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了你,我刚次啊不是说过了,小红是我的人,谁敢动她,我就让他不得好死,你可以试试。”

    即云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是这么的要强,一点也不能让步,或许现在自己应该态度适量的软一点,即云笑笑,然后说到:

    “是,是,是,你说的都是行了吧,小红是你的人,谁也不能给你怎么了,不过你现在在我的云王府里,就应该是我负责的,你说说你现在也不开心,还不告诉我为什么,我怎么能不担心,等到你回去的时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虐待你。”

    即云的话让细啊叶儿想要笑出声音,这个即云还真的是,为了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竟然还会软下来,夏叶儿看着即云:

    “我只不过是在你这里住的实在是想念皇宫了,别的也就没什么了,你怎么还认真起来了,好像是我欺负人一样。”

    夏叶儿现在还不打算把凤侧妃过来找过自己这件事情告诉即云毕竟这件事情对自己也是有利益的,说不定真的有一天能够派上用场,是自己手里的牌,就先不要亮出来了,夏叶儿看着即云,即云也看着夏叶儿:

    “既然不是小红的过错,小红先下去吧,以后好好伺候你们姑娘,如果真的有什么差错,我为你是问。”小红听了即云的话,然后赶紧跪下来:

    “奴婢知道了,奴婢退下了。”小红说完就推下了。

    夏叶儿看着即云,眼神中全部都是不满的情绪:

    “你干什么啊,你看看你把小红吓得,以后人家怎么敢跟我说话,小红只不过是一个女孩子,也是需要被人呵护的,在你的王府里的不到照顾也就算了,你竟然还整天的吓唬她。”

    即云笑笑:

    “我怎么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伺候好了你了,你是害怕会出人命所以才包庇小红的吧。”

    夏叶儿没想到这个人还是这么的会编故事,什么叫做自己是包庇小红的吧,夏叶儿犯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不是包庇,小红伺候我此后的就是很好。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还哦于以后你不可以欺负小红,小红多可怜。”

    即云笑笑,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竟然敢批判自己的做事方式:

    “那么你现在的心情好多了吗?”

    夏叶儿点点头:

    “我也不是心情不好,只不过是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了,总闲着出去走走。”

    即云看着夏叶儿,夏叶儿的那点小心思,自己早就知道了:

    “你不过是想要回皇宫里去看看,我现在就告诉你,现在外面的水灾都已经平复了,皇宫里面现在也是很平静,既然是风平浪静就没有必要再回去看看了。”

    夏叶儿撇撇嘴吧,这个即云还真的是很聪明,不过听说了外面的洪水已经被平复了自己的心里面也就放下心了,起码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百姓受苦了:

    “你在王府里面,知道的事情倒是不少啊。”夏叶儿讽刺道,不是说云王爷整天都是养在王府里面不出去的吗,怎么现在知道的事情这么的多。

    即云心里暗暗发笑,这个夏叶儿还真的小瞧了自己,自己是一个闲散的王爷,可不是那种什么都没有的,不然的话,那一天自己的命都没有了也不知道:

    “我自然是有我自己的方法,人总是要多多的知道外面的事情,不然的话就会固步自封,再严重的话,就是自取灭亡。”

    即云的话总是东一句西一句的,让自己听不明白,不过自己也不想明白,即云跟夏叶额人本来就没有太大的关系,起码在夏叶儿的心里面是这样的:

    “你随便怎么说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是你的王府,就好像你愿意把我囚禁在这里就囚禁在这里,全部都是你自己的意思,你愿意就好了。”

    即云知道夏叶儿对于自己把她强行留在王府十分的不满意,但是自己现在还不能让他离开,好像真的一直不想让她离开了。

    夏叶儿看看外面的天空:

    “果然是一场秋雨一场寒,越来越冷了,天空也越来越蓝了,下了那场雨,所有的脏东西都没有了,心情倒是不错了。”

    即云笑笑:

    “你去看看月侧妃吧。”

    听到这个名字,细啊叶儿的笑容就收敛起来了,月侧妃,自己为什么要去看看他,他跟自己有没有什么关系,再说了那个月侧妃千方百计地想要陷害自己,自己为什么还要往前送:

    “我不去,他又不是不行了,再说了,我去了谁保证我的安全,谁保证我的名誉,等到那一天我自己是怎么变成阶下囚的我都不知道。”

    即云冷笑一声: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哪里会这么严重,你想多了,月儿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了,有我在身边,还会出什么事情吗?”

    夏叶儿看着即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太过于天真了,月侧妃不是那样的人,拿自己是那样的人了,再说了他不是那样的人,那么那天是谁陷害自己的:

    “即云,你也不要太过于护短了,他不是那样的人?我是那样的人是吗那,我还会平白无故的冤枉他吗?再者说了,他不是那样的人,那么哪天的事情怎么解释,如果不是我发现了他的阴谋诡计,是不是我现在就已经子啊你云王府的地牢里面了。”

    夏叶儿的话让即云不知懂啊应该回应什么,确实,那一天自己真的很生气,原本以为自己就要当父亲了,可是看见夏叶儿站在月侧妃的身边,月侧妃还倒在地上,身下全部都是血的时候,自己真的很生气,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我无话可说,你不愿意见我也不勉强,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先回去了。”即云说完就起身要离开,可是夏叶额人不会让即云就这么走掉了:

    “即云,等会。”夏叶儿在挽留自己?即云转过身子,看着夏叶儿: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夏叶儿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是问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自己早就已经登不了了,已经这么多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