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忘记了,今天是我们出发的日子,现在已经天亮了,赶紧起来吧,外面更冷,给你准备了厚衣服,赶紧梳妆,我们要出发了。”

    夏叶儿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是要出去的,于是挠挠头,可是现在不想起床,但是不得不起床,今天可是大事,夏叶儿于是从自己的床上爬了起来,起床的时候,夏叶儿发现,楚怀德早就已经给自己准备了厚厚的衣服,看上去很精致。

    夏叶儿看看坐在一边的楚怀德,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有时间来准备这些东西的,今天他起的还这么早: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怎么不知道啊,尺寸对吗?”夏叶儿一边看着眼前的衣服一边自己嘟嘟囔囔。

    楚怀德笑笑,虽然说两个人不是真正的夫妻,可是夏叶儿的衣服的尺寸,自己还都是知道的,但是说实话,为什么自己会去在意这些东西,自己也不知道,后来楚怀德才知道,这就是喜欢吧,或者是爱。

    夏叶儿看看大体上应该就是自己能穿的衣服,楚怀德站在那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离开自己怎么能换衣服,夏叶儿看看楚怀德,用眼神告诉楚怀德自己要换衣服了,可是楚怀德就好像没有看见似的。

    夏叶儿咳嗽一声:

    “楚怀德,你在这里我怎么换衣服啊?换不了衣服就不能走了。”

    楚怀德笑笑,原来夏叶儿在想这个,都是夫妻了,为什么还要这么的羞涩,这是楚怀德没有想到的,可是转念又一想,夏叶儿是一个少女,未经人事,肯定是要尊重他的。

    楚怀德转过身去,夏叶儿赶紧换上了衣服,一身紫色的丝绸裹身,广袖碧罗裙,加上外面紫色的貂绒斗篷,夏叶儿穿上以后,看上去很楚怀德穿的到像是情侣装。

    楚怀德转过身的时候,一瞬间有点被惊艳到,从来没有想过夏叶儿还可以这么的高贵,以前的夏叶儿在自己的心里面一直都是比较活泼可爱的,可是今天看来,她也可以是高贵的,高贵的就像是自己的王后,不,她就是自己的王后。

    楚怀德走到夏叶儿的身边,夏叶很少穿这么高贵典雅的衣服,反而有点不适应,本来就是要出去大展拳脚的,可是穿着么华丽,这是要干什么?夏叶儿看着走过来的楚怀德:

    “穿这个真的好吗,我总感觉怪怪的,我们不是要出去治理洪水吗,为切莫要穿的这么高贵?”

    楚怀德把夏叶儿耳朵旁边的头发轻轻的整理整齐,然后说道:

    “你是我的王后,我们出去,我依然是不会让你穿的平平常常,你代表了我,代表了三王府,懂了吗?虽然说我们是出去治理洪水的,可是,要见到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不会让你就像是以前一样的,我还给你做了很多衣服,你就不用带自己的衣服了,我都已经给你打包好了。”

    夏叶儿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楚怀德今天晚上会过来的这么早了,原来真的是有目的的,虽然夏叶儿真的不喜欢这样,可是他觉得楚怀德说的对,自己不能够给三王府丢脸,现在是在齐国,自己也不能够给姜国丢脸,不过这样看来,夏叶儿不得不承认,自己果然没有楚怀德想的多。

    收拾好自己的头发以后,夏叶儿就跟着楚怀德出门了,夏叶儿不会自己梳头,头发是春香进来给自己梳好的,搭配自己的衣服的今天夏叶儿的头发也很高贵。

    走出青竹苑的时候,春香秋月都出来送夏叶儿了,说了很多话,但是总结起来,无非就是要夏叶儿早点回来,让夏叶儿自己注意自己的身体,现在已经是秋天了,还要夏叶儿不要逞强,做不了的不要硬上。

    夏叶儿很无奈,这两个人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弱智是吗,青竹苑外面有楚怀德准备好的马车,楚怀德给夏叶儿掀起帘子,夏叶儿就弯腰进去了,楚怀德紧跟着进去了。

    马车咕咕噜噜的走过了很多的地方,当夏叶儿觉得已经要出宫了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楚怀德掀开帘子问道:

    “到了吗?”

    “王爷,已经到宫门口了,云王爷还没有来,我们的等一会了。”驾车的人说道,夏叶儿差点忘记了今天即云也要一起的,看来自己真的要睡傻了,以后要早点睡才行。

    楚怀德进来以后,看着紧紧的把自己裹起来的夏叶儿,问道:

    “你很冷吗?”

    夏叶儿摇摇头,其实夏叶儿并不冷,只不过是想要找到一种自己还在被窝里面的感觉而已,更何况自己很少穿这么高贵的衣服,这可是貂绒啊,自己在现代的时候了买不起。

    “不冷,只不过是这样很舒服,你要不要试试,好像在被窝里面一样,可舒服了。”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还是这么的天真,笑笑,然后摇摇头,自己怎么能这个样子,说到这里了,楚怀德倒是觉得,夏叶儿这个样子其实也很幸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用到处考虑是不是不符合体面。

    两个人等了好一会了,皇宫外面,因为洪水的原因,加上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天气不是太好,有点冷,但是楚怀德早就考虑到了这问题,所以马车的周围都是用棉被裹好的,里面十分暖,加上两个人穿着貂绒,所以两个人都不会冷清。

    “王爷,云王爷来了。”就在夏叶儿觉得自己已经要昏昏欲睡的时候,外面的车夫说道,夏叶儿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即云来了,而是车夫竟然没有进来,可是也不哭的冷?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的表情:

    “赶紧下去吧,还是不要失了礼节,王爷已经来了,下去看看吧,毕竟你们也是故人。”

    夏叶儿一开始都没有听出来楚怀德的话里面酸酸的,直到下去的时候,夏叶儿才意识到,楚怀德这是有点吃醋了:

    “云王爷,好久不见了。”

    楚怀德下车看见了即云站在那里,即云今天也是穿了白色的衣服,只不过没有穿斗篷,整个人,看起来在风中有点单薄,夏叶儿下车也看见了即云,只不过是很简单的一个招呼,简单礼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