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晕车原来是一件这么难受的事情,自己从来没有体验过,今天也算是自己的人生圆满了吧。

    楚怀德担心夏叶儿这样下去会不会把自己的身体搞垮,还没有见到即墨,楚怀德就有了要回去给夏叶儿养身体的想法,就算是夏叶儿不答应自己也要说出来:

    “叶儿,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别说是去为人民造福了,我看就连见到即墨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我的意思是,你的身体好像很难受,这样下去可不行,要不要,我们还是想回去吧,给你好好的修养一下,等你好了,我们再过来。”

    夏叶儿艰苦的摇摇头:

    “不行,不可以,我们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的,如果现在就回去了,我的难受就白忍耐了,这不是生病了,只不过是路途遥远,很难受而已,没关系的,我休息一会就好了。”

    楚怀德就知道自己劝不动夏叶儿,于是只好摇摇头,然后从自己身后的人哪里接过了水袋:

    “这里面是凉水,你现在难受着,喝一点会好一点,喝了吧,不过要喝的小口一点,不然会伤身子的。”

    楚怀德不想让夏叶儿喝凉水,可是现在看来的话,夏叶儿如果不喝凉水就会一直难受,还是喝一点吧,夏叶儿很惊讶为什么楚怀德会让自己喝水,明明是一个古代人,那么侧也知道晕车这种东西?夏叶儿很那么的看着楚怀德:

    “你怎么知道应该喝凉水?你也知道晕车是吗?”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现在的样子,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吐的有点糊涂了吧,楚怀德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这不就是长时间坐车坐的吗,不舒服就应该喝一点凉水啊,大家都知道的,叶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头有点不舒服。”

    听到楚怀德的话,夏叶儿整个人人都觉得不舒服了,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又不是脑子被烧坏了,这个楚怀德可真行啊:

    “啥意思啊,我脑子好好的,还有,我只不过是一位你们都不知道,晕车的时候应该喝点凉水而已。”

    还别说,楚怀德只是知道,坐车不舒服的时候应该喝一点凉水,可是什么叫做晕车,自己还真的不知道:

    “晕车?什么是晕车,叶儿你在说什么啊,说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很让人听不懂。”

    夏叶儿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只是知道这个方法,但是并不知道这个东西叫做晕车,夏叶儿摇摇头:

    “没关系,这就是晕车,记住了就行了,我看你不知道我才告诉你的,别告诉别人。”夏叶儿只不过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另外俄世界过来的人,所以还是希望楚怀德不要给自己说出去。

    其实楚怀德早就觉得夏叶儿是一个挺神秘的人,有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神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有了这样的感觉,可是这总感觉真的很强烈,还有一种感觉,就是觉得夏叶儿好像随时都会离开自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吗?还是说,夏叶儿身上就是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自己就是喜欢夏叶儿,就是不想让夏叶儿离开自己,楚怀德知道自己想要留住夏叶儿就只有让夏叶儿也爱上自己才可以,可是楚怀德偏偏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个事情,夏叶儿现在也是喜欢楚怀德的,为什么两个人就是不能说开?

    夏叶儿接过楚怀德手里面的凉水以后就自己喝了一口,凉水果然喝下去以后就舒服多了,夏叶儿也不想吐了,自己的胃一下子就舒服了好多,果然还是凉水管用啊:

    “谢谢你了,我喝完了,给你吧,我们现在到哪里了?”夏叶儿看看四周的东西,不过看了也没有用,因为夏叶儿对这里根本就不熟悉,楚怀德也不熟悉,所以也说不上话,这里就只有一个人是熟悉的:

    “这已经是即墨所在的地方了吧,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夏叶儿和楚怀德这才发现原来即云一直在看着两个人,真的好尴尬,不过还是把自己手上重要的事情办好吧:

    “嗯,没有打扰,哪里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我们不都是过来干活的吗,真是的,好了,赶紧吧,即云你应该对这里还比较熟悉,赶紧带着我们过去吧,即墨在那里啊?”

    夏叶儿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兄弟两个人在此见面的场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即云好像有点紧张:

    “即墨在那里,在那里我怎么会知道,我也没有来过这里,还是要看着身边的人引导罢了。”

    即云看看自己身边的人:

    “你呢在前面带路,赶紧把我们带到皇上身边,天黑之前一定要跟皇上碰面。”

    即云对着说话的人于是赶紧在前面带路,夏叶儿楚怀德即云三个人都跟了上去,各自的侍卫也都跟上了,穿过了树林,夏叶儿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帐篷,这应该就是即墨他们安寨扎营的地方了,找到了就好说了,起码今天晚上就有地方住了。

    夏叶儿问道:

    “这就是我们要来的地方了吧,即墨他们是不是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终于到了。”

    夏叶儿看看楚怀德说道,楚怀德点点头,几个人于是到了帐篷前面,原本夏叶儿还以为,这里没有人居住,为什还要在这里治理洪水,可是到了帐篷面前的时候,夏叶儿才看见,山脚下全部都是百姓的住宅,可是河水一直延伸到下面去,隐隐约约的还能看见有很多建筑起来的堤坝,只不过都已经决堤了。

    夏叶儿就知道,现在的人治理洪水就只会用那一招,就只会用土来堵住洪水的去向,可是这要跟侧就解决不了问题,最主要的还是疏通,等见到即墨一定要告诉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的话,一直都不会好。

    到了帐篷的前面,可是守门的士兵却不让他们继续往前走了:

    “你们是什么人?”

    夏叶儿刚要说话,却被楚怀德挡住了,这是齐国自己的事情,最好还是让齐国人自己解决一下吧,这里的齐国人就只有即云一个人,即云看见了楚怀德的小动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