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嗨,你来了。”

    即云看见夏叶儿和楚怀德站在一起,心里面很不是滋味,原本就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和自己的死对头站在一起,虽然只是见过楚怀德一次,但是即云早就已经把楚怀德纳入自己的死对头的行列里面了。

    “楚大人也在这里,还有叶儿,你们怎么都要一起去吗?”

    夏叶儿点点头:

    “对呀,昨天忘记跟你说了,今天我们来的挺早的,就在这里等你来了,嘿嘿。”夏叶色的话里面听不出来任何情感的波澜起伏。

    即云笑笑,原来这两个人也是要一起去的,这件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和情敌在一起,应该会很有趣吧,不过最让即云开心的,还是见到了夏叶儿,这几天自己真的很想念。

    “即云昨天没有听说你们也要过来,不然的话,今天一定早早的就来了,没想到还要你们等我,让你们久等了,我在这里道歉了。”

    即云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表面上不爱说话,可是往往这种人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楚怀德自然也不会相信即云是在心甘情愿的跟两个人道歉的,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到齐了,就赶紧出发吧,楚怀德笑笑:

    “好了,我们得人已经到齐了,好就出发吧。”

    夏叶儿转身跟着楚怀德上了马车,转身的一瞬间,惊艳到了即云,即云因为一直在想这个楚怀德之间的恩恩怨怨,还没有仔细的看看夏叶儿,夏叶儿的高贵全部被自己忽略了,可是今天,她真的很漂亮。

    即云看着楚怀德也上了马车,自己也就不再停留,伤了自己的马车,两辆马车,一起离开了皇宫,向着即墨所在的方向驶去了。

    即墨这边的情况有点复杂,皇上来到这里以后,这边的水灾就暂时的被压制住了,可是每次换个地方,另外一个地方就会决堤,即墨已经换了三个县了。

    前几天的时候,定在了阳县,接到皇后的信,知道了夏叶儿楚怀德还有即云今天要过来了,即墨心里面有点激动的毕竟这三个人对自己都是有帮助的,一个是皇后的至交,另一个是别国的使臣,还有一个是自己好久不见的兄弟。

    虽然皇后在心里面已经提到了,这一次是夏叶儿有意要缓和两个人的关系,可是已经这么久都没有见面了,即墨的心里面有点没有底,即云现在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自己也不知道,上一次见面,还是父皇去世的时候,已经好久了吧。

    即墨轻轻叹口气,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是对自己心存芥蒂,可是有些事情就是没办法解释的,因为即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当上皇帝。

    即墨站在河岸边,看着河水流动,时间就像是河水,带走了所有的泥沙,可是也带走了所有的珍宝。

    即云这一次过来,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他也是想要和自己缓和关系,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即云也把自己当作是哥哥看待。

    最怕的就是自作多情,即墨是皇上,心里面肯定会有一点自带的优越感,如果即云不接受自己的好意,怎么办,这不是在打脸吗,可是那是自己的弟弟,已经好久不见的弟弟,形同陌路的弟弟。

    想到自己和即云之间的感情,即墨心里面一阵的难过,以前两个人关系很和睦,可是一直到即墨当上了皇帝,即云就开始疏远了即墨。

    夏叶儿转身跟着楚怀德上了马车,转身的一瞬间,惊艳到了即云,即云因为一直在想这个楚怀德之间的恩恩怨怨,还没有仔细的看看夏叶儿,夏叶儿的高贵全部被自己忽略了,可是今天,她真的很漂亮。

    即云看着楚怀德也上了马车,自己也就不再停留,伤了自己的马车,两辆马车,一起离开了皇宫,向着即墨所在的方向驶去了。

    即墨这边的情况有点复杂,皇上来到这里以后,这边的水灾就暂时的被压制住了,可是每次换个地方,另外一个地方就会决堤,即墨已经换了三个县了。

    前几天的时候,定在了阳县,接到皇后的信,知道了夏叶儿楚怀德还有即云今天要过来了,即墨心里面有点激动的毕竟这三个人对自己都是有帮助的,一个是皇后的至交,另一个是别国的使臣,还有一个是自己好久不见的兄弟。

    虽然皇后在心里面已经提到了,这一次是夏叶儿有意要缓和两个人的关系,可是已经这么久都没有见面了,即墨的心里面有点没有底,即云现在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自己也不知道,上一次见面,还是父皇去世的时候,已经好久了吧。

    即墨轻轻叹口气,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是对自己心存芥蒂,可是有些事情就是没办法解释的,因为即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当上皇帝。

    即墨站在河岸边,看着河水流动,时间就像是河水,带走了所有的泥沙,可是也带走了所有的珍宝。

    即云这一次过来,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他也是想要和自己缓和关系,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即云也把自己当作是哥哥看待。

    最怕的就是自作多情,即墨是皇上,心里面肯定会有一点自带的优越感,如果即云不接受自己的好意,怎么办,这不是在打脸吗,可是那是自己的弟弟,已经好久不见的弟弟,形同陌路的弟弟。

    想到自己和即云之间的感情,即墨心里面一阵的难过,以前两个人关系很和睦,可是一直到即墨当上了皇帝,即云就开始疏远了即墨。

    即墨自己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面对即云,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过了,即墨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自己当皇帝的时间长了,突然听说要见到自己的弟弟了,即墨还是有点不知所措,一时间有点像个孩子。

    将士们站在皇帝的两边,做皇帝自然是天下第一快活,只不过如果因为这个就是去了自己的兄弟,未免有点得不偿失了,即墨知道权利到最后只不过是身外之物,最重要的还是兄弟之间的感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