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055章 大男子主义
    夏叶儿最讨厌的就是楚怀德总是把帝王的面子摆出来,可是谁生下来也就不是王爷啊,楚怀德只不过是命运比较好而已,幸好自己在现代的时候也算是饱读诗书,所以现在的这种情况,肯定是可以应付的: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和即云是一样的人,可是你想过吗?你当上王爷是因为你自己的才华吗?当然不是,你当上王爷,只不过是因为,你生在帝王家,这有什么值得出来炫耀的,天下比你有才华的人多了去了,你凭什么就要大男子主义,别人就不能要,或者是凭什么你就要别人给足你面子?”

    夏叶儿的话问的楚怀德哑口无言,楚怀德知道在这种问题面前,自己永远都是辩论不过夏叶儿的,夏叶儿好像永远都能说出一些自己都说不出来或者是自己都不知道的话。

    不过夏叶儿一点喜悦感都没有,因为楚怀德的观念就是那样的,想要改变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虽然现在楚怀德说不过自己,并不代表他就觉得你说的是对的。

    楚怀德说出了那一句自己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的话了:

    “好好好,你说的都是对的行了嘛,我说的都是不对的,我可说不过你。”

    这句话楚怀德不知道已经说过多少次了,可是还是要说,夏叶儿也很无奈,听听这个语气,好像又是夏叶儿在逼迫楚怀德一样,夏叶儿也只好是笑笑:

    “哎呀,不要这么说话,我这又不是在比你承认什么,只不过是子啊告诉你一个事实,事实就是不要总是用一种大男子主义去看待一些人和事。”

    楚怀德冷笑一声:

    “你怎么只说我,却不说即云?”

    夏叶儿听到楚怀德的话,就知道现在楚怀德还是在生气,不对,应该说他现在在吃醋:

    “我为什么不跟即云说这些,你很希望我跟他说这些事吗,帮你如果很希望的话,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我马上就过去跟她说。”

    楚怀德听到夏叶儿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面还是挺开心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就不勉强了,你就子啊这里,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跟我说就是了,也就只有我能够忍受你了。”

    楚怀德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语气是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宠溺,夏叶儿笑笑,这个男人原来还是有一点的幼稚:

    “那我就在这里说了,你可不准再说我。”

    楚怀德笑笑,没再说什么,马车继续的往前面行驶,形式过了一段路程以后,夏叶儿又困了,楚怀德知道,刚从外面寒冷的环境回来,然后突然地就温暖过来的时候,人都是会犯困的,夏叶儿现在犯困也很正常:

    “你赶紧再睡一会吧,我看现在也快要到了,不过还是要一个多时辰,你还能再睡一会,赶紧把。”楚怀德不想让夏叶强忍着,于是安排夏叶儿赶紧睡觉。

    夏叶儿点点头,然后就躺下了,紧紧的裹住自己的貂绒斗篷,楚怀德说到:

    “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盖在身上,你比穿着暖和。”

    夏叶儿照做了,不过确实是暖和很多,这个楚怀德看来还是挺有生活经验的,夏叶儿想着想着就近日了甜美的梦乡,这一次好像就没有作噩梦,上一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下叶儿渐渐的睡着了。

    楚怀德看着睡着来的夏叶,自己也笑了:

    “还说什么要自己过来治理洪水,我还真的是害怕,还没有治理洪水,你自己就先感冒发烧了,看看你这么能睡,我能拿你怎么办?”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语气还是十分的宠溺,有了细啊叶儿以后自己整个人就变的不一样了,心思越来越细腻,有的时候自己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女人,可是没有办法,只要是牵扯到夏叶儿的事情,自己就会变得格外的敏感,总是担心夏叶人会受到什么伤害,所以就会做出很多下叶儿都不理解的事情。

    还有那个即云,一看就是对叶儿有什么不轨的心思,不然的话,也就不会一再的为难,想要见到夏叶儿一面了,不过听叶儿刚才的意思,叶儿对他似乎是没什么感情的,这样的话,自己也就放心了,就算叶儿不喜欢自己,起码也不是喜欢那个王爷的。

    其实楚怀德有的时候也在自己检讨,是不是自己太过于热烈,让夏叶儿有的时候喘不过气,有的时候让夏叶儿觉得很有压力,可是自己就是该bain不留澳的,就好像是这一次的即云,自己不希望夏叶儿根即云说话,但是夏叶儿也还是说了,可是实在自己上车以后说的,是不是也而不愿意但这自己的面说,这是不是也就说明自己给叶儿的压力太大了。

    或者是说夏叶儿也开始尝试着迁就自己了,开始尝试着接受原来自己接受不了的一些东西,难道说叶儿也开始愿意接受自己的真心了吗,是不是叶儿也开始喜欢自己了,楚怀德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为什么会向这些。

    因为喜欢啊,因为楚怀德喜欢夏叶儿,不愿意让夏叶儿离开自己,所以也就一定要让夏叶儿喜欢上自己才行。

    马车走得很快,路途比较颠簸,夏叶儿虽然是身体比较好的,可是终究是一个女儿身,很快,夏叶人就觉得自己的胃里面翻江倒海,这就是传说中的晕车吧,在现代的时候自己都不晕车,怎么约发到了现在就要晕车了,夏叶儿难受到眉毛都周到了一起,看起来很痛苦,小脸都是煞白色。

    楚怀德一开始还没有发现夏叶儿的不对劲,一直到夏叶儿轻轻地哼了一声,楚怀德看向夏叶儿,才发现原来夏叶儿有点不舒服:

    “你怎么了?没事吧。”

    夏叶儿摇摇头,晕车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治不好的:

    “没什么事,就是觉得有点不舒服,有点反胃而已。”

    楚怀德终究是一个故人不知道什么叫做晕车,听说了夏叶儿觉得反胃,信里面也很纳闷,刚才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觉得反胃,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可是早上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吃什么,或许是饿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