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墨知道现在皇后心里面难受,但是云王府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雷区,自己是不可能去涉足的。保护自己的江山社稷,现在才是重要的,不是即墨无能,只不过是所有的君王都是这样的,不仅仅是想要保护自己的江山社稷,更重要的是,为了天下百姓负责。

    皇后没再说什么,只不过眼泪却早就已经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叶儿都是因为自己才回去云王府的,叶儿,你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安生啊。

    夏叶儿走在会去的路上,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天果然是越来越冷了,自己都已经快要感冒了,都打喷嚏了,夏叶儿揉揉鼻子,继续往前走。

    走到自己的寝殿的时候,夏叶儿看见里面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哪一种血腥之气,,看来即云是真的找人认真的打扫过了,只不过这个床怎么有点不对劲啊。

    夏叶儿走过去看了一下,这不是自己原先的床啊,原先这里应该是即云住的地方,原先的床,自己记得是一个红木的雕花龙风床可是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曲水柳的暗色的纹话牡丹床,这是即云换的吧。

    夏叶儿笑笑,还算是有心,看看上面的被子,和褥子,也哦都已经换了,原先是鹅绒的,现在全部都换成了蚕丝的,夏叶儿摸摸,倒是比原先的舒服很多。

    就在夏叶儿自己出神地时候,小红出现了:

    “姑娘。”

    “小红?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出去玩了?”夏叶儿转身看见小红在这里,自己也很纳闷,这个孩子,自己不是已经给放假了吗?

    “我放心不下姑娘啊,所以就赶紧回来看看了,听说月侧妃哪里出了很大的事情,我放心不下,担心你也受伤。”小红看看夏叶儿现在在自己的身边好好的,什么都没有改变,自己就放心了很多。

    “我没事的,你们今天玩的开心吗?”夏叶儿问道。

    小红想起今天的时候两个人玩的那么开心,脸色都变红了:

    “姑娘,还是要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夏叶儿看看小红,现在的小红完全就是一个恋爱中的样子,娇羞,脸色红扑扑的,充满了活力。

    原本是想熬了能够好好玩玩的,可是听说了月侧妃那边出事了以后,小红就欸有心思了,跟张浩匆匆的说了几句话,就自己跑回来了,心里面挂念着夏叶儿,看见夏叶儿好好的站在这里的时候,小红心里面的大石头可算是放下了。

    夏叶儿知道小红是在担心自己,看着小红的脸现在还是红彤彤的,夏叶儿就知道,小红肯定是一路狂奔回来的,说好了今天是要给两个人放假的,可是还是因为自己,小红就提前跑回来了,夏叶儿突然觉得很对不起小红:

    “小红,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你都没能好好出去玩,我知道,平时你们在王府里面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在一起玩,这一次好不容易能够出去玩还被我给打乱了,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一定给你们好好的补上一个假期。”

    小红知道这一次自己是根对了主子,夏叶儿在小红的生命里面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温暖,小红觉得自己能够跟到一个这样的主子,已经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了,怎么还敢要求别的事情?可是夏叶儿不是这么想的,自己身边有过很多的丫鬟,小红给自己的熟悉感,就好像是一颗漂泊的心,找到了自己的定所。

    在人生地不熟的齐国,有一个这样的人来照顾自己,夏叶儿觉得自己才是幸运的那一个人,小红和张浩之间的感情,自己也很认同,所以就一定要撮合一下。

    夏叶儿看着小红的样子,心里面想到了楚怀德,自己和楚怀德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少女之心,自己也是有的吧,或许只是和楚怀德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平时的时候,所有的温柔都会被自己隐藏起来。

    “姑娘,姑娘。”小红的声音把夏叶儿拉回了现实,夏叶儿转过身子看着小红:

    “怎么了?”

    “姑娘你怎么了?总是喜欢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挺吓人的。”

    小红发现夏叶儿经常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出神的想一些东西,然后不说话,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还觉得挺吓人的。

    夏叶儿觉得很搞笑,第一次有人说自己挺吓人的,不过也能理解,毕竟是心智还不算是开化的古代,还不知道出神只不过是一种人的很正常的反应。

    “小红,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听说月侧妃那边怎么样了?”夏叶儿想起来月侧妃,这个可怜的女人,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不是作恶多端的话,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小红想想然后说到:

    “姑娘,你是不是也知道这件事情了?对了,我听说,月侧妃是被一个刚进王府的女人欺负额,眼睛也是被那个女人打坏的,不会是你吧。”

    刚进王府的女人,说的不就是自己吗,自己什么时候打坏他的眼睛了,夏叶儿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

    “我什么时候打坏他的眼睛了,怎么又是我?他出事情都是是我的错吗?”

    小红看见自己家姑娘现在的这个样子,心里面也很心疼,于是赶紧说道:

    “姑娘,姑娘,你别哭啊,姑娘没事的,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小红肯定相信你。”

    夏叶儿听了小红的话,突然觉得这个姑娘真的是太天真了,自己什么时候哭了,想想自己出来这么多年了,去过了那么多的地方,受到的陷害还少吗,自己什么时候哭过:

    “哎呀,我没哭,我只不过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是我做的,不管是不是真相什么的,只要是月侧妃受伤就是我做的吗?”夏叶儿说到。

    小红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王府是这样的一个勾心斗角的地方,可是自己只是一个丫鬟,没有见证过太多的勾心斗角,只不过是道听途说的而已,可是今天看到夏叶儿这个样子,自己真的是很心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