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夫多妻制就是这样的,因为只有一个丈夫,却有很多的妻子,女人之间的小心思在爱情勉强都会变得越来越畸形,原来的一点点不平等,渐渐的就会演变成嫉妒,嫉妒最后的结果就是勾心斗角,互相残杀。

    女人嫉妒女人,女人的孩子嫉妒另外的女人的孩子,王府里面的女人大多数都是这样的,还会有皇宫里面的女人,就连皇后不也是这样你的吗,只不过是皇后不陷害别人,只不过是心里面对皇上有恨意。

    夏叶儿做了一个梦,梦里面自己被洪水卷走了,可是没有人愿意下来就自己,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下来就自己?难道自己在这里混的人员很差劲吗?夏叶儿心里隐隐约约的想要哭出声音,洪水打在自己的身上真的很凉,好凉啊,夏叶儿觉得自己的喉咙里面呛进去了一口水,整个人的嗓子火辣辣的疼。

    夏叶儿感觉自己的四肢就像是被别人捆起来了一样,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夏叶儿看着自己的手脚,可是一瞬间就有了绳子绑住了自己,这也太扯淡了吧,夏叶儿很想赶紧醒过来,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做挣扎,都是被人捆起来的,夏叶额日绝望了。

    可是抬起头,夏叶儿看见了一个女人的笑脸,原来是有人站在岸边,夏叶儿想要让这个人就救自己,可是那个是事谁是,仔细一看,原来是徐媚儿,徐媚儿怎么在这里,可是他肯定不会救自己的,就在夏叶儿想着的时候,徐媚儿伸出了自己的手。

    夏叶儿很精细,这个徐媚儿怎么会救自己,难道说是良心未泯,还是说突然地良心发现,痛改前非,不管怎么样,自己现在真的很想离开这里,夏叶儿女里的摆动着自己的身体,闲着徐媚儿的岸边游过去。

    徐媚儿伸出自己的手,然后抓住了夏叶儿身上的绳子:

    “这人是谁给你绑的?”徐媚儿竟然还开口说话了,夏叶儿摇摇头:

    “我不知道,不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夏叶儿不知道为什么徐媚儿会过来。

    徐媚儿给夏叶儿松绑以后,脸上原本很和爱的微笑变得渐渐的狰狞起来,夏叶儿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就在夏叶儿想要赶紧逃开的时候,徐媚儿突然一把抓住了夏叶儿的胳膊,然后狠狠的把夏叶儿推到了一边的水里面。

    夏叶儿整个人失去重心,然后狠狠地摔了下去,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不会是要穿越回去了吧,想到这里夏叶儿还是觉得挺开心的,可是疼痛感传过来,夏叶儿睁开了眼睛。

    “好痛啊。”夏叶儿摸摸自己的头,原来还是在这里啊刚才是自己做梦了吧,夏叶儿这样想着,楚怀德看着醒过来的夏叶儿:

    “刚才路途比较颠簸,你没事吧,我看你一直捂着自己的头,是不是撞疼了?”楚怀德看见夏叶儿一醒过来就捂住了自己的头,心想是不是被撞疼了。

    夏叶儿摇摇头:

    “没什么事情,我就是做了一个噩梦,现在没事了。”夏叶儿感觉得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了,因该已经走了不少的一段路了吧,现在不知道已经到哪里了,只不过夏叶儿感受到了一点点的寒冷,于是就拢拢自己身上的貂绒大衣。

    楚怀德也觉得有点冷清了,知道现在应该是快要达到了吧,楚怀德看见夏叶的动作,知道夏叶儿肯定是有点冷了,于是赶紧把自己的貂绒脱下来给夏叶儿:

    “你赶紧穿上吧,穿上就不冷了。”

    夏叶儿看看楚怀德,脱了貂绒倒是显得有点单薄了,于是赶紧摇摇头:

    “不用了,你自己穿着吧,我没事的,不是特别冷,只不过是我刚睡起来,有点冷清而已,你不用担心,赶紧穿上吧,一会比别感冒了。”

    夏叶儿其实也没有显得高现在会这么的寒冷,但是楚怀德现在和自己一样就只有一件貂绒,不能够接受楚怀德的衣服,不然的话,楚怀德一定会干染上风寒的,这样的话就不好了,本来是来支援皇上的,可是现在总不能刚过来就让楚怀德感冒吧。

    楚怀德直到现在夏叶儿是不想让自己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不过看着夏叶儿现在的样子,应该也不是冷得受不了了吧,而且自己让人准备的貂绒大衣,是最厚得了。

    “你如果觉得冷一定要记得跟我说,知道吗,也不要自己硬扛着,我会招人给你往这里带衣服的。”楚怀德还是担心夏叶儿有什么事情都自己担着。

    夏叶儿笑笑:

    “你放心就好我,我可不是那种什么事都能偶自己忍受的人,我怎么能让自己吃亏。”

    楚怀德知道夏叶儿的脾气,虽然嘴巴上面是这么说的,但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总是什么事情都为了别人着想,这才是楚怀德最不愿意看到的夏叶儿,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担着所有的事情,不让别人知道,这样的夏叶儿,坚强的让人心疼。

    楚怀德也就不说话了,夏叶儿依然把自己裹在了貂绒里面,很想看看现在到哪里了,或者是外面的风景,可是没有办法,现在外面很冷,不能掀开帘子,不然的话自己一定受不了。

    夏叶儿感受的到,马车突然停下了:

    “怎么回事?”夏叶儿问道。

    楚怀德没说话,直接就下车了,下车以后,才发现原来是即云的车已经停下来了,就在自己的车的前面,即云这个时候也下车来了,下车的时候即云穿上了一件黑色的斗篷,原来即云带了厚衣服来的,自己还当他多么的厉害。

    楚怀德走过去,看着迎面走来的楚怀德: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把马车横放在这里做什么?是要揽住我的去路吗?”楚怀德看看眼前即云的车停在自己的面前,信里面十分的不爽,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的不懂规矩,虽然说这是齐国的地方,但是楚怀德也是一个网页,怎么就这么的不懂礼数,楚怀德心里面暗暗地鄙视眼前的即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