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声音让夏叶儿停住了脚步,这么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被烧火过后的灰烬抢过无数次的哪一种,夏叶儿觉得有些瘆人,可是转身看过去没有什么热在自己的身后。

    夏叶儿突然觉得这个地方很渗人,于是赶紧快步离开了。

    现在的皇宫里面,楚怀德自己坐在寝殿的主位上等待着暗卫的消息,这个时候,一名暗卫从天而降:

    “报告少主。”

    “说。”看见自己的暗卫过来了,楚怀德的心情很复杂,这几天暗卫给自己报告的消息都是无关痛痒的,可是自己总感觉到这一次,暗卫来晚了,自己就有点不放心,难道是真的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吗?

    暗卫没有抬起头:

    “少主,今天叶儿姑娘和月侧妃在王府里起了纠纷,月侧妃想要用针刺叶儿姑娘,我等见不得,就用石子,打坏了月侧妃的眼睛。”

    暗卫说完就抬起了头,楚怀德看着暗卫,笑笑:

    “那叶儿姑娘有没有收到什么伤害?”

    这次啊是自己最担心的,如果夏叶儿真的受到什么伤害了,自己是一定不会放过那个月侧妃和即云的,只不过是一个侧妃,就敢这样对自己的王妃?

    “少主,没有收到伤害i,少主放心。”

    自己的暗卫办事情自己向来都是最放心的,自然也就不会让夏叶儿受到什么伤害,楚怀德点点头:

    “继续保护,这次做得很好,绝对不可以让也让姑娘收到伤害,下去吧。”

    暗卫紧接着就没有说话,然后退下了,楚怀德站起来,走出自己的寝殿,叶儿还好好的,就在自己想着夏叶儿的时候,一只白色的鸽子飞了过来,楚怀德看着这只鸽子,信里面很是惊喜,于是吹了口哨,个字就落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楚怀德看见鸽子的腿上面绑了一张小纸条,楚怀德取下来打开。

    看完纸条上面的字,原本紧绷着的脸上就有了笑容,他还好,她告诉自己一切都好不要挂念,出化蝶看着鸽子,笑了笑。

    即墨此时依然是在皇后的宫里面,这几天自己一直都在陪着皇后,皇后已经怀孕了,而且欸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宫里面勾心斗角,即墨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加上外面传来的消息,说是已经止住了水灾自己也就放心了。

    皇后还是在给自己的孩子秀小衣服:

    “皇上,过来看看,好看吗?”

    即墨听见了皇后在叫自己,于是转过身子,看着皇后手里红色的小衣服:

    “好看,皇后做的自然是好看的,只不过这么小,皇儿穿的下吗?”

    皇后笑笑:“皇上以为孩子有多大?这么小酒足够穿的了。”

    看着眼前的皇后这么的问温婉贤淑,皇上就笑了,只不过想到夏叶还在即云哪里,心里面就隐隐的不安分,皇后也想起了夏叶儿:

    “皇上,叶儿这几天去那里了,怎么不过来玩,也不来看看?”

    皇后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隐隐约约的觉得不对劲,即墨笑笑:

    “没什么,叶儿说是想在这里好好的玩玩,我就让他出皇宫了,皇宫外面的东西比皇宫里好玩多了。”

    皇上以为自己的话说的很轻巧,可是怀着孕的女人是最容易多思的,也是最敏感的,皇上:

    “皇上,你是不是在跟我说谎?”

    即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说,自己刚才说的话明明还是比较像是真话的啊:

    “皇后说什么啊?朕怎么会说谎?”

    皇后放下手中的东西,看着即墨问道:

    “外面现在是大水成灾,怎么会有能够有玩的地方,叶儿去哪了?真的是去玩了吗?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皇上,告诉我啊?”

    即墨心里面惊了一下,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即墨别过头去但是皇后并不打算放弃追问:

    “皇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就告诉我吧,我在这皇宫之中,就只有叶儿这一个妹妹,你说吧,我听着。”

    看着自己的额皇后现在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她在继续对叶儿担心,可是就算是自己说出来了,他不也还是要担心吗,担心在王府里叶儿会受到什么不公平的额待遇,或者是为了给自己治病偷来的息壤惹怒了即云,即云想要杀了夏叶儿。

    即墨看着皇后:

    “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能保证自己不会激动是吗?”

    即墨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就惊扰了皇后肚子里的孩子,惊扰了胎气可就不好了:

    “皇后不要再想这件事情了。”

    “为什么不想,这是我的妹妹,皇上,你救救他,求求你了,臣妾求求你了。”

    皇后十分的担心现在夏叶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情了,皇后一下子就给即墨跪下了,夫妻这么多年了,即墨什么时候看过自己的皇后给自己行过这么大的大礼,可是现在竟然为了夏叶儿给自己跪下了。

    皇上一把接住了皇后:

    “皇后这是干什么?”

    “臣妾是想求求皇上,告诉臣妾,叶儿妹妹究竟去哪里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儿他还活着吗?”

    皇后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叶儿现在到底还活着没有,可是为什么即墨就是不告诉自己,即墨越是掩饰,皇后心里就越是紧张。

    即墨看着皇后:

    “皇后莫要担心了,叶儿现在好好的,只不过是在云王府里面住了几天而已,即云让爷儿在云王府里住几天,我这几天一直派人监视着云王府,已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一定会及时救出叶儿的。”

    皇后摇摇头:

    “什么?云王府?果然还是为了我的事情去了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为了我,叶儿根本就不用去偷什么息壤,现在好了。”

    皇后的表情十分的难过,即墨也很难过自己真的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皇后吗:

    “皇后不要难过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夏叶儿的。”

    皇后坐在床边上:

    “不是不相信你,只不过即云喜怒无常,叶儿住在哪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万一真的有什么不测,我心里面过意不去,一定会自责一杯自己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