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云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不过是沉浸在自以为是的伤痛之中,或许即云经历过的事情确实很让人不能释怀,甚至可能伤害的即云体无完肤,可是不管怎么样,现在的情是这么危机,已经不再是可以追究客人利益的时候了,夏叶儿很紧张:

    “即云,就算是我求求你,你看看那些难民,难道你的心里面就一点感触都没有吗?你就不心疼?他们都是你的子民。”

    夏叶儿现在能做的就是希望能够引起即云的共鸣,夏叶儿相信即云不是一个铁打的人,有血有肉就一定会有所触动,即云闭上眼睛: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你以为这样就能赶走我?让我走我就走?我当时也不是自己求着你说要来的,即云,今天这件事情,如果没有解决,我就绝对不会离开这里。”

    夏叶儿拽住了即云的袖子,即云低下头去看看细啊叶儿的手:

    “不要再跟我说什么天下,也不要跟我说什么百姓,那都是即墨自己的事情,跟我没有什么关系的,你赶紧离开吧,趁洪水还没有淹没这里,赶紧走吧。”

    到头来,即云关心的人还是夏叶儿,夏叶儿知道仙子啊自己不能够只从即云这边下手了,或许即云只不过是缺少了一个台阶,自己就要去给他找台阶了,仙子啊自己已经能够自由的出入王府了这点事情应该不是什么难题。

    夏叶儿于是没有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这里,回到自己的寝殿以后,细啊叶儿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小红看见夏叶儿的举动心里面很惊讶:

    “姑娘,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这是要离开小红吗?”

    小红看着夏叶儿在收拾东西,心里面隐隐约约的觉得夏叶儿就要离开自己了,只不过夏叶儿的表情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悲伤,夏叶儿看着小红:

    “我要回去一次,不过我还是会回来的,我要给你们王爷找一个台阶下去。”

    小红没有听明白夏叶儿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细啊叶儿这么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自己也就放心了,只不过是担心姑娘会把自己丢在这里,夏叶儿看着小红知道小红心里面在想什么:

    “小红你放心,我说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我说过我一定不会丢下你的,可是你也不要忘记了你还有张浩,我一定会成全你们的。”

    夏叶儿想起来小红身边还有一个张浩,总不能因为自己辜负了两个人,只要是真心相爱,就应该得到尊重:

    “姑娘,你说的我都知道,姑娘放心,张浩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都记得,我也不会辜负他的,姑娘有什么事情只管去吧,这边都有小红给你挡着。”

    小红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坚定,夏叶儿觉得这个女孩自己一下子成长了不少,小红在夏叶儿的面前没有掉眼泪,夏叶儿低头继续收拾东西。

    小红出去以后,就忍不住地流下了眼泪,当初想过要和夏叶儿离开这里,可是刚才叶儿姑娘说的对,这里还有张浩,自己不能因为自己就辜负了张浩,夏叶儿知道现在的小红心情肯定不好,可是这也没有办法,自己以后是要四处偏颇的,不能够就这样带着小红跟着自己受罪,更何况,自己欠了张浩一个大大的人情,不能让张浩自己失去小红。

    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夏叶儿背上一个包袱就出门了,小红看着夏叶儿离开时候的背影,眼泪在此留了下来,再也不会遇见这么好的主子了吧,可是小红不知道,以后自己就再也补之任何人的丫鬟了。

    夏叶儿离开了云王府以后,就直接去了皇宫,第一个取得地方是楚怀德的寝殿,夏叶儿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第一个想告诉的人竟然是楚怀德,这个楚怀德,自从上一次给自己飞鸽传书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这个男人,夏叶儿走进去以后,楚怀德身边的太监很惊讶的看着夏叶儿,夏叶儿心里面想要笑出声音,没见过女人来这里是吗,就在自己想着的时候一个太监过来了:

    “姑娘是那位,来这里做什么?”

    夏叶儿看着眼前的这一位小太监年纪不太大,甚至看起来有点年纪轻轻:

    “我过来找人的,找你们家楚大人,他不是住在这里吗?”

    小太监知道楚大人是住在这里的,可是这是一个女人,这个地方可是从来都没有来过女人的,小太监继续说道:

    “楚大人自然是住在这里,只不过姑娘你过来找楚大人干什么?”

    就在夏叶儿刚想说话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夏叶儿的话:

    “还不赶紧退下。”

    小太监听见了主子的声音,赶紧转过身子:

    “参见楚大人。”

    “你退下吧,这位是我的妻子。”

    楚怀德说话的时候,虽然是说给太监听的,可是目光一直在看着夏叶儿,夏叶儿也看着楚怀德,眼睛里面是洋溢的暖意:

    “你怎么回来了?”还没等到小太监回答,楚怀德就开口了,小太监只好默默的退下了。

    楚怀德说话的声音都已经有点颤抖了,夏叶儿自然也能够听出来的,楚怀德也感受得到,可是楚怀德就是控制不住,怎么看见夏叶儿自己所有的控制力就都不见了,夏叶人的眼睛也有点湿润了:

    “你管我,我回来不就行了,看见我好好的,你不是也好好的。”

    夏叶儿的话,左一句有一句,可是楚怀德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连个个人看见彼此都好好的,就有点失语了。要说什么,难道要说我真的好想你吗?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

    “你去过皇后哪里了吗?”

    “没有,一会就过去看看。”夏叶儿哽咽这说到。

    他还没有去过皇后哪里,这说明他第一个过来的就是自己这里吗?叶儿是不是心里还是有自己的,楚怀德觉得信里面一阵欢喜,夏叶儿笑笑:

    “听说现在的洪水再次决堤了,怎么回事啊?”或许现在只有这个话题能让两个人不那么尴尬,可是怎么听起来都是那么的生硬。

    楚怀德笑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