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不喜欢这里的人只要是个女人就带着自己叫自己妹妹,自己哪里有过这么多的姐姐,更何况自己又不是即云的什么侧妃,总感觉这样叫自己,说的好像自己也是即云的妃子一样,夏叶儿不喜欢。

    凤侧妃听了夏叶儿的话,虽然自己的心里面也不喜欢,甚至有点生气,觉得夏叶儿不识好歹。可是转念一想,现在不是跟夏叶儿撕破脸的时候,必须要装出一副很友好的样子,这样子才会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叶儿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不勉强的,只不过,今天我在房间里面想要睡一会觉的时候,就听说了外面的月侧妃被人打坏了眼睛,还听说是叶儿姑娘你做的,我不太相信,就过来看看,看了以后发现叶儿姑娘是一个爽快的人,心地善良,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肯定是有人故意中伤的。”

    夏叶儿冷笑一声:

    “果然是云王府,什么东西都传的很快,这么快,你们就都知道了,我还以为会与人说是我想要杀死月侧妃,没想到,到了现在也只不过是说我打坏了她的眼睛。”

    凤侧妃沉住气,看着夏叶儿笑笑说道:

    “姑娘,我知道,你现在还是对我有所顾忌,但是我这次过来,也只是想告诉姑娘,希望能和姑娘结成同盟,或许现在你不相信我,但是以后,可能你真的会想起我。”

    凤侧妃现在的心思只不过是说了一点,但是还没有说出第二点,那就是到时候落井下石,一定要处理掉夏叶儿,可是夏叶儿也不是傻子,夏叶儿笑笑:

    “凤侧妃,我不知道,你今天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我告诉你一点,我不是王爷身边的人,我也不是你们的什么妹妹,更不是侧妃,所以什么阴谋诡计,自管远离我就是了,我也不会跟你们争什么东西。”

    “月侧妃的事情本来就不是我做的,但是谁相信不相信都没有关系,我问心无愧,自然也就轮不上你来说相信我,还有月侧妃现在的下场都是她自己找的,不是我陷害的,所以,如果你也想是出什么阴谋诡计的话,还是尽早地省省吧。”

    凤侧妃脸上的笑容不达眼底:

    “叶儿姑娘今天说的话,我全部都收下了,我知道叶儿姑娘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和我们争什么,其实我在这里也不是为了争什么,只不过是想在这里继续的活下去,想要活得更好,可是偌大的王府里,勾心斗角又何曾少过,我只能过来和叶儿姑娘联盟。”

    夏叶儿看着凤侧妃的脸,这么认真的样子,夏叶儿开始动摇自己心里面的想法,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想要过来和自己联合,可是话又说回来,自己又不是在这里常驻的,联合有什么用,自己又不想争什么:

    “既然凤侧妃已经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不过,我只是不和你成为敌人,可能连朋友都算不了,但是联盟这种东西就不会发生了。”

    夏叶儿笑着说,凤侧妃看见夏叶儿的态度已经有所转变了,虽然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起码已经慢慢的对自己放下了警戒,这样就是一个比较好的开始,像是夏叶儿这么不容易相信别人的人,这对自己来说已经是一个好的结果了。

    凤侧妃笑笑:

    “叶儿姑娘放心,姑娘不愿意做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勉强你的,你愿意和我结为好友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凤侧妃说这话的时候,态度是很卑微的,卑微得夏叶儿眼睛微微眯眯,不过很快就在此放开了,毕竟自己不是王府里面的人,这个王府里面的人再怎么斗争,跟自己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夏叶儿看着凤侧妃,夏叶儿知道现在凤侧妃所哦鱼的心思肯定都在自己的身上,,但是自己还是不表现出自己最明确的态度,可是接下来凤侧妃的一句话,让细啊叶儿整个人都好像是进入了寒冬腊月里面的冰窟:

    “叶儿姑娘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有什么话我就直接说了,听说你来到云王府不是自己自愿的,是被王爷逼迫着进来的,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王爷的女人有很多也是这么近来的,只不过,听说王爷这一次逼迫的你理由不是什么亲人父母,而是用了当朝皇后的性命?”

    夏叶儿听到高凤侧妃的话的时候,整个人的身子都战斗了一下,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谁告诉他的,这不是即云做的事情吗?按理说应该就只有即云知道才对,再或者是,只有即云身边的几个亲信才知道,可是这个凤侧妃究竟是什么人,是怎么知道的?夏叶儿自己在心里默默地猜想。

    这个凤侧妃真的有些本事啊,夏叶儿自己在心里面默默的称赞,这些事情他都知道了,还有什么事他不知道的那:

    “这件事情,凤侧妃是怎么知道?”夏叶儿问道,这件事情这么多额隐秘,肯定不会是即云告诉他的,要如果知道了,那就只有一个结果,即云身边的亲信有凤侧妃的人,或者是凤侧妃暗中派人监视即云,不管是哪一种,都可以看出来这真的是一个厉害的女人。

    凤侧妃巧妙地躲过了夏叶儿的问题:

    “叶儿姑娘还没有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却就要来问我问题,姑娘还没有回答我在我说的到底是对不对啊?”

    夏叶儿看着凤侧妃的眼睛,果然是一双精明无比的眼睛,这样的女人,应该才是最可怕的吧,可是他现在跟自己说这件事情,难道说是因为想要和自己做什么较易?或许自己真的就应该像他说的,了解一下:

    “你说得对,只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谁知道这个时候的凤侧妃笑笑:

    “姑娘不是应该问问我,应该怎么办?我知道姑娘并不想留在这里,只不过是没有办法,可是如果我能要来皇后的解药的话,姑娘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