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云看见出来的人只有楚怀德却没有夏叶儿:

    “叶儿去哪里了,现在天气有点寒冷了,我只不过是担心叶儿的很替有点受不了,所所以就问问你,有没有给叶儿准备棉被,冻坏了叶儿,额可就不好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这个即云果然是没安好心,还是整天地想着自己的叶儿,不过现在在他的面前告诉他倒也好:

    “棉被倒是没有准备,不过我给叶儿准备了貂绒,暖和的很,王爷就不要担心了,夏叶儿是我的王后,我自然是不会让我的王后受冻的,云王爷还是去好好的照顾自己的王妃吧。”

    楚怀德的话让即云心里面很不舒服,一直以来即云都不愿意承认,夏叶儿就是楚怀德的妻子这个事实,可是楚怀德似乎每一次都会用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可是外人看来,夏叶儿和楚怀德就是夫妻,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不过我还是担心叶儿会撑不下去,我想见见叶儿,马车行驶了这么久,马也应该休息一下了,我们也稍作休息再赶路。”

    即云为自己见到夏叶儿编造了一个借口去,其实即云就是想见到夏叶儿了,只不过早就知道楚怀德一定会说夏叶儿是自己的妻子,这种话,所以就只好借做事途中休息,然后见到叶儿,好好地说说话。

    楚怀德还没有由拒绝,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夏叶儿的声音:

    “怎么回事啊?”

    即云听见是夏叶儿的声音,于是赶紧抬起头,然后就看见了一身紫色衣服的夏叶儿从车上面走了下来,不过头发有一点的乱但是并不影响整体的美感,相对来说还增加了一点慵懒的感觉,让人觉得很随性。

    即云看的出了神,可是楚怀德就不高兴了:

    “叶儿,到我身边来。”一听就故意的,夏叶儿于是就走到了楚怀德的身边,即云拦着夏叶儿走动了,自己也就回过神了:

    “看来也而一切都还好,不过途中十分的劳累,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不管怎么样,即云是一定要夏叶儿留下来的了,楚怀德看啊可能四周没有别人,于是说道:

    “既让云王爷觉得累了,那就王爷在这里好好的休息吧,我和叶儿先离开好了,等到了皇上那里,我们再等等王爷。”楚怀德笑着说道,没有想到楚怀德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即云的脸色都变了:

    “楚大人不愿意休息,可是叶儿是我的故人,我也不愿意看着叶儿在路上颠簸受苦,你自己要走自己走就是了,不逃拖累叶儿。”即云也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夏叶儿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两个人的焦点是围绕着自己产生的,拿自己必须要表态了,不然的话,两个人的交战时永远不会停止了:

    “好了好了,有什么好休息的,现在都什么时辰了,我们只要休息一秒,百姓的危险就多了一份,你们心里面有点数好不好,不要总是争来争去的。”

    夏叶儿最讨厌男人女人之间因为感情问题展开的斗争了,夏叶儿总是觉得那样很没有出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古代总是有各种格言的个人想着争斗各种各样的东西。

    楚怀德笑着说道:

    “叶儿也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了,我们还是赶路吧,即云王爷,如果你自己还想在这里休息的话,你就自己在这里休息好了。”楚怀德说完就转身上了马车,夏叶儿看看离开的楚怀德,然后走到即云的身边:

    “你看看你,穿的这么少,不冷吗?现在不是你们争论的时候,还有很多人等着你们去帮助啊,好了,我也不多说了免得你觉得烦,赶紧上车赶路要紧。”夏叶儿说到。

    即云点点头,想像刚才自己的举动,好像真的是有一点的欠考虑,于是就点头:

    “我知道了,叶儿,外面太冷了,你赶紧上车吧。”

    即云说完就转身离去,夏叶儿也上了马车,三个人就这样再次上路了,回到马车里面以后,楚怀德看着干刚刚才进来的夏叶儿:

    “你跟他说什么了?”刚才两个人肯定是说什么了,不然的话,为什么夏叶儿现在才回来?夏叶儿也不隐瞒,点点头:

    “我只不过是告诉他,连个个大男人之间,不要那么幼稚,当作是什么啊,你们以为这是在玩游戏吗?”

    楚怀德知道夏叶儿这话也是在说自己,自己也有点害羞了,自己也是上了马车以后才觉得自己跟即云争来争去看起来其实挺傻的: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事i,你懂什么?有的时候不蒸馒头争口气。”

    出坏的说的话,让夏叶儿觉得更加的幼稚,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以前自己也不觉得他幼稚啊,夏叶儿冷笑一声:

    “所以,楚怀德,楚大人,您是觉得这件事情您做的很对是吗,您就是应该这样,跟即云整一个高低,是这样吗?”夏叶儿心里面想要笑出声音,这个男人明明知道应该怎么做,可是还是要跟自己争辩,真实死要面子。

    “你们这种男人啊,真的是活着就是为了面子,有什么意思啊,全部都是大男子主义。”夏叶儿想起来子啊现代的时候一个很流行的词语,大男子主义,可是即云和楚怀德都是古代的的人,楚怀德不知道什么叫做大男子主义:

    “什么意思?你说的那个什么大男子主义,究竟是什么意思?”

    夏叶儿这才想起来这样的词语他们古代人是不会明白的,于是就赶紧解释道:

    “所谓的大男子主义就是说,这个男人总是估计一些传说中的男人的面子什么的,反正就是想你和即云这种,就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

    楚怀德还是不肯认输:

    “我们怎么是大男子主义,我们两个人都是王爷,享受这天下的最好的待遇,为什么就不能有大男子主义,我们就是因该有足够的面子,难道不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