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妹妹吧好东西都给我了,我也不能吝啬,也得送妹妹一点什么东西才是,正所谓礼尚往来,就是这个道理。”

    皇后说完就挥挥手,然后身后就来了几个宫女,皇后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这些首饰:

    “这些首饰都是紫妃娘娘送给我的,可是我也有一颗想送礼物给妹妹的心思,既然这样的话,来人啊。”

    刚才过来的几个宫女马上就走向前来:

    “皇后娘娘有什么吩咐?”

    “去我的库房里,把皇上昨天赐的玉如意和玉观音拿出来,送给紫妃娘娘。”皇后娘娘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是在微笑的,紫妃娘娘看着皇后的笑容,果然是变得越来越精明了,自己送给皇后东西,皇后收不收都不是一件多吗好的事情,解决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再会送一点什么,可是送什么,只有送一件东西,才会不让自己有机会出去说皇后的东西不好,那就是皇上送的东西。

    那个夏叶儿不在身边,怎么也变得精明了,紫妃娘娘笑笑。

    皇后现在的心里也很紧张,谁也不知道究竟会怎么样,但愿不要出来什么事情才好,紫妃娘娘看着皇后:

    “这样的话就谢谢皇后娘娘了。”紫妃娘娘说完就起身然后要离开,皇后也没有继续挽留,看着资费走出去,身边的宫女赶紧扶着皇后:

    “皇后娘娘,这个紫妃娘娘一看就是来者不善,为什么还要给他那么多东西?”

    皇后看着刚才问自己的宫女,笑笑,然后说道:

    “总不至于落下什么话柄吧,我是皇后,总不能在面子上面过不去啊。”

    皇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自从怀孕以后,总是喜欢睡觉,闭上眼睛,自己的脑海中全部都是夏叶儿,叶儿你现在究竟怎么样了,在云王府还好吗?会不会有人欺负你,即云对你还哈嘛?

    本来是想出来走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青竹园这里,楚怀德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青竹园,果然是人去楼空,现在也变得冷冷清了,只有原先的几个人还在打扫,这是自己的命令,夏叶儿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不能让他住得不舒服。

    就在楚怀德看着里面大嫂的人发呆的时候,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了青竹园的门外,楚怀德的视线被打断,看着站在那里的人,来的热不是别人,正是夏叶儿的宫女,春香。

    “楚大人过来了,怎么不进去坐坐?”

    原本是想出去找点东西打扫一下厨房的,可是一出门就看见了楚怀德站在那里。

    楚怀德看见春香站在那里:

    “这几天,里面都还好吗?”

    春想不明白楚怀德问的是什么意思,里面还好吗?什么好不好啊,里面都没有人了,那有什么好或者是不好,说实话,春香也很想念夏叶儿。

    春香也只好是点点头:“楚大人放心吧,一切都好,我们一定会把这里好好的照看好的。”

    楚怀德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要离去,却被春香叫住了:

    “楚大人,你不进去看看吗?”

    楚怀德转过身子,看着自己面前的青竹园,这里有多少自己和夏叶儿的回忆,都深深的留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叶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去接你好不好,可是为什么你还要继续留在那里。

    楚怀德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就自己走了进去好久没有进来青竹园了,自己记得最后一次进来的时候,是因为找不到夏叶儿了,真是可笑,说什么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夏叶儿,现在却让夏叶儿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就被掳走了。

    走进青竹园的大门,看见秋月也在那里到处忙活,院子里本来就没有太多的人,现在夏叶儿离开了,这里就显得更加清冷了:

    “你们在这里也都还好吧。”

    楚怀德看着身边的春香说到,春香看看楚怀德,然后点点头:

    “楚大人放心就好了,我们本来就是伺候别人的,现在主子不在了,我们也能伺候自己,都好好的,等到叶儿姑娘回来了,我们还是一样。”

    楚怀德走进夏叶儿的寝殿,看着夏叶儿的床还是好好好的在哪里,可能那天晚上叶儿还没有躺下就被云王府的人弄走了吧:

    “你在哪里还好吗?”楚怀德坐到床边上,然后左手轻轻的抚摸着夏叶儿的床,这里也有过两个人在一起的痕迹,当初楚怀德说要在这里睡觉,可是夏叶不让,但是楚怀德还是赖在这里了,现在想想是多么珍贵的回忆。

    “楚大人,原本应该叫你一具姑爷的,不要再伤心了,姑娘还会回来的。”春香看着楚怀德眼神中流露出的悲伤然后说道。

    楚怀德起身,没有说话,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青竹园,一路上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只知道,自己满脑子都是夏叶儿的身影,叶儿,为什么,为什么哇哦会这么的想念你,你是不是也会这样的想念我。

    夏叶儿坐在床边,最然这张床比自己在皇宫的时候的大多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是很想念在皇宫的时候,有楚怀德,有皇后,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想想以前在其国皇宫的时候,楚怀德出现的那天晚上,其实自己的心是最宁静的,因为夏叶儿知道有了楚怀德自己就再也不用一个人了,有人可以保护自己了,只不过是两个都是太过于强势的人,不愿意低头。

    甚至一度的以为楚怀德根本就不喜欢自己,想过要分别,但是没有想到,最后连个个人真的就分开了,夏叶儿的心莫名其妙的疼痛,眼泪不自觉地留下来了,等到感受到自己的异样的时候,一切都那么的猝不及防。

    曾经自以为事的坚强,都在一瞬间烟消殒灭,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原来真的骗不过任何人,就连你自己窦娥米有任何说服自己的理由,何必要这样,夏叶儿闭上眼睛,或许再次见到楚怀德的时候,自己一定会紧紧的抱住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