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儿,你是不是饿了,赶紧吃点东西吧,出门在外也没有带太多的东西,叫厨房给你做了烤鸭你先吃着。”说完楚怀德就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了一个篮子。

    夏叶儿本来就觉得难受,闻到饭味以后就更加的难受了,几乎想要吐出来,于是赶紧让楚怀德把东西拿走:

    “什么味道啊,赶紧拿走,赶紧啊。”

    看着夏叶儿的反应这么的激烈,楚怀德也就只好是拿走了刚才拿过来额的东西,可是夏叶儿看样子也不是饿了,究竟是怎么了,楚怀德心里纳闷起来:

    “叶儿,你究竟怎么了?怎么会不舒服?”

    夏叶儿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解释,只是摇摇头:

    “可能是路途太过于颠簸了,就会有点头晕啊什么的,没什么大事情的,你不要再问了,放心好了,到了地方以后就会好了。”

    夏叶儿知道自己是晕车了,可是肚子里面没有东西,想吐都吐不出来,现在自己特备想吃冰淇淋,可是这里哪有什么冰淇淋啊,夏叶儿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还有多久才能到啊?”夏叶儿问道,楚怀德看看外面的景象,计算了一下时间,然后说道:

    “快了,还有不到半个时辰。”

    夏叶儿听到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心里面默默地为自己哀悼,古人的时间概念可真的是很搞笑啊,还有半个时辰,也就是说自己还要继续这样坚持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啊,那叫是快了吗?夏叶儿默默的叹气。

    “不行了,我想下去吐一会。”

    夏叶儿实在是忍不住了,对楚怀德说到,楚怀德对着外面的车夫说到:

    “停一下。”

    吗车就停下了,夏叶儿看见吗车已经停下来了,也不管外面的天气有多么的寒冷,就赶紧冲了下去,冲着外面一顿呕吐:

    “呕”

    看着夏叶儿这么的难受,楚怀德心里也很难受,拍拍的夏叶儿的肩膀,希望能够让夏叶儿舒服一点,夏叶儿起身以后,整个人的脸色都是煞白的:

    “好点了吧?”楚怀德看看下叶儿呕吐出来的东西,因为早上的时候,夏叶儿没有吃饭,所以吐不出什么东西,吐出来的都是胃里面的酸水:

    “没事了,赶紧进去吧,赶路要紧。”

    夏叶儿说完就退进了马车里面,楚怀德看见夏叶儿现在的脸色已经是白色的了,心里面不禁的替夏叶儿担心起来,夏叶儿现在也不说话了,楚怀德更加担心了:

    “叶儿,你说话呀,究竟怎么了?”楚怀德十分的担心夏叶儿现在的身体状况,可是夏叶儿好像已经没有精神说话了。

    夏叶儿摇摇头,现在自己真的很不舒服,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是摇摇头,用自己的肢体动作告诉楚怀德,现在自己没什么大事,其实晕车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只不过是古代人不知道什么叫做晕车,所以肯定会担心夏叶儿的身体,更何况以前的夏叶儿就是一个健康宝宝,突然这个样子,谁会不担心。

    楚怀德做到夏叶儿的身边:

    “没事吧。”说完以后就搂住了夏叶儿,夏叶儿把自己的头靠在了楚怀德的胸膛,楚怀德静静的抱着夏叶儿,既然自己不能够缓解细啊叶儿身上的不舒服,那就只能是这样默默地抱着她,希望能够好一点。

    好不容易的熬过了一个小时,马车在此停下了,楚怀德拍拍夏叶儿的脸:

    “叶儿,叶儿已经到了。”

    下叶儿听见楚怀德说已经到了,于是赶紧的抬起头:

    “赶紧下去。”说这话的时候,楚怀德知道现在夏叶儿很难受还是想要吐出来,于是赶紧扶着夏叶儿下了马车,夏叶儿下了马车以后,就自己吐了出来,楚怀德仙子啊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夏叶儿拍拍肩膀。

    “叶儿,你怎么了?”这个时候即云也已经走过来了,看见夏叶儿在这里吐得一塌糊涂,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夏叶儿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里会即云,只顾着自己吐得一塌糊涂,楚怀德看见这个男人又过来看夏叶儿了,心里很不爽:

    “叶儿,只不过是因为路途遥远,所以有点承受不了而已,你不要担心了,一会就一套看见皇上了,自己先想想应该说什么,做什么吧。”

    即云看着楚怀德,现在叶儿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能跟自己说,让自己去想想见皇上的事情: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叶儿在你那里就是这个样子了,你不是要好好地照顾她吗?为什么给我照顾成这个样子?”

    即云说起这件事情那个也很生气,早知道会是这个样子的话,自己就应该让夏叶儿到自己这里来,也就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看着夏叶儿吐成这个样子,即云的信里面真的很着急,可是夏叶儿现在却什么话都不说。

    即云看着夏叶儿:

    “叶儿,你说话啊,究竟是怎么了,你现在还好吗?是不是这个楚怀德欺负你了,你好点了没有啊啊啊?”

    看得出来即云现在十分的担心夏叶儿。、、

    楚怀德现在所有的筹码都是夏叶儿并不喜欢即云,不管夏叶儿喜欢不喜欢自己,自己都可以确定,夏叶儿不喜欢即云,这样就足够了,就可以让自己有足够的机会去对付即云,只要是即云要跟自己抢夏叶儿,自己就一定不会手软的。

    或许夏叶儿说的没有错,这两个人都有一种大男子主义,可能是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都有这样的毛病,男人们总是哭的自己才是世界的主宰,女人只不过是男人的附庸,这是夏叶儿很接受不了的一点,好像这里的女人也有这样的思想,总是把自己当作是男人的附属品。

    这也不奇怪,毕竟这里还是古代,什么都还不发达,也没有工业革命,思想也很落后,夏叶儿无奈的摇摇头,可是自己真的是难受的厉害,感觉自己的胃都要被吐出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