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墨转身看着身后的将士们:

    “怎么样了?过来了吗?”对面的将士知道即墨说的是云王爷,于是回答道:

    “回皇上的话,现在还没有过来,估计还要一会才能来到。”

    即墨转过身子去,没再说什么,现在即墨的心情很复杂,一遍牵挂着百姓生计,一遍挂心这自己的兄弟,轻轻叹了一口气,或许上辈子自己就是做了什么孽,一定要这辈子来偿还吧,还有自己的皇后。

    皇后,说起皇后,即墨的心里面就有了一种愧疚感,想起俩个人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因为自己,就这样的没有了,或许当时如果自己能体贴一点的话,现在两个人早就是严父慈母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就不会这样的没有了。

    那天的时候,即墨永远都忘不了太医从皇后宫里跑出来的时候,手里面满满的都是血迹,整个皇后宫里面都是血腥的气味,还有皇后撕心裂肺得声音,太医说是因为皇后娘娘孕中受到了刺激,胎气不稳定,所以就流产了。

    收到了刺激,皇后会受到什么刺激,想起来的话,也就是那一天,皇后突然冲出来,然后就看见了自己抱着一个妃子的事情了,想到这里,即墨信里面就十分的懊恼,那个时候孩子已经是五个月了,太医说是一个男孩。

    那因该是自己长子的,可是自己的长子就是因为这样,因为自己就没有了,即墨的心里面十分的懊悔,但是已经没有补救的余地了,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对待皇后,对待自己的皇后,这是自己的唯一的挂念了。

    即墨叹了一口气,自己就是错过了太多了的感情,太多的自己本来应该好好珍惜的感情,比如说自己的弟弟,比如说自己的皇后。

    夏叶儿在车上的时候,晃晃悠悠,自己马上就有了睡意,楚怀德知道今天夏叶儿起的有点早了,现在看顶会犯困:

    “你赶紧睡一会吧,一会到了地方,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觉让你睡了。”

    夏叶儿听了以后,就自己在马车一边并不是很大的椅子上面睡着了,楚怀德看着熟睡的夏叶儿,信里面竟然也渐渐的安静下来,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自己来到夏叶儿的身边,更多的是为了保护夏叶儿,倒也不是说夏叶儿给自己带来了多少的不方便,给自己惹了多少的麻烦,是因为,自己总是会担心夏叶儿的安全问题。

    或许真的是自己太过于多想了,太过于喜欢夏叶儿了,所以才会这么的患得患失,楚怀德笑了一声像是在笑话自己,笑话自己总是把夏叶儿当作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可是有的时候自己做得一些事情总是让夏叶儿不理解自己。

    可是楚怀德并不觉得后悔,如果自己不好好的为夏叶儿的安全考虑的话,或许等到那一天,夏叶儿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才会真的后悔吧,楚怀德看看正在熟睡的夏叶儿,这是自己一生真正爱过的女人,现在就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夏叶儿究竟喜欢不喜欢自己,想到这里,楚怀德眼睛里面的光芒就暗淡了许多,夏叶儿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自己都不知道,真是可笑,可是就算是这样,自己也不后悔,因为自己是真的喜欢这夏叶儿的,所以不管夏叶儿喜欢不喜欢自己,都不会后悔。

    楚怀德从来没哦于先过自己会这样的喜欢一个女人,还是喜欢了一个不知懂啊是不是也喜欢着自己的女人,真的是很讽刺,楚怀德的笑容里多了几分对自己的讽刺。

    马上晃晃悠悠,额可是有一个人确实怎么也睡不着,那就是即云,即云现在的心情,就像是一下子打翻了五味瓶,夏叶儿今天的高贵深深地震撼到了即云,这么高贵的女人,为什么就不能是自己的王后,如果这是自己的王后该有多么的好。

    即云笑笑,可是他的身边却站着另外一个人,一个自己一辈子都不想承认的人,自己的死对头,同样都是王爷,为什么夏叶儿会喜欢上这样的人,却不是喜欢自己,即云的头感觉得到一阵阵的突突的疼痛,夏叶儿真的变成了即云的死穴。

    没想过夏叶儿也会跟着过来,看见夏叶儿也过来了即云心里面的想法就更加的确定了,这次肯定是夏叶儿想要缓和自己和皇上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让自己过来的,可是为什么夏叶儿也过来了,楚怀德额也过来了,这事情就是越来越有趣了,即云在心里面暗暗发笑,不会是在担心自己会和皇上打起来吧。

    即云想到夏叶儿的样子,这个没女人真的有可能就是这么认为了,想想夏叶儿天真的样子,即云的嘴角微微上扬。

    即云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夏叶儿了,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因为夏叶儿改变还能这么的多,比如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因为想起某个女人就会笑起来,即云摸摸自己的嘴角,想起那天的时候,凤侧妃跟自己说过的话:

    “王爷,你可曾想过,为什么,为什么臣妾会去找叶儿,是因为臣妾嫉妒,王爷你说的对,我就是一个侧妃,可是我真的想要得到您的宠爱,为什么您从来都没有给我臣妾的温暖,却给了一个进府没几天,甚至对王爷一点帮助都没有的民女,到底是为什么,臣妾哪里比不上她,王爷你说呀。”

    即云想起来那天凤侧妃的话,或许凤侧妃说得对,当初进入王府的女人,没有一个是自己真心喜欢的,这样的话,是不是对于他们也是一种折磨,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最后的结果肯定不会太好,月儿就是一个血淋林的教训。

    即云觉得挺对不起自己的侧妃的,或许当时就应该把他们都遣送回家,自己没有好好的尽到一个作为丈夫的责任,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们在王府里受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