快乐是突然之间,我就听见了月侧妃的惨叫,然后月侧妃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月侧妃听了夏叶儿的话以后,气不打一处来:

    “王爷,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当时臣妾只不过是想要跟妹妹说说话而已,臣妾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我的做不对,我想跟妹妹道歉,可是妹妹不听我说话,还要把我推到一边去,我很难过拉住了妹妹。”

    “妹妹使劲的挣扎,我没有办法只要让身边的丫鬟太监帮我叫住妹妹,我要跟妹妹亲自道歉,可是谁知道,他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狠毒,我的眼睛就是被他暗中派人大坏的,就是因为她,他这个坏人。”

    月侧妃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的样子,夏叶儿也不狡辩,就只是看着即云:

    “我们的话都已经说晚了额,全靠你自己的判断了。”

    “我知道,月侧妃你不要在继续嚎叫了,也不要在说什么了,在这里好好的躺着吧,一会太医过来了,让他给你看看。”

    即云说完就拉着夏叶儿往外走,夏叶儿不知道即云到底想干什么,但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好,自己本来就不想呆在这里,出了月侧妃的星月阁以后,即云看着夏叶儿:

    “你还好吗?”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你问这个干什么?”

    夏叶儿不知道为什么即云会这么问自己,看着即云,自己也很纳闷,即云打量了夏叶儿一遍,然后说到:

    “没事,我就是担心,受伤的那个人会是你,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是你,心里面就放心了。”

    夏叶儿突然觉得心里面其实挺温暖的,说到:

    “对了,你把我叫出了是为了什么事情吗?”

    即云走到了刚才月侧妃出事的地方,看了看,刚才自己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第上面有一块带有血迹的石头,即云一开始还担心夏叶人是不是受到什么伤害了,这样的一看的话,还没有,自己就放心了。

    夏叶儿问道:

    “你怎么知道,就是在这里出事的?”

    即云指了指第上面的石头:

    “石头上main有血迹,这样的看来的话,应该是有人在暗中保护你,可是那个人是谁啊,你知道吗?”

    夏叶儿听了这话以后,心坎里面一惊,有人保护自己,第一反应是楚怀德派来的暗卫,原来楚怀德还是在意自己的,可是夏叶儿也在担心会不会被即云你发现了,毕竟发现了就不太好了,以后不管怎么样,楚怀德要来接自己的。

    夏叶儿笑笑说到:

    “怎么会有什么人在暗中保护我,你想多了吧啊,还是回去看看你的侧妃吧,一个幽怨的女人,总是想把自己的过错寄托在我的身上,好像她承受的所有过错,都是我的错一样,我是不是就应该站在那里承受他所有的阴谋诡计,这样就不算是我做错了啊?”

    夏叶儿很讨厌月侧妃,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样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总是找不准自己的位置,总是觉得自己才是受到伤害的哪一个。

    即云看着夏叶儿:

    “其实有些事情,你应该也就猜到了,月侧妃做的事情,我也都知道,只不过是觉得额自己以前亏她的,素以也就不愿意去管太多。”

    夏叶儿觉得最难以说服自己的就是即云的额这个理由:

    “即云,你怎么可以这么想,你觉得对不起月侧妃,你就要拿着王府里其他人的性命来救赎你自己吗?吗你觉得这样对得起他们吗?”

    夏叶儿的话是即云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确实是啊,这样的话,对待那些受过月侧妃伤害的人就太不公平了,以前自己总是被对月侧妃的愧疚沾满了自己的全身,就忘记思考别人的感受,即云低下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