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红很惊讶,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一个白色的娃娃,可是看上去这不是普通的娃娃,小红赶紧拿了下来,这个娃娃还被人用针扎在了床板上,小红拿下来之后,就赶紧跑到夏叶儿身边给夏叶儿看:

    “姑娘,姑娘,你赶紧看看啊,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会在床底下?”

    夏叶儿看看小红手里的东西,这个娃娃虽然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仔细看的话,外面有很多不同的东西,比如说这个娃娃是白色的还有这上面有很多的针,而且上面还写了很多的字,夏叶儿也不知大这究竟是干什么的: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啊,小红,你知道吗?”

    小红看看:

    “好像是谁的生辰八字,我知道了,这是王爷的生辰八字。”

    小红赶紧说道,一开始的时候夏叶儿还不知道这个娃娃究竟是干什么的,可是听到小红的话的时候,自己心里蛮就有了一二分的猜想了,在现代的时候,自己看过很多的言情小说,里卖弄的女二号陷害女一号的时候,都是用的这一招,就说是用来诅咒的娃娃是女一号做的,这么说来的话,这东西,是有人放在自己这里的,是想要还自己?

    可是这里不是即云找人来打扫的吗?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而且诅咒的人还是即云自己,这么说的话,这个娃娃要么就是很早之前就存在了,要么来给自己打扫的根本就不是即云派来的人,到底是谁?

    “姑娘,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的了吗?”小红问道,夏叶儿看着小红:

    “我知道了,小红,今天过来打扫的人真的是即云派来的人吗?”夏叶儿问道,不知道夏叶儿为什么这么问,小红摇摇头:

    “姑娘,我也不知道啊,你忘记了,我今天不在这里,我回来的时候才看见这里已经被打扫干净了你还是问问别人把。”

    夏叶儿这才想起来,原来小红跟自己一起出去的,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究竟是谁来打扫的,小红继续问答:

    “姑娘,这究竟是什么?”

    “这个,这个是用来诅咒的娃娃,在娃娃上面写上自己仇人的名字,然后用针扎,案后这个被诅咒额人,就会有这和这个娃娃一样的感受。”

    夏叶儿看看自己手里额哇哇自己解释道,夏红到吸了一口冷气,这么说来的话,这是有人要来还自己家的主子:

    “姑娘,这是不是。”

    “没错,这肯定是谁放在下面的,这床是新的,肯定不会有什么脏东西,可是为什么这个娃娃就出现在这里了。”肯定是谁放在这里的,只不过自己还是想不出来,究竟是谁,竟然和自己有这样的仇恨,自己以前怎么不知道。

    在这里和自己有什么仇恨的话,也就只有月侧妃了,可是现在他正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而且当时找人打扫的时候,自己也很月侧妃在一起啊,月侧妃没有时间在作案的,究竟是谁啊,这么想来的话,还有一个人默默的在暗处想要随时的击毙夏叶儿。

    夏叶儿心里面很拿过,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王府,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勾心斗角,这么多的角逐,这么多的阴谋诡计算计,夏叶儿薇薇闭上眼睛,小红倒是不敢耽搁:

    “姑娘,这个怎么办啊?”

    “赶紧给我烧掉,这么脏的东西,怎么能继续留在这里是找死吗?”夏叶儿活到。

    小红也不敢耽搁于是赶紧拿着娃娃就跑出去了,关键时刻,小红也不迷糊,知道这东西不能拿出去扔掉,于是赶紧去了厨房,然后烧掉了。

    回去以后,夏叶儿爱是坐在那里:

    “好了吗?”夏叶儿问道。

    小红点点头:

    “已经好了,姑娘放心吧。”

    夏叶儿挥挥手:

    “出去走走。”

    说完自己就站了起来想要往外走去,就在自己刚刚迈出脚的时候,即云出现了,夏叶儿低着头往前走,却一下子就撞上了一个解释的胸膛,抬起头,就案件了即云:

    “你怎么来了?”

    现在的即云不是应该在陪着自己的侧妃的啊?夏叶儿感到很纳闷于是问道。

    即云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着夏叶儿,一把就保住了夏叶儿,夏叶儿很吃惊,这个即云究竟想要干什么?即云抱着夏叶儿,心里面也很不是滋味:

    “你说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为什么?”

    “你怎么了??”夏叶儿问道,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能看出,现在的即云很痛苦,自己就安慰一下好了,小红在一边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自己悄悄的走到了一遍,夏叶儿说到:

    “究竟怎么了?月侧妃那边还是不太好嘛?”

    即云放开夏叶儿:

    “还好,太医已经看完了,也已经给包扎完了,只不过是想要恢复已经没可能了。”

    即云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也很痛苦,自己的女人,现在因为自己什么都干不了了,还要承受那么大的痛苦,即云闭上眼睛,把自己的头埋在了夏叶儿的肩膀上。

    夏叶儿直到现在的即云很难过,可是现实就是月侧妃是因为即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即云自以为是的宠爱毁掉了原本应该美好的一切。

    “你没事了吧。”夏叶儿问道,即云抬起头:

    “没事,只不过是,看见月儿这个样子,心里面很不是滋味,我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办?”即云从月侧妃哪里出来以后,心里面就很难过,可是自己去又说不出来。

    夏叶儿也知道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虽然自己这么狠讨厌月侧妃,但是现在即云的样子,让自己真的没心思在说什么了。

    即云看看屋子里面,比起自己离开的时候已经干净了许多,于是说道:

    “这房子,现在干净了,是你自己打扫的吗,不是非要本王动手才肯罢休吗?”

    听到即云的话,夏叶儿整个人一惊,果然是这样的,根本就不是即云派人来打扰的,这样的话,那个娃娃应该就别人放进来的,东西不是即云打扫的,夏叶儿感觉自己身上除了一身冷汗,即云看着夏叶儿,感觉夏叶儿现在乖乖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